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主義走川普抗中不歸路

·3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針對中美關係提出的新原則承襲了川普的抗衡概念,未來兩國矛盾料將持續。然而,拜登的計畫不僅無助於拉攏盟友,恐怕還會弱化現行全球秩序。

拜登的對華政策或者拜登主義有兩點和川普明顯不同,第一,拜登出手比川普更有章法,顯得更有預期性。川普某種程度上是率性而為之人,讓人難以預料。拜登是建制派的職業政客,也熟悉中國事務,他的外交團隊也是行家裡手,因此出台的政策和措施感覺有條有理。第二點,在對待盟友和國際組織的態度上,川普不重視盟友,使蠻力單幹,一言不合就退出國際組織。拜登善於借助多邊主義的平台,聯合盟友一同抗中。在最近的G7會議和北約成員國領導人會議上,拜登成功地喚醒了西方國家和北約防堵中國。

大體而言,拜登主義有其道理。中國成為強權之後,期待它投入既有國際體系的樂觀想法已經幻滅。在習近平的帶領下,中國在南海駐軍、強推《香港國安法》、威脅台灣、與印度起衝突,更試圖在國際組織中顛覆西方價值。許多國家都因中國的「戰狼外交」而備感憂懼。然而,拜登主義細節卻存在許多令人憂心之處,八成起不了作用。

第一個問題是拜登對威脅的定義失當。由於目前美國政治局勢分歧,拜登似乎認為自己需要珍珠港精神,以重燃全國齊心朝共同目標前進的氛圍。這是拜登判斷錯誤,拜登只要對中國展現出一絲柔弱的態度,確實就會被共和黨大作文章,但即便拜登在推動國內計畫的時候蓋上「中國」的印記,共和黨也不太可能就此轉向力挺。

第二個拜登對中原則的問題是軟性保護主義。老公司若因政策取得競爭優勢,恐將阻礙經濟發展。美國新登月計畫十分受歡迎,一大關鍵就是可以藉此展現美國比中國來得強大。而登月計畫之所以如此蓬勃發展,正是因為它容許SpaceX、Blue Origin等私人公司參與競爭。

第三個問題是拜登主義會使美國盟友更加憂心。如果切斷與中國的關係是為了在美國創造好的工會工作,美國盟友也會自問能從中獲得什麼好處?如果美國真心想阻止中國按照己意重塑國際秩序,就必須捍衛始終符合現行秩序需求的全球化發展模式。當代全球化模式以貿易與多邊體系為核心,藉此加強各國對開放的信念,並強化思想交流以促進創新。

拜登時期的美中對抗,是否有緩和可能,目前尚未看到這種跡象,儘管拜登提出美國遵循「競爭、對抗、合作」的邏輯處理對華關係,但迄今只有對抗,未有良性競爭,更沒有合作。合理推測,至少到明年美國中期選舉前,兩國關係還會繼續下降或者維持在目前水準,如果中期選舉民主黨獲勝,拜登有可能會局部修正過於激進的對華政策,如果民主黨失敗,為贏得下屆總統選舉,拜登只會在抗中上加碼。

拜登主義不脫川普對華政策的框架和目的,是在川普定義的美中關係的方向上走上對抗不歸路,可稱之為沒有川普的川普路線。按照這個方向,兩國關係的最終穩定和好轉,恐怕要到這樣一個情形:要麼美國認為無力遏制中國而放棄抗中,要麼中國認為無力抵制美國而放棄抵制選擇投降。至於歷史會呈現哪種可能性,個人認為前者的可能性較大。

(作者為旅美華人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