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時代到來 歐洲期盼「伙伴關系新起點」

Barbara Wesel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歐洲對美國新任總統拜登滿懷期望:歐盟高層最期待的莫過於恢復跨大西洋關系。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向拜登提議建立新的“創始條約”以創造更美好的世界。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則表達了“美國重返志同道合的國家圈子”的希望。

這位德國人還提出了幾個雙邊新合作下可涉及的領域:為了保護氣候應該建立“綠色技術聯盟”,並針對排放交易進行跨大西洋合作;她也期待美國加入旨在公平分配疫苗的“新冠疫苗獲取機制”(Covax);在特朗普的社交網路賬號被封後引起激烈辯論的網絡監管議題上,馮·德萊恩希望建立一個“共同貿易與技術委員會”。此外她還強調:“幾個小時後,特朗普總統或將成為歷史。但他的支持者依然存在。”

歐洲正在希望與擔憂間游移。一方面,期望與華盛頓的關系正常化,早日修復跨大西洋關系;另一方面,歐洲也擔憂,面對陷入分裂的美國,拜登是否還能顧及外交政策,這對歐洲又將造成何種影響。

法國歐盟事務部長博納(Clément Beaune)心知肚明,“歐洲應該扛起更多責任”。他指出,即使拜登政府上台,戰略自治的概念也不會失去重要性。他表示,“歐洲應該自行定義其價值及利益。當然不是要與美國對抗,我們應該共同努力。”無論如何,他希望在氣候保護、安全和貿易政策方面能更好地合作,“這一伙伴關系需要一個新啟動。”

自主戰略不是髒話

法國總統馬克龍針對歐美關系所提出“自主戰略”這一概念,似乎是在外交政策上與柏林和華沙劃清界限。作為馬克龍的緊密盟友,博納試圖為這個概念做出解釋稱:歐洲當然不會忽視與美國或北約的關系,但是“美國將會繼續要求我們更自主,承擔更多責任,例如增加國防支出。”

在這個語境下 ,博納為備受批評的歐中協議做出辯護:“認為歐盟無權自行簽署協議,這是奇怪的想法。”他指出,該協議並非針對新任美國總統,“歐洲應該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在各個方面承擔責任”。

拜登政府上任後,法國政府似乎有意延續該國傳統,堅持提倡更多的歐洲獨立性,並對跨大西洋關系持審視懷疑的態度。

歐洲必須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歐洲外交關系委員會柏林辦公室負責人普爾吉裡(Jana Pulgieri)指出,歐洲應該果斷與特朗普政府徹底決裂:“經歷了艱難的4年,我們將再次團結在一起,並張開雙臂歡迎新任總統。”歐洲傳遞這一信息並表達積極合作的意願,在內政上對拜登也具有重要性:“我們不是附庸,時光也無法倒轉,但是我們必須向這個政府表明:歐洲致力於多邊主義,而且有意承擔更多任務。”

普爾吉裡指出,拜登面對龐大的內政挑戰,若歐洲能接手部分議題--例如臨近國家白俄羅斯局勢,拜登將對此表示歡迎。她說,“我們應該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問題的一部分。”普爾吉裡贊同歐洲建立一定程度的戰略自治,以借此成為更佳的伙伴。她指出,“法國擔憂歐洲的雄心再次沉寂。德國則對拜登的險勝以及美國可能不會永遠都在的認知感到不安。”她表示,有鑑於此,歐洲必須要變得更強大,並且更積極爭取美國這個伙伴。

在拜登上台後,歐洲首先應專注處理“簡單議題”並快速做出成績。普爾吉裡建議從氣候政策、伊朗談判、北約角色等方面著手:“夏初時北約將舉行峰會,屆時應該發出取得突破的信號,並提出一個新的戰略概念。”她表示,貿易政策是棘手議題,只能緩步邁進,至於歐中協議,“我們無論如何必須消除對華政策的不利開端。”

跨大西洋伙伴關系新游戲

歐洲議會綠黨議員比蒂科費(Reinhard Bütikofer)也認為,歐中協議的時間點並不理想:“我們應該有一個更好的起點。”他表示,這並不意味著要征求美國的同意,而是雙方在此議題以及其它許多問題上應共同合作。從戰略角度考量,歐洲人在面對中國時單打獨鬥缺乏意義,幸好目前還有充裕的時間能坐在桌前討論。因為協議將在歐洲議會批准後才能生效,在此之前仍有許多討論空間。

比蒂科費認為,歐洲未能及時向北京、華盛頓以及世界其它國家發出重要信號:“如今出現新局面,跨大西洋伙伴關系將復蘇。”除此之外,這名綠黨政治家認為,當前首要的議題是氣候政策,接著是貿易及安全政策,“我們必須齊頭並進。”

噩夢終結?

卡內基歐洲研究所的鄧普西(Judy Dempsey)指出,拜登政府為歐洲帶來的第一個轉變是“終結特朗普對歐洲的漠視”。她還表示,拜登了解歐洲,也很熟悉默克爾。鄧普西認為,歐洲在安全和防衛政策上將面臨更大挑戰,同時也有機會重新啟動有關核武器控制的談判。

歐中協議:對華政策的糟糕開端?

鄧普西提議應擴展跨大西洋關系,以便同其它民主國家更密切合作,與加拿大以至日本等國就安全、防衛和貿易戰略達成一致,對抗中國、印度和拉丁美洲。她預測歐洲可能會退縮,但隨著華盛頓和布魯塞爾重啟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協定(TTIP),西方國家將有更多活動空間,建立共同的透明度和投資規範、價值與規則。但她認為,只有當人們試圖了解是什麼因素推動另類右翼運動及民粹主義,並對社交媒體進行監管,才能真正擺脫特朗普帶來的噩夢。鄧普西指出,專制政權會利用網絡攻擊或資助此類運動來動搖民主: “特朗普政府展示了民主機構的脆弱性,同時也展示了其實力。至於特朗普會留下什麼樣的政治遺產,暫時還難下定論。”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Barbara Wes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