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時代的合縱連橫

石齊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示意圖/shutterstock)
(示意圖/shutterstock)

美國新總統拜登上台之後一個現象頗引起各方關注,即久久未跟中國領導人通上電話,直到農曆除夕那天。各種跡象顯示,他將主導的美國對華新戰略已初步成形,即棄打台灣牌,改打聯盟牌。

這個「對華○○聯盟」戰略形成的背景一為內二為外,內在背景是在各種因素輻輳下,美國不分朝野已形成強硬對華的共識,執政者不會過於拂逆民意;外在背景是從歐巴馬時代到川普時代證明,美國全力遏制中國並不成功,必須改弦易轍。

拜登當局因此琢磨出一個能有效遏止中國、降低中國對美國日增的威脅,又不致觸怒中國、避免讓美國與中國直面爆發軍事衝突危險的戰略思維:棄打台灣牌,改打聯盟牌,然而棄台灣牌易,改聯盟牌難。

難在哪裡?首先難在當前形勢與上世紀美國打聯盟牌與蘇聯進行冷戰時有很大不同。當時冷戰聯盟所以成功,一是雙方意識形態極端分歧對立,二是雙方陣營經濟互不往來毫無糾葛。如今的形勢,全球正在形成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經濟網絡,除了人權議題上中國與西方還存在較大分歧外,美國一向自詡的政經社治理體制,其光環早已褪色,還有多大底氣對中國叫陣?

其次,難在雙方經濟上難以脫鉤外,在全球議題如共同防疫與氣候問題上還必須緊密合作。美國又想對抗中國,又想尋求中國合作的算盤,邏輯上就打不成。

再其次,美國要拉攏的歐盟,本身就與美國存在著許多重大利益矛盾,雙方在伊朗問題,在北溪二號能源工程及在歐洲建立軍隊上,都有難以妥協甚至難以溝通的困境,相反地,在這些問題上,歐盟與中國並無瓜葛,反而還有共同的立場(伊朗問題)。不僅如此,歐盟與中國去年底剛簽訂《中歐投資協定》,雙方經貿科技合作的前景讓彼此高度期待。所有以上的形勢均迥異於上個世紀美蘇對立的冷戰聯盟,稍有智慧的政治人物不可能看不出來。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最早發聲,他去年6月在美國《外交》雜誌發表文章,談論中國、美國和亞洲的關係。他說,「中國越來越希望保護和推進其海外利益,並確保其在國際事務中應有的地位,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又說,「美國要嘛不顧一切遏制中國,要嘛就得承認中國已經是一個大國。」「至於新加坡等亞洲國家,並不希望被迫選邊站。」

類似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去年在獲頒亨利基辛格獎後發言,她呼籲西方國家應設法將中國融入世界多國體系並平等對待,而不是將她排除在外。至於法國總統馬可宏更是尖銳地指出,「聯手對付中國,恐使衝突爆發的可能性來到最高點」,「在我看來,這反而是適得其反。」

拜登想要與各國領袖一一通過電話拉他們「入盟」,看來難度不小。人類歷時21世紀版的合縱連橫,合縱並不易為,都是雙雙對對彼此合作尋求共贏的空間很大,中國一再表態,但看美國如何領悟了。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