投資就是要簡單至上!「指數基金教父」約翰柏格:指數信徒都該懂的10條投資金律

·9 分鐘 (閱讀時間)

其實,投資可以很佛系。只要照著柏格的投資理念——「簡單至上」,就能賺到錢也賺到時間,還能讓你提早退休(財務無虞),有更多餘裕去做其他想做的事。作者泰勒.雷利摩爾,是「指數教父」約翰.柏格的頭號粉絲,他在嘗到了幾次投資苦果後才發現,唯一符合投資人心中夢幻逸品特性的投資組合,只有「三市場指數基金(美國全市場指數型基金、整體國際股市指數型基金、整體債券市場基金)」,它們的特徵就是:低成本、低風險、多樣化、穩獲利!泰勒和其他柏格信徒致力於推廣指數化投資,創立了全世界最大的線上免費金融平台——柏格頭論壇(Bogleheads.org),本文集結論壇上的概念,幫助你帶著七位數的績效安然退休的實踐指南。

經常有人問我:「三基金投資組合有什麼過人之處?」

答案很簡單:靠著三個低成本的整體市場指數基金,從過往績效表現來看,絕大多數共同基金的投資人,績效表現優於一般投資人。

我將從頭開始與你分享一些多年來,我費盡千辛萬苦才學到的投資經驗。是的,我並非投資專家,但卻想與你分享我所看到的世界。

繁華20世紀的特點在於股市一片榮景。道瓊工業指數從1920 年的低點 66 點,開始上漲到 1929 年的最高點 381 點。然而,隨之而來的是美國史上最可怕的熊市。道瓊指數下跌了89%,一直跌到 1932 年的低點 41 點(若下跌 89%,代表需要上漲 909%才能恢復元氣)。如果你把財產全壓在股市裡,這暴跌的熊市對你而言將是場災難。

我出生於 1924 年,第一支開放式共同基金麻州投資信託基金( Massachusetts Investment Trust),也是在該年成立。和共同基金極為相似的,在當時被稱為「投資信託基金」。 1929年,我的祖父克里斯多福.庫姆斯( Christopher Coombs)曾是當時全球最大投資信託基金─聯合創始人企業( United Founders Corporation)的三大巨頭之一。早先被稱為投資信託基金,後來改稱為「共同基金」,我想我與基金的關係,必定就是我與生俱來該走的路。

1929 年美國開始了長期且可怕的大蕭條。失業率從全國勞動力的 3%,上升到 25%。超過 8500 家美國銀行倒閉。那時沒有像現在有政府提供的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 FDIC),為大多數的存款提供25 萬美元的保險。在那可怕的大蕭條時期,許多人因銀行倒閉而失去終身積蓄。

我的父母在波士頓郊區擁有一家餐廳。因為經濟不景氣,能夠負擔得起外出用餐的人也大幅減少。隨著餐廳顧客愈來愈少,我的父母只好關閉餐廳。由於沒有其他收入(當時沒有社會福利金和失業補償金),我們一家人搬離波士頓,搬去祖父在邁阿密的濱海豪宅。但幾年後,祖父和聯合創始人企業都破產了。他的房子被法院法拍賣掉,我們被迫搬進邁阿密的一個小公寓。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這都是意想不到的衝擊。

這是我個人對股市的介紹。

經驗傳承:100%的股票投資組合是非常危險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我從邁阿密大學畢業,第一份工作是人壽保險銷售員。在互惠人壽保險公司( Mutual Benefit Life Insurance Company)擔任業務,在所有新進員工裡,我是佼佼者,我開始認真賺錢。仗著我對股票的一知半解,我和其他朋友一起加入新成立的股票投資社團當會員。這個社團是由巴赫公司( Bache & Co)的股票經紀人所成立。我們的想法就是,每個成員每月捐出 50 美元來購買個股,而標的是我們3人自創的投資委員會所精心挑選的個股。投資社團裡的成員一開始非常樂觀,也受到巴赫公司股票經紀人激勵,很快的,他成了我們的「朋友」(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所謂好的業務,就是要試著成為你的朋友)。不幸的是,我們投資社團的選股能力不足,儘管我們認真分析個股,但最終才了解,我們的股票報酬(扣除隱藏的經紀成本後)表現仍不及整體股市。於是我們終結了投資社團的實驗。

