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老、拒肥、拒蝦⋯⋯如何看待男同志圈對理想外貌的追求?

·6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吳秉霖

「最近聽人家說,過了30就不再是鮮肉是老同。這也太嚴格了吧⋯⋯」,剛慶生完的小A摸著最近浮現的魚眼紋一邊哀嚎,擔心在愛情市場越來越難找對象。

「拜託,至少你臉能看好嗎?」,小B說:「哪像我這兩個月沒運動都不敢去泡湯,就怕被人家覺得有豬跑來當火鍋料。」

「倒是你,你頭髮最近是不是越掉越多啊?」小B轉向對小C揶揄了一番:「這樣要Cos河童很方便喔?」,眼看著小C臉色一沉,小B趕快補了一句:「沒別的意思,我只是開開玩笑」。

這樣的場景,如果你是男同志或許會感到不陌生。

當你剛踏入這個社群的時候,就會慢慢發現這個多采多姿的圈子裡,有許多的潛規則──「拒老、拒肥、拒蝦、喜短髮⋯⋯。」一個又一個族繁不及備載的標籤,讓不管是剛入圈的同志會有陣痛期來適應,即使是已經打滾多年的老手也覺得很有壓力:「要會健身、唱歌、有品味、攝影、經營IG/twitter/only fans」各種斜槓,還要擔心後浪推前浪,讓許多人不免感嘆:「要當同志真的hen難。」

我不是為了變優,而是避免不被要

在剛才的段落裡,我們能發現男同志社群對彼此的要求一大堆,老實說真的滿苛刻的。比較來比較去,就像是在修羅場廝殺一樣。許多同志朋友為了要追趕這些期待,馬不停蹄地改造自己的外貌,或是維持身體在全盛狀態。

曾經有位三十多歲的朋友在私底下沮喪地說:「為了讓覺得別人我還優,我每天去萵苣(WorldGym)、塗抗老產品。做這麼多好像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避免一些朋友離我而去。」

聽到他這麼說讓我滿難過的。因為從他的話裡,我聽到的,是有股「必須要迎合社群對身體審查所感到的無奈」,以及擔心總有一天自己不符條件後,這些連結就會開始斷裂,對身邊的人好不放心。

「這個男生這麼帥,他如果不是死會就是GAY」,這句話你應該有聽過。台灣男同志的主流形象在媒體的推波助瀾,還有社群軟體的助攻下,幾乎只能看見好看的男同志。

主流男同志形象依舊圍繞在外貌上:「肌肉加分、鬍渣加分、聲音低沈加分,當然還有一定要帥」。這樣的社群氛圍深化了對外貌紅利的頌讚,同時也排擠了外貌較為普通的人。更養成對「不符合主流期待」族群的不友善。

除了在言語中隱約對外貌的貶義:「你是不是吃太好?」到挑剔對方的穿著,這些都會影響到一個人怎麼看待自己。

想要變優錯了嗎?讓我們先拆解心中的謎題。

或許你看到這裡,會想:「難道我想要變得更優、成為更好的自己,難道這就錯了嗎?」Nope,這不是我的意思。你當然可以成為你想要的自己。It’s totally fine,完全沒有問題。只是在這個過程中你有沒有意識到「你的選擇是來自於期待自我實現,還是被焦慮追趕?」。

如果是後者的話,或許我們可以稍微停下來看看自己正在發生什麼事。

或許在擔心不被接納的時候,會時常責備著自己:「不優是你自己的問題,是你自己不努力」,所以開始了一趟沒有停息的苦行。畢竟如果一停下來,可能就不再被喜歡、不再那麼被重視了。

如果你出現了類似這樣自我責備的聲音,或許可以注意一下,可能已經將外界不友善的身體審查,內化成為了自我的一部分──開始自我審查。自己會變得好難接納自己、認同自己。無論體重機上多了半公斤,或是魚尾紋岔開了一條細紋,都可能會馬上敲醒心中的警鐘「我又胖了、我又老了」,又要變得不好看了。

只是,我們終究不是別人,我們好難好難去控制別人對自己的喜歡和不喜歡;而且,當我們用著他人眼光看待自己、急著應付他人期待的同時,或許有一個平衡已經悄悄被打破了。我們的注意力已經不再是從自己出發──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想要,都已經在面對外在壓力下被忽視了。這不是件好痛苦的事嗎?

只是人啊也有點奇怪,明明在這廝殺的修羅場中這麼辛苦,許多人卻甘之如飴?我想這是被建構出的很鮮明、很直觀的一條途徑,如果外貌條件好,就可以讓我們被喜歡、被接納、被認同──最重要的是感到被愛。但是這也衍伸出了兩個命題,「變優就會得到真愛?」以及「變優是得到真愛的唯一途經?」。

或許在這個圈子裡,有好多的期待和自己不同,但想讓你知道,不和主流同行不代表我們就失去了自己的價值。此外,我們每一個人也都依舊握有選擇的權力:「要和主流靠攏,或是從自己出發。」這都是我們可以選擇的。

我們難以控制別人的對自己的評價和離去。但這也代表,我們擁有選擇權不用在苛刻的修羅場裡打滾,除了選擇和對外貌友善的人相處以外,也能和更能接受我們的人相處。也許外貌對一些人來說很重要,但對另一群人來說並不是關係中的第一順位,只是在主流的聲音當中,我們逐漸忘卻了這件事情。

最後也想讓你知道,真實的你很重要、很需要被看見。只是我也需要你停下奔忙的腳步,緩一下,等一等遺落在後方的自己。或許哪一天,我們能具有不追趕的勇氣,和自己同行。希望在這個時候,我們能重新喜歡上自己,過上歲月靜好的圈內人生。

延伸閱讀
【書評】《惡魔噬食的靈魂》:從北九州市連續監禁虐殺事件,解析犯罪被害者的靈魂被惡魔吞噬的極恐過程
家長熱議:如果孩子想要一支超過百元的自動鉛筆,你會買給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