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穿血汗白袍 醫師:給我勞基法

文●葉代芝

他被發現的時候,已經沒有心跳了,我們調來了葉克膜(體外循環維生系統),就在這裡搶救!」在高雄市立聯合醫院急診室,泌尿科主治醫師蔡秀男,帶我還原一年多前,他的同事、知名骨科主任羅祥麟,因公操勞、心臟病發辭世的場景。「……,他的病人哭著說:『我的醫生就這麼死了?我以後怎麼辦?』」

2009年一位奇美醫院住院醫師,每月工作360個小時,因過勞昏倒造成失憶,丟掉工作;他的工時比一般勞工多出68%,更超出勞委會對「過勞」的定義(約每月工作超過243小時)。隔年,台大醫院41歲正值壯年的主治醫師過勞死;去年,成大醫院一位年紀20出頭的實習醫師也過勞猝死。

醫護過勞,病患也受到波及。像今年愛滋器官捐贈的重大疏失,一位台大外科醫師透露,當時負責確認捐贈器官健康的協調師已經連續工作將近三十個小時,忙碌再加上疲憊,於是把愛滋檢驗reactive(有反應)誤聽為negative(陰性)。

但,全民健保,讓醫療成為平價、隨處可取得的資源,加上醫師不受《勞動基準法》(以下簡稱勞基法)保護,注定醫師過勞的命運。

在台灣,每千人分配到的醫師數僅1.7人,不到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一半,卻享有比美國和英國,更普及、更快速的服務。且醫療費用占台灣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重只有七%,遠低於英國10%、美國17%。

看到同袍一個個倒下,蔡秀男開始寫網誌、投書媒體,一群和他一樣不平而鳴的醫師在臉書(Facebook)上串聯,三月底他們成立「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粉絲頁,至今短短五個多月,粉絲破兩萬人,其中三成是醫師、六成是護士;以全台五萬七千五百位醫師換算,近十分之一的醫師關注其動向。知名醫生作家劉育志、陳家如(筆名亮亮),也用筆加入這場文字革命。

在網路凝聚力量後,他們要讓影響力在真實世界發酵。九月十一日「醫勞盟」正式成立,將由曾發起「搶救急診室」運動的新光醫院急診科主治醫師張志華擔任理事長,目前核心成員已有三百人,這也是台灣醫界破天荒、頭一遭以加入勞基法為訴求的醫療團體。

九月十八日他們還要出版《醫療崩壞!沒有醫生救命的時代》(貓頭鷹出版社),由聯盟成員具名寫出台灣血汗醫療體制的問題。

行醫超過20年的大林慈濟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盧誌明說,爭取將醫師納入勞基法,不單只是為了自保,而是要進一步爭取健保改革,「過去我們都是直線性的思考,幫醫院和健保爭取更多錢,但這條路不通,所以現在我們要爭取自己的基本人權,給雇主壓力!」

現在,白袍怒吼要求降低工時,他們最終的希望,是大型醫院、尤其是財團背景的醫院,會因人力成本增加,轉而向健保要求更合理的給付。

當身為醫院中流砥柱的主治醫師也站出來,如果政府還繼續漠視,總有一天,過勞死與醫療糾紛,將掀起滔天巨浪,沖垮政府形象,也讓廣大民眾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