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這部片 導演用槍聲發號施令

世界日報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2016年,博納影業出品、林超賢執導的《湄公河行動》收穫票房和口碑的雙豐收。於是原班幕後團隊再度集結,打造現代化軍事題材電影《紅海行動》。該片根據2015年葉門撤僑真實事件改編,講述中國海軍艦艇編隊前往非洲解救人質的故事。導演林超賢、監製梁鳳英攜杜江、海清、張涵予等主創日前在北京舉辦發布會。

●拍攝五個月 所有人不許回家

羊城晚報報導,《紅海行動》圍繞蛟龍突擊隊八人小組執行任務展開。為了讓故事更生動,林超賢特意加入由海清飾演的戰地記者角色。

這次的拍攝很不一樣,要離開五個月,林超賢要求所有人中途不許回家。「因為摩洛哥很遠,要飛一天的時間,再開十幾個小時的車才能到拍攝地,我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跑掉,所有人都等你。」

林超賢表示,這次的劇情,從撤僑到解救人質,再到最後反恐,是一個發生在六小時之內的故事。情節很緊湊,基本上沒有太多時間給大家坐下來聊天,台詞都不多,感情戲就更沒有了,所以節奏相當快。

拍攝現場有幾百人,喊「開始」有時候大家也聽不到,而且每場戲都是「嗙嗙嗙」的聲音,林超賢說:「他們都聽不到我什麼時候要做什麼,所以我跟他們說定,我打一槍是什麼事,打兩槍是什麼事,他們覺得非常管用,而且氣氛特別好,所以就一直這樣拍了。」

●沙漠區拍片 難度大危險更大

據報導,為呈現最佳視覺效果,劇組遠赴非洲北部取景拍攝,許多大場面鏡頭在沙漠無人區拍攝,惡劣的自然條件加上高難度的拍攝任務,使得每個主創身上都「傷痕累累」。

林超賢直言:「拍電影這麼多年,每部戲都是辛苦的,但這次拍攝我內心都在大喊『救命』。《紅海行動》真的是我拍過的最艱難的一部電影,但我就是希望多拍一些能夠配得上這個時代、配得上中國觀眾的電影。」

林超賢表示,片中有坦克、直升機、軍艦等,調動這麼多大型武器裝備確實很費力。比如一開場打海盜的戲,動用六艘軍艦,還找一艘500多米長的貨船,用幾架直升機拍攝,難度非常大,「要把這麼多軍艦做好編隊,又要配合劇情,為此我們不知道開了多少次討論會。而且直升機要做比較有難度的動作,也很危險。」

●龍捲風頻繁 十幾輛坦克換用

報導說,片中共有11場大場面戲,林超賢印象最深刻的是坦克戲,坦克要像《玩命關頭》(The Fast And The Furious)裡那樣迅猛地追逐。在沙漠裡拍,每天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龍捲風,沙一吹進冷卻系統裡,坦克立刻就不能動了,又要調動其他坦克過來拍。銀幕上大家看到有四、五輛坦克,其實拍攝現場有十幾輛在等著,壞了一台馬上換一台。

林超賢回憶,那時候他開著一輛沙灘車,攝影機架在車上,要衝到坦克前面去拍。他要求坦克的速度很高,時速大概有60公里,他的車一拐彎,就翻車了。當時他手裡握著一桿真槍,翻車時可能撞到坐在副駕駛座的副導演,她的臉上割了一個口子,就趕緊送去醫院。當時他以為自己沒有什麼大問題,只是手受了傷,但回來後右肩一直不舒服,兩個星期前才去醫院拍片,發現頸椎錯位了,需要好好治療。

●爆破戲逼真 炸坦克最是過癮

據報導,海軍方面提供不少支持。林超賢說,「劇本基本上是很開放地讓我發揮,一些我不了解的地方,他們會派顧問專家來跟我說明。拍的時候,我們也找來好幾個蛟龍突擊隊的退役隊員到摩洛哥幫我們訓練,跟演員交流一些實戰經歷。」

預告片裡有很多爆破戲,這次炸得最過癮的是炸坦克,林超賢表示,「我們把爆破點真的埋在坦克旁邊、上面。坦白講,以前拍的都是警匪片,從來沒有拍過爆破力度那麼強的場面,大家都有點興奮。」

林超賢說:「我們有兩次甚至真的用開山的炸藥,把一個山頭炸掉。」「布置好機器後我們都站遠了,結果一爆炸,砰!碎石飛好遠,機器都被打中了。大家沒什麼經驗,沒想到會這麼厲害,這次也學到了很多東西。」

●艦長張涵予 「嫉妒」他人受磨難

另據新快報報導,電影《紅海行動》中,海清不僅在一場戲中曾經被炸飛,還在沙漠低溫中雙腿失去知覺。第一次拍攝動作電影,海清也表示這是她拍過的肉體和精神折磨最大的一部戲:「我知道危險,但是不知道會這麼危險。我們每天要跟惡劣的環境作鬥爭,要跟很不習慣的飲食作鬥爭,還要保持充沛的精力準備著拍各種危險的爆炸戲,時刻都要注意保護自己,因為稍微有點閃失就會受傷,事實也是如此,我們每個人都掛彩了。」

客串出演無人機駕駛員的霍思燕說到老公杜江對這部戲的付出也哽咽了,「杜江在北非拍戲的時候會跟我通電話,每天聽到他要從十幾米的樓上跳到坦克上,在沙漠裡摸爬滾打,我特別心疼,這個過程中我也感受到了一個『蛟龍隊員』妻子的心情,當軍人很不容易,當軍人的家屬就更不容易了。」

據報導,出品人于冬也表示拍這部戲難度非常大,導演的要求也是無限大,「他是用命去換景,每一場都是當做大結局來拍,我數了一下一共有11場大結局的大戲。」

特別出演艦長的張涵予透露自己飾演的是中國海軍,拍攝的強度大大超過《湄公河行動》,「聽到在摩洛哥拍,就知道考驗很艱鉅。坦克在沙漠捲起狼煙,會令每一個男人熱血沸騰,讓我想起一些美國的老西部片,騎著馬從沙漠裡出來,我想一定是超級虐演員的戲。」

不過他也表示這次自己演艦長不能離開軍艦,還要指揮全盤作戰,所以這次沒有去摩洛哥遭受磨難,「但實際在軍艦上拍的時候,我有點嫉妒,我能想像他們在摩洛哥拍攝的震撼,然而我沒有參與,所以有些許的遺憾。」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