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台後的美印關係將受到中美關係等因素影響

·5 分鐘 (閱讀時間)
Joe Biden, 10 November 2020
拜登對國際事務有豐富的經驗。

美國候任總統拜登上台後,美國印度關係的發展將受到中國和美國關係等多方面互動的影響。

美國與印度關係的共同利益之一是對待中國在亞洲崛起的現實,因此未來上任的拜登政府如何與亞洲第一(一些排名已經是世界第一,如2014年IMF排名)大經濟體中國互動,將自然影響到美國與亞洲第二大、世界第六大經濟體的關係。

在美國和世界主要大媒體都宣佈拜登贏得美國大選後,印度媒體也認識到拜登已經獲勝,印度領導人紛紛向拜登表示祝賀。印度總理莫迪也緊跟其後在推特上表示對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一職的祝賀。

印度從官員到媒體,都開始盛讚拜登及有一半印度血統的候任副總統搭檔卡瑪拉·哈里斯與印度的良好關係。

但印度反對黨隨即抨擊莫迪,指責莫迪在美國大選的時候偏向支持特朗普,希望印度不會因為莫迪在大選時選邊站的舉動影響到美印關係。

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重點研究中國印度與美國關係的專家坦維·馬丹指出,中國經濟體量現在是印度的5倍之大,今後拜登政府的中美互動將影響到美印關係的發展。

美國中國關係變數

在特朗普執政的四年裏,美國與中國的關係每況愈下,貿易戰讓中美雙方利益都受到衝擊。而特朗普政府把中國也當做安全方面的最大敵手。

特朗普政府打破國際慣例和規則的一些對華強硬做法,在美國國內和西方世界都受到批評。

在總統大選投票前夕,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進行的專訪中,拜登形容俄國是美國國家安全目前的最大威脅,而中國是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

India PM Modi hugs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印度反對黨抨擊莫迪在美國大選的時候偏向支持特朗普。

在被問到「哪個國家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時,拜登回答,「從破壞我們的安全與盟友關係來說,目前是俄羅斯」。他緊接著說,中國是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這取決於我們如何處理(中美)關係,將決定中美之間是競爭對手,還是進入涉及軍事層面的更嚴重競爭。」

中國的謹慎

在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不斷惡化之際,俄羅斯總統普京暗示,俄中可以結成軍事同盟。作為印度最大的軍火供應商和戰略合作方之一,俄國也一直和美國爭奪印度這塊市場。

對此,與美國不斷在各領域鬥爭不斷的中國非常謹慎,並沒有表示接受。相反中國不停呼籲美國放下分歧,回歸合作。

在西方媒體確認拜登大選獲勝消息公布之際,有媒體將美軍軍人在台灣幫助培訓台軍進行隱含有針對中國大陸軍事訓練的消息突然曝光,引起各方高度關注。

但這一可能有突破底線的舉動並沒有立即引發中國大陸方面的強烈反應,彰顯中國政府已經考慮到特朗普政府可能在其末期刻意製造問題,試圖引發新一屆美國政府上任前美中對立(從而營造有利於特朗普美國國內政治鬥爭局面)的可能性。數日後,美國防部發言人表示仍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稱美軍赴台消息不實。

An Indian Hindu priest performs a Hawan (The Sarced Fire) ritual alongside posters bearing the image of US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Donald Trump in New Delhi on May 11, 2016.
印度有一批特朗普崇拜者,將特朗普上升到神的地位。最近兩屆美國總統選舉中,他們都公開祈禱特朗普勝選。

相比其它國家領導人爭相祝賀拜登當選之際,中國也保持低調,強調要遵循國際慣例,等待美國選舉官方最後確認。

美籍印裔官員與印度

拜登尚在競選期間就曾表示,印度在美國的國家安全體系中佔有重要地位。他如果當選總統,印度將成為美國的天然伙伴。

有消息稱,在西方大多數媒體確認拜登贏得了美國大選勝利後,拜登已經提名20多位美籍印裔官員凖備出任他領導的新政府不同級別的官員位置。

但正如美國華裔官員並非親華一樣,這並不代表美印關係就能比以前更進一步。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拜登競選期間得到美國印裔社群的大量支持,其中包括美國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大移民群體共同努力的支持。

雖然印度媒體突出讚揚拜登的副手哈里斯母親的印度血緣,但在國際關係交往的政策選擇中,國家現實利益的考慮,比重將會遠遠超過國家領導人祖上與異國它鄉的遙遠模糊記憶的關聯。

政策分歧

除了美國對華政策考慮之外,拜登領導的民主黨陣營對印度莫迪與特朗普風格類似的一些民粹政策早有批評。

拜登團隊在其競選時更注重民主黨一向崇尚的民主人權原則,呼籲恢復克什米爾地區所有人的權力,並批評引起印度民眾大規模抗議的莫迪政府兩項重大政策:全國公民登記制度(the National Register of Citizens,NRC) 與公民身份修正案(the Citizenship Amendment Act,CAA)。

有著一半印度血統一半黑人血統的哈里斯也對印度政府的一些政策提出過批評,特別是反對印度對克什米爾的高壓政策。

曾長期駐華盛頓的BBC駐德里記者瓦伊迪亞內森認為,印度一直是美國重要的伙伴,因此在拜登執政期間兩國關係的大方向不太可能會改變。作為南亞第一人口大國,印度將繼續成為美國印度-太平洋戰略的一位重要盟友,特別是在遏制中國崛起以及全球反恐戰役方面。

但她指出,拜登對印度總理莫迪的態度可能比其前任特朗普更冷淡。

其它南亞事務觀察家們也指出,和被指歧視穆斯林的特朗普相比,拜登將可能在南亞拋棄特朗普偏向印度的做法,對印度、巴基斯坦採取更為平衡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