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攝血腥動作場面很花錢 他從劇本源頭掌控製作預算

·2 分鐘 (閱讀時間)
鄧仲謀(右)拍攝《售命》期間僅超時1天,他自我要求做足準備,才能按時收工。 (威視電影提供)
鄧仲謀(右)拍攝《售命》期間僅超時1天,他自我要求做足準備,才能按時收工。 (威視電影提供)

黑色暴力電影不乏血腥畫面和儀式性的動作場面,近期推出《售命》的編導鄧仲謀認為,台灣有實力堅強的技術團隊,可惜市場或題材受限,能發揮的空間有限。

《售命》的特效化妝是程薇穎帶領的團隊,作品包括《緝魔》《返校》等;動作指導洪昰顥曾以《狂徒》拿下金馬獎。鄧仲謀不諱言,這些技術人員都年輕有實力,可惜在台灣,能拍到動作和血腥畫面的機會有限。

他說:「其實台灣的技術相當不錯,很多時候是沒有預算讓他們發揮。像我寫劇本時,知道動作戲和特效都要花錢,會選擇性的不能從頭打到尾,只挑比較重要的地方,讓動作或較血腥的畫面出現在電影裡。」

資源有限,加上鄧仲謀多年的拍攝經驗,了解有哪些環節較易執行、要花多少時間,他在劇本階段都已拿捏好,讓特殊化妝團隊在預算內完成要求。

至於打鬥場面,劇本寫得容易,實際動作必須與洪昰顥討論。片尾打鬥戲設定在一個長廊,實景難覓,最後搭景拍攝,也換得一些運鏡和打鬥空間。

《售命》不乏血腥畫面,團隊希望導演多拍這類鏡頭,可惜受限資金,發揮空間有限。(威視電影提供)
《售命》不乏血腥畫面,團隊希望導演多拍這類鏡頭,可惜受限資金,發揮空間有限。(威視電影提供)

 

《售命》共花50天拍完,每天拍12小時,拍6休1。鄧仲謀自豪,期間劇組僅有1天超時。那場戲是傅孟柏飾演的角色被抓去做人體實驗,研究人員強壓他、為他注射。這場戲有很多鏡頭,還好團隊和攝影師合作無間,加上鄧仲謀做足功課,因此當天雖然超時,拍攝過程仍算順利。

鄧仲謀說:「我的自我要求是,如果我沒有準備好,才會拍不完。」在美國研習電影的他認為,每天按時收工意味做足準備,才有能力在時間內拍完,並有助於他在片場的種種決策。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劇本完成後才能找資金? 《售命》導演找到聰明拍戲的做法
籌資拍黑色喜劇卻常碰壁 金主一句話點醒《售命》導演
厭世保險員荒謬出賣生命 從霸道執行長到黑幫老大都搶著買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