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普」通話 美俄各取所需

美麗島電子報
·6 分鐘 (閱讀時間)
El presidente ruso Vladimir Putin en su residencia Novo-Ogaryovo en las afueras de Moscú, el 10 de diciembre del 2020.  (Alexei Nikolsky, Sputnik, Kremlin Pool Photo via AP)
圖片來源:AP

美國總統拜登1月26日與俄羅斯總統普丁進行上任後首次通話。拜登與俄中領導人通話之先後順序顯示,美國新政府認為處理對俄關係的重要性和急迫性,超過處理對中關係。

經過川普的刻意炒作,「遏制中國」曾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成為各方關注的熱門話題。原本視俄羅斯為「敵人」的拜登,也不願落人後,和川普競爭何者更為「反中」;僅管如此,拜登並不掩飾他對俄羅斯的強硬立場,他曾稱呼普丁為「KGB暴徒」。但從他與普丁通話的內容觀之,拜登政府並不打算與俄羅斯正面衝突,而是希望把美俄關係維持在可控範圍之內。

白宮透露,美俄領袖在通話中提到俄羅斯「太陽風」(Solar Winds)網路攻擊、懸賞狙殺駐阿富汗美軍之報導、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中毒事件、俄羅斯干預2016年及2020年美國大選,以及延長今(2021)年2月5日即將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等議題。拜登顯然有備而來,根據美國《時代》雜誌網站報導,拜登在通話前回答記者提問時,「不到一分鐘就為美國設定了新立場,並向普丁發出警告。」

首先,拜登欲藉機施壓普丁,以對美國的歐洲盟友表態,表示他與前任川普不同,不會忽視俄羅斯對歐洲的潛在安全威脅。過去四年,川普鼓勵英國脫歐、對歐強徵商品關稅,以及迫歐擴大防衛支出等作法,使美歐關係降到最低點。而拜登的一貫立場,是強調重大問題要與盟國協商,並希望採取集體行動。

其次,誠如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科技創新中心研究分析師凱特琳(Caitlin Chin)所說,美國公、私部門近期遭受大規模網路攻擊,因此強化網路安全將為拜登上任後要積極處理的議題。拜登除警告普丁不得從事網路間諜活動,也尋求與俄羅斯建立加強安全及威脅嚇阻機制的可能性。

最後,《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是這次美俄高層對話的重點,因該條約是兩國於去(2020)年先後退出《中程核飛彈條約》(INF Treaty)後,雙方目前碩果僅存的核武協議。據估計,美俄現今分別擁有5,800枚和6,275枚核彈頭,加總起來約占全球的90%。《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將美俄各自擁有的核彈頭數量限制在1,550枚、載具數量限制在800個。

《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即將於2月5日到期,普丁較早提議延期,但遭川普拒絕,因美方要求擴大納入更多武器系統,並要求中共也加入談判,制定三方核協議,但中共不願加入。拜登上任後改變立場,1月21日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向俄羅斯駐美大使安托諾夫(Anatoly Antonov)表達美方接受延期五年的建議。拜登政府認為,條約延至2026年可為美俄探索軍控新協議提供時間及空間;另美俄達成延期共識,既符合歐洲期待,也代表拜登做出讓步以符合盟友利益。

至於俄羅斯官方,對拜登通話說法並沒有做出具體回應,只表示兩國領導人對話「坦誠而有序」,且美俄關係正常化符合雙方和國際社會利益。俄羅斯對於拜登本來就沒有期待,認為美俄關係和美中關係一樣,存在結構性矛盾,短期內難以得到調合。俄羅斯甚至認為,如果拜登要修復與歐洲盟友的關係,一定會以「俄羅斯威脅」作為黏合劑。

普丁最近在國內面臨的問題,使他無法擺出強硬姿態來面對拜登。普丁提出的修憲案在去(2020)年7月獲公投通過,理論上他2024年及2030年可再次參選,若勝選則可做到2036年。但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俄羅斯經濟,已嚴重影響普丁的統治地位。

去(2020)年是俄羅斯過去十年來,接受外國直接投資最少的一年,加以盧布貶值、經濟衰退及第二波疫情影響,皆加速貧困現象。俄羅斯勞動部表示,俄國貧困人口接近2,000萬,約占總人口13%。普丁聲稱爭取2021年實現經濟積極發展,但當前疫情造成的負面影響依然持續,經濟能否恢復增長難以預測。

其次,俄羅斯能否擺脫對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殊堪疑問。一般認為,國際油價維持較高水平對俄有利;但展望2021年,俄國經濟面臨的風險仍是石油及石油制品價格下跌、綠色能源發展、伊朗產油量增加、石油市場過度飽和,以及石油儲存設施的高儲油量等問題。這些都有可能拖累國際油價,讓俄國首當其衝。

「屋漏偏逢連夜雨」,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在德國療養數月返國遭到逮捕,在俄羅斯全國各地引發群眾示威,也遭致歐盟、美國和加拿大譴責,威脅對俄採取制裁行動。

俄羅斯已預感歐洲地緣政治變化帶來的巨大衝擊。俄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2020年12月29日受訪時指出,俄羅斯2021年的外交政策,將把政治經濟重心放在歐亞地區,並加強與中共合作。中俄每年皆舉辦聯合軍演,近期亦舉辦電腦模擬反導彈演習,以及聯合空中戰略巡航。

與此同時,也有俄羅斯學者建議在中美之外形成第三勢力。俄羅斯著名智庫「瓦爾代俱樂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研究主任盧基揚諾夫(Fedor Lukyanov)指出,俄羅斯應致力避免捲入日益加劇的美中對抗,並與印度在內等不願於美中對抗選邊之國家發展關係。

待拜登打理好美歐關係後,下一步棋即將針對中共,那就要聽聽他和習近平通話時說些什麼。拜登應該避免中俄結盟、回到冷戰時期兩極對抗的局面。美國前駐陸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就認為,在處理美俄中三角關係上,連續幾屆美國政府都有政策失誤,「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有對抗,也有共同利益;但現在美國把俄羅斯和中國推向聯合,令美國處於三角關係中最差的位置。」芮效儉給拜登出了一個最難解的「三角習題」。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