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出得獎電影卻被抓去坐牢!《無邪》放映完全場起立鼓掌10分鐘

·2 分鐘 (閱讀時間)
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圖/光年映畫提供)
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圖/光年映畫提供)

記者許瑞麟/綜合報導

轟動去年柏林影展的電影《無邪》,放映完畢後全場起立鼓掌長達10分鐘,更獲得最佳影片金熊獎等3項大獎,身為評審團主席的奧斯卡影帝傑瑞米艾朗(Jeremy Irons)在記者會上表示:「《無邪》講述著4段精彩故事,展現出極權政府在普通人們身上的枷鎖,令他們失去了人性。結局歸結出一個簡單道理,如果佈滿枷鎖時,我們還有選擇嗎?」

而這部電影在偷拍並完成後製結束後,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Mohammad Rasoulof)則被伊朗當局以叛亂罪立刻發監服刑,最終在柏林影展領獎時由女兒代領,雖然政治力量導致身陷囹圄的導演不克出席影展,但作品卻撼動了世界,也提醒了世人極權體制下的可怕。

劇組和穆罕默德拉素羅夫的女兒代領柏林影展金熊獎。(圖/光年映畫提供)
劇組和穆罕默德拉素羅夫的女兒代領柏林影展金熊獎。(圖/光年映畫提供)

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在拍片生涯中,不斷對伊朗政府提出叩問,一次次拿起攝影機針砭政府。2009年,他與伊朗名導賈法潘納希(Jafar Panahi)因拍攝異議電影一同被捕,之後被下達長達20年的禁拍令,但他和潘納希並未因此噤聲,依然用各種方法,以化名、匿名、送審假劇本來躲避伊朗電檢審查,用游擊戰的方式持續創作各種反應伊朗社會問題的電影。

新作《無邪》也不例外,穆罕默德拉素羅夫將劇作策畫為4個短片,分別由不同製片送審,偽裝成較不受官方注意的短片拍攝,為掩人耳目,他執導室內戲與偏僻鄉村的外景,在城市的外景則由助導出面拍攝,以免被政府發現。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

不畏懼批判的代價是讓穆罕默德拉素羅夫成為伊朗政府的眼中釘,每次在國際影展得獎都讓他拍片處境越發嚴峻。2017年《正直好人》(A Man of Integrity)獲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最佳影片,內容揭露伊朗已然常態化的官商勾結貪腐,他再度被政府指控「意圖顛覆國家」,判刑1年並被註銷護照,經各方聲援後改為緩刑。

《無邪》將於1月29日在台上映。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