這是我個人對選股的介紹。

經驗傳承:避免投資個股。

投資個股的失敗經驗,讓我下定決心要找到更好的投資方法。我開始定期去圖書館大量閱讀投資相關書籍,學習如何「打敗市場」。

圖書館裡有著數十種金融期刊。當時最受歡迎的金融期刊是兩週出版一次的《共同基金之展望》( Mutual Fund Forecaster),它列出了數百支共同基金,並顯示它們過去各個時期的績效表現。這個雙週刊會提供建議買進最佳績效的基金,以及賣出績效最差的資金。因為推薦的原因看起來似乎很合理,於是我也訂閱了雙週刊,開始投資共同基金,並傻傻的聽從期刊的建議而操作了幾年。讀者應該猜得出來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的投資組合還是表現得不如市場,聽從期刊建議的計畫,最終宣告失敗。

經驗傳承:過去的績效並不代表未來。

大多數的金融期刊都是由推崇市場擇時理論的作家所撰寫,他們相信(或他們假裝相信)自己可以預測牛市和熊市。通常,所有探討市場擇時理論的書看起來都預測得很準確,但其實作者是選定某一段期間的表現,來符合他們預測的結果。我決定給市場擇時理論一次機會,我遵循了期刊中各種市場擇時理論給出的預測建議,又操作了幾年。讀者應該又猜到了,我的成績並不理想。我投資的基金績效依舊落後市場,而遵從建議賣掉的基金,通常還表現得比較好。

進入金融業這行將近 50 年,我還沒看過有人使用市場擇時理論而成功的,甚至我的朋友也沒聽過他們的朋友,有靠此理論而成功的。─傑克.柏格

根據過去的績效表現來投資基金,是投資人所做出的最愚蠢的事情之一。─傑森.茲威格(Jason Zweig),《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

經驗傳承(再次強調):過去的績效並不代表未來。

1986 年間,我們將家族的證券投資從美林證券( Merrill Lynch)轉移至領航集團,這是一個非常不容易的決定,因為我們原來的證券經紀人是來往許久的朋友,他有時會邀請我們搭乘他美麗的帆船去航行(但我現在意識到了,這其實也是我們付的錢)。離開美林證券之後,我們之前的證券經紀人當然再也沒有邀請過我們去航行。

回顧過去,離開美林證券並轉移到領航集團,是我們做出最好的財務決定。

經驗傳承:避免跟隨知名昂貴的股票經紀人,即可避免其操作所隱藏的費用。

我藉著領航集團的免佣基金( no-load funds;編按:一般銷售佣金或稱基金手續費,就有分前收、後收和遞延3種)且低手續費來打敗市場,我們累積了 16 支當時績效非常好的領航集團基金(主要是主動型管理基金)。若我們投資的其中一支基金表現不佳,我會替換成績效表現更好的基金。當時我並沒有想到,我都買在高點而又賣在低點。理所當然,我們的投資組合還是落後了市場。

經驗傳承:買高賣低是一種失敗的投資策略。

1994年,我很幸運的讀了柏頓.墨基爾( Burton Malkiel)教授的著作《漫步華爾街》( 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和約翰.柏格的第一本書《柏格談共同基金》。這兩本書像盞明燈似的照亮了我,徹底改變了我自以為是的投資模式。基於學術研究,他們2位都說服了此書作者泰勒變成指數信仰者(「指數化」是指擁有某個類別的所有股票,而不是挑選單支個股)。

我收藏並閱讀柏格先生所寫的每本書。我相信傑克不僅帶領我進入三基金投資組合的領域,也讓我擁有舒適的退休生活。我總是跟朋友說:「我的房子是拜傑克所賜!」我相信我的許多朋友和柏格頭信徒,也都會說出跟我一模一樣的話。而我們所做的,就只是遵循簡單的柏格頭投資哲學:

柏格頭投資哲學

1. 制定可行的計畫。

2. 儘早開始投資。

3. 切勿承受過多或過少的風險。

4. 多樣化投資。

5. 永遠不要試圖猜測市場。

6. 盡可能使用指數型基金做為投資工具。

7. 維持低成本支出。

8. 降低交易付出的稅金。

9. 簡單投資。

10. 堅持到底。

作者簡介_泰勒.雷利摩爾(Taylor Larimore)

在柏格頭論壇裡,是每個人渴望學習追尋「柏格頭投資心法」的精神領袖,傑克.柏格也封他為「柏格頭之王」,他曾擔任國稅局的稅務官、南佛羅里達州中小企業管理局財務部主任,以及戴德郡(Dade)住宅金融管理局局長,金融職業生涯整整七十年。

本文摘自樂金文化出版《鄉民的提早退休計畫〔實踐版〕》


更多今周刊文章
2022年勞保退休年齡又調高1歲!請領老年年金給付3情況:提早領小心年金縮水,最慘每月損失20%
只靠國內市場,根本吃不飽!一文帶你看懂:高端(6547)真正的利多與接下來的3大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