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片暫別3歲愛女 導演最怕聽戲裡小女孩說「想回家!」

項貽斐
·2 分鐘 (閱讀時間)
片中的大工廠,為了鏡頭有景深感、末世感,必須施放煙霧。(牽猴子提供)
片中的大工廠,為了鏡頭有景深感、末世感,必須施放煙霧。(牽猴子提供)

電影《複身犯》因有犯罪懸疑科幻等元素,導演蕭力修在執行時得一一安排,十分辛苦。他笑說,片中每個部分都很困難,但讓他印象最深的是最後一場在工廠的壓軸戲,因為除了情感的戲很重、還有他最怕的灰塵。

蕭力修透露,每次拍片他最怕到老舊廢棄的地方,因為通常這些場所都會有很多灰塵,而他對灰塵過敏,碰到就會咳嗽、很不舒服,但偏偏拍片都會選到這類場景。幾年前他拍《阿嬤的夢中情人》,要到老舊的旅館取景,現場灰塵又厚又重,男主角藍正龍的臉整個過敏,蕭力修則整天狂咳,工作人員以為他感冒生病,其實是灰塵過敏。

到了《複身犯》,又得與煙塵為伍,有時甚至得刻意製造煙塵。像是片中的大工廠,為了鏡頭有景深感、末世感,必須施放煙霧。另在男主角楊祐寧被拘禁的實驗室裡面,除了燈光設計,也要有煙塵,用來烘托朦朧神祕的氣氛。這些煙塵在後製特效時,會造成顏色與光的變化,形同干擾,但如果要靠後製特效製作煙塵效果,反而不自然,所以蕭力修也只好忍耐。

《複身犯》最後一場戲在工廠拍4天整,除了動作打鬥,還有父女親情,片中小女孩配合楊祐寧的角色變化更有高難度的哭戲,尤其小女孩的一句台詞:「爸爸,我好想回家!」聽在蕭力修耳裡,別有感覺。因為小女孩為演這場戲,承受很大的壓力,而他為了拍戲,也沒辦法回家,看到小女孩就想到自己才3歲多的女兒。


更多鏡週刊報導
《複身犯》選角有慧眼 陳以文、王淨演出後接連鍍金
不把電影當個人作品 導演蕭力修開心的原因太暖了
太燒腦!有意義又要好記 《複身犯》片名多層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