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歐洲行後的麻煩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日內瓦舉行的美俄高峰會結束後,俄羅斯駐美大使安東諾夫於6月20日搭機返回美國,落實拜登與普丁兩位總統在會談中達成的共識,盡速恢復派駐雙方大使。安東諾夫表示,他願與美國營造「平等務實的關係」。但白宮安全顧問蘇利文旋即指出,如果俄方膽敢殺害美國支持的異議人士納瓦尼,美方必將啟動新一輪的制裁。但莫斯科當局毫不示弱,並表示俄國若遭制裁,必將反擊回敬!

這正是普丁一貫的硬漢作風,也是俄羅斯人不畏強權,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斯拉夫戰鬥民族精神之展現。過去21年普丁4次出任總統,一次擔任總理,他的領袖地位始終屹立不搖,支持率也居高不下,正是基於這種超絕的毅力與頑強的堅持。他不畏艱險險阻,不斷鼓勵俄羅斯人恢復民族自尊,在衰退中重振旗鼓,終能維持世界第二大軍事強權的地位,並堅持與美國平起平坐。

2014年3月18日,普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將原屬於烏克蘭,但主體居民透過公投要求併入俄羅斯的克里米亞合併,在3月21日將其歸為「俄羅斯聯邦區」,而黑海艦隊所在地塞凡堡也列入莫斯科與聖彼得堡之後的第三個「聯邦直轄市」。這一快速而果斷的行動,引起歐盟各國的震動,迄今依然堅決不予承認,卻終究是一籌莫展、束手無策。

在這次美俄高峰會面前,拜登曾向烏克蘭領導人表明絕不會犧牲其權益,但在與普丁的會談中,竟然對此事不置一辭,實際上則默認烏克蘭領土分裂、主權受損的事實,克里米亞已一去不返!這或許是由於拜登個人的溫和作風,但也反映了美國霸權地位逐漸式微的現實。

但拜登的歐洲之行卻非一無所獲。在告別前任川普總統的甩鍋和退群後,拜登正式宣布「美國回來了」,不但想要和歐洲各國重修舊好,也與G7及北約各國達成一些共識,同時還特別強調中國大陸的系統性競爭和潛在威脅。但是德、法等國也公開表達他們與中國合作而非敵對的立場,法國總統馬克宏特別指出,中國並非北約的戰略假想敵。這也反映出美、歐之間「和而不同」、「合中存異」的新趨勢。

對於拜登最大的挑戰卻是來自美國內部,尤其是川普的民粹遺緒與共和黨人的零和博弈。拜登提出高達2.25兆美元的大基建計畫,正面臨國會共和黨人腰斬式的阻撓,砍到僅剩下約1兆美元的規模,但拜登已表示拒絕此議,他願以1.7兆美元作為妥協標的。目前此一計畫仍有待持續的協商方能確定。

至於拜登原先提議的加稅籌款計畫,將企業稅調高至28%,則因普遭反對而可能調降回15%,並透過加強國稅局的執法力度以增加稅收,另外則是取消富裕家庭的遺產稅減免,以擴大財源。

但更嚴重的挑戰則是美國近期的經濟表現不如理想,5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高漲5%,為過去13年來最大漲幅。至於因疫情而不斷攀升的失業率目前仍高逾6%。至於美國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則從去年3月的4.2兆美元,惡化為今年5月底的7.1兆美元。這是拜登為了挽救疫情、大幅增加預算與濫發美鈔所帶來的苦果,也是美國人堅持美元霸權,唯美獨尊,對世人帶來的嚴重禍患。(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