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挺墮胎權 天主教會保守和進步派的機會與挑戰

·5 分鐘 (閱讀時間)

1月底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是美國史上第二位天主教徒,他支持墮胎的立場和羅馬天主教會(Roman Catholic Church)的反墮胎立場背道而馳,引起美國天主教主教團(USCCB)不滿,卻也讓和教會在墮胎權和性別平等等議題上持相異立場的進步派教友充滿期待。

拜登廢前朝限制墮胎法  重新援助國際墮胎服務機構

1月底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是繼前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後第二位信仰天主教的總統,他在2019年參與民主黨初選時,轉變成墮胎權的堅定支持者;並在入主白宮沒多久,快速兌現他的競選承諾,於1月28日簽署行政命令,廢除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執政時期恢復的「墨西哥城政策」(Mexico City Policy)。

這是一項限制接受美國資金援助的海外非營利組織(NGO)提供墮胎服務和諮詢的政策,對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尤其深遠。川普當年以行政命令恢復該政策之後,使得許多提供墮胎或墮胎諮詢組織頓失金援,而不得不終止服務。

事實上,一項刊載於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 的研究發現,川普恢復「墨西哥城政策」後,部分先前接受美國援助的國家反而看到墮胎率上升,這很可能是因為這項限制,擴及致力於計畫生育的組織,以及讓事後緊急避孕藥的取得變得更困難。

在拜登簽署這項行政命令後,國外組織不再受到「墨西哥城政策」的援助限制,同時美國也恢復對聯合國人口基金(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Fund)的捐款。拜登新政府準備重整旗鼓,回到國際發展舞台,推行新政府的生育權利和性別平權倡議。

天主教徒拜登支持墮胎權 引天主教會爭論

然而,不意外的,拜登支持墮胎權的立場和上任後的快速行動,讓美國天主教團對他大為不滿。美國總主教瑙曼(Joseph F. Naumann)在拜登廢除墨西哥城政策後發表聲明,指出拜登總統就任後優先採取的行動之一竟然「是積極促進在發展中國家摧毀人類生命。這個情況令人痛心。」

在此之前,美國主教團在拜登就職當天就發表聲明,稱讚拜登是虔誠的教徒,不過也對拜登支持墮胎權的立場表達「極度關切」,認為這會「促進道德邪惡」。

在美國去年大選中,支持拜登和川普的天主教徒選民不相上下,比例約占一半。不過美聯社報導,美國罕見選出信仰天主教的總統,卻力挺墮胎權,讓美國天主教主教團面臨「困難複雜的局面」。部分專家指出,美國天主教主教團可能因此考慮禁止讓拜登領聖餐(Holy Communion)。

但是,對於和教會領導階層持異議的教徒來說,拜登作為國內最高官職的天主教徒,以及和他們站在一線持進步立場,讓他們充滿期待,希望拜登能和保守的教會高層在墮胎權、同性婚姻等敏感議題上進行溝通。

由天主教徒組成的支持墮胎權組織「天主教徒的選擇」(Catholics for Choice )主席曼森(Jamie Manson)說,她希望拜登能作為溝通橋梁,讓天主教教會領導和不同意部分教義的教徒之間,能進行「更好的對話」。她告訴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在很多議題上,天主教徒和主教持異議,可以看到很多複雜的道德議題,不管是在同性婚姻、避孕或墮胎上。」

事實上,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9年發布的一項民調,美國超過半數的天主教徒支持墮胎合法化,其中35%支持全面合法化,21%支持某些情況合法化。另外,根據支持墮胎權的生育健康智庫「葛特馬赫協會」(Guttmacher Institute)的一項研究,多數美國天主教女性表示,她們曾經採取避孕措施。然而,不管現實上教徒的立場,天主教會官方教義嚴格反對這些行為。

實現生育健康政策 保守教徒和最高法院仍是挑戰

即便拜登上任後,正於法規上逐漸推進墮胎權,但是現實中的挑戰不斷。醫療領域的天主教徒專業人士,可能聲稱根據其信仰拒絕提供服務,並稱這些行為是「宗教自由」,像是藥劑師拒絕給予事後避孕藥,或婦產科醫師拒絕提供人工流產服務。

另外,川普任內接連提名保守派大法官,讓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勢力不斷擴大,勢必對拜登想在任內推動包括墮胎權在內的生育健康政策議程構成挑戰。最高法院在去年7月就曾作出一項裁決,雇主可因宗教原因,選擇不將避孕措施納入員工的醫療保險方案。

美國新聞網站POLITICO引述拜登身邊的消息人士報導,保守派絕對優勢的最高法院可能意味著,拜登會以較慢的腳步以及更謹慎的法規制定過程,來推進墮胎權政策。

這名消息人士說,拜登政府「設計的戰略和政策,會讓他們盡可能處於強大位置,不僅可以提出新規則,也可以捍衛和維持它們」。

原始連結
相關新聞
向拜登政府喊話 楊潔篪籲中美恢復交往修復關係

葡萄牙國會通過安樂死合法化

擔心美台關係再升溫 北京想給拜登下馬威 沒想到先挨了美國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