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台 自顧不暇

王欽
·3 分鐘 (閱讀時間)

備受關注的美國大選終於要落下帷幕,雖然選舉結果尚未最終確定,但從趨勢上看拜登的領先優勢已不可逆轉。但執政的民進黨依然沒有做出充分的準備,所謂的多套劇本因應,看起來更像是為了安定民心所做的政治宣傳,有所謂的涉外人士對外聲稱民進黨與民主黨的關係素來緊密,更羅列駐美代表蕭美琴與民主黨籍重量級外交官員的良好關係,這一做法似乎也沒有達到解惑的目的,反倒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更加證明手中沒有多少真材實料。

民進黨的倉皇應對並不是沒有原因的,正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身處中美衝突一線的台灣,最能感知到自己在大國競逐格局中的邊緣化危機,現在民進黨沒有多少著力點可以實質推動台美關係,不是因為雙方沒有意願,而純粹是因為美國已經自顧不暇。事實上,雖然許多台灣人很挺川普,但未來的拜登政府實在沒有理由不繼續利用台灣這一現成的籌碼,台灣大可不必杞人憂天。

真正的問題在於,美國現在深陷內部撕裂之中,正在消耗其對外政策的動能。這次選舉的過程讓很多人大跌眼鏡,原本預計拜登可以輕鬆獲勝,結果卻發現外界遠遠低估了美國社會的保守程度,狂熱的川普支持者並沒有因為過去4年的混亂而失去投票熱情,相反,在佛羅里達的西班牙裔選區,拜登的得票率甚至不如上屆,而在艾奧瓦和俄亥俄,川普的支持者群體反而有擴大趨勢,許多搖擺州的民調原本顯示拜登更有優勢,投票結果卻表明,川普才是笑到最後的人。只能說這次民主黨的選舉策略比較得當,他們訴諸反川群體,極力催促投票,終於讓拜登成為最近120年來得票最高的候選人,這才讓狂熱的川粉無法繼續創造紅色奇蹟,當然,民主黨人自認為會出現的藍色政治浪潮也沒有出現。

愈發嚴重的內部撕裂,注定要成為拜登政府必須要面對的重大難題,所以拜登無論是選前還是選後,都不斷強調自己要做全體美國人的總統,並呼籲支持者不要將川普支持者視為敵人。但這又談何容易?兩造的對抗不僅難以消弭,反而進一步上升到政治層面,愈來愈多共和黨的政客熟悉了新型政治運作套路,開始利用民粹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而反映到後續的國會政治生活中,可以預想到就是對拜登政府的各種掣肘,這次大選,民主黨依然無法贏得參議院的多數席次。

當然,這並不是說美國的內耗會導致其對台政策的混亂,恰恰相反,對台友善確實是美國朝野兩黨的共識,這是美國自身利益和價值使然。但另一方面,美國在內政層面的激烈內訌,會迫使拜登政府耗費更多精力,而且需要在外交事務上尋找平衡點,這也就意味著新政府不能在國際事務上廣設戰場,更多的妥協將成為主流。在這種情況下,蔡政府就很難期待拜登政府會如川普那樣不斷出招,拜登政府會更傾向於危機管控。而在大陸這一方看來,未來對台兩手準備會繼續全力以赴,拜登政府對此恐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最終也只能是在妥協中接受大陸掌控後續的兩岸關係發展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