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內閣:確實比歷屆美國政府更具多元代表性?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從左至右)耶倫(Janet Yellen)、奧斯汀(Lloyd Austin)、哈蘭德(Deb Haaland)
(從左至右)耶倫(Janet Yellen)、奧斯汀(Lloyd Austin)、哈蘭德(Deb Haaland)。哈蘭德是原住民,擔任內政部長

美國新總統拜登就職時伴隨他上任的新內閣,被形容為迄今為止最多元化的白宮團隊。

2021年,美國拜登內閣中可以看到以下「第一」:「中國通」華裔律師出任貿易代表、女性擔任財政部長、原住民女性擔任內政部長、國家情報女總監、拉丁裔國土安全總監、公開同性戀身份的內閣高官,等等。

新總統就職時的內閣任命是否多元化之所以重要在於其象徵意義。新政府上任伊始,首先要用行動昭示自身的意志、理念和精神。

俄亥俄州政治學教授溫迪·史穆斯(Wendy Smooth)對BBC解釋說,總統通過內閣成員的任命來釋放多重信號:執政理念、價值觀、政策導向,也是一種間接的認同標誌。

這種象徵意義即便沒有量化指標可以精確衡量,但它確實存在,而且會體現在政治生活的各種細節中。

回顧歷史,「多元化」這個理念是美國開國總統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200多年前組建首屆政府時定下的基調,埋下的種子。那是1791年,憲法裏沒有內閣、多元化這些詞,總統身邊一屋子坐的都是白人男性,但華盛頓很有遠見地把推動多元化這個理念植入了美國政治核心。

他認識到「顧問」的價值,他們術有專攻、各有所長,能在重大問題上指點他,也能提出不同的觀點。

自1993年以來,有11位總統任命過女性擔任內閣級別的職務,但任何一屆內閣在族裔和性別多元化方面都未曾達到跟美國社會相匹配的程度。內閣規模不固定,但大致在15人左右,過去30年來一直在向代表性更廣泛的方向演變,直到特朗普總統上任。

BBC記者利圖·普拉薩德(Ritu Prasad)翻出歷史,作今昔對比,分析拜登面臨的新挑戰。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Clinton cabinet
Clinton cabinet

1993: 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政府

克林頓就職當天,《華盛頓郵報》寫道,這位新民主黨領導人「組建了史上最多樣化的內閣:五名婦女、四名黑人和兩名拉丁裔」。

克林頓任命的「小企業管理局」局長長阿爾瓦雷斯(Aida Alvarez)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位被任命為內閣職位的拉丁裔。

Bush cabinet
Bush cabinet

2001:喬治·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

喬治·布什(又譯「小布希」) 的第一任內閣被《紐約時報》稱讚為「一支與克林頓總統相同,在族裔和種族有多元背景的執政團隊」。

布什當時任命牙買加移民之子鮑威爾(Colin Powell)成為該國第一位黑人國務卿。

之後,諾曼·峰田(Norman Mineta)擔任交通部部長,後者之前便被克林頓任命為擔任內閣職位的首位亞裔美國人。

布什又任命康多莉扎·賴斯(Condoleezza Rice)再次創造了歷史:第一個擔任國務卿,然後擔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黑人女性。 布什還任命了首位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Asian American and Pacific Islander )背景的女性趙小蘭(Elaine Chao)入閣,擔任勞工部長。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Obama cabinet
Obama cabinet

2009: 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

奧巴馬( 又譯「歐巴馬」)總統的第一任內閣被稱為「少數族裔主導」的內閣。

當時,他的領導核心圈子有七名女性,九名來自少數族裔和八名白人。 他任命蘇珊·賴斯(Susan Rice)成為第一位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黑人女性,埃里克·霍爾德(Eric Holder)成為第一位美國黑人司法部長。

Trump cabinet
Trump cabinet

2016: 唐納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政府

彷彿昔日重現,回到了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 又譯「雷根」)時代,特朗普的核心圈子明顯都是富有的白人男性,儘管白宮的女性人數比以前的共和黨政府多。

特朗普確實任命了女性擔任政府的其他職務,包括第一位出任聯合國大使的美籍印度裔妮基·黑莉(Nikki Haley),還有曾經在布什政府任勞工部長的華裔趙小蘭被特朗普任命為交通部長。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Biden cabinet picks
Biden cabinet picks

拜登的挑戰

拜登去年12月16日對媒體宣稱:「這個內閣將比(美國)歷史上任何內閣都更能代表美國人民。」他還強調「打破慣例的提名」。

比如,眾議員黛布·哈蘭德(Deb Haaland)出任內政部長,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擔任這個要職的美洲原住民;還有被任命擔任教育部長的波多黎各裔米蓋爾·卡爾多納(Miguel Cardona)。與奧巴馬相比,拜登有望組成更多元化的內閣。

回顧奧巴馬內閣,被寄望能真實反映美國形象的奧巴馬內閣,最後僅有七名女性,16名男性,並只有一名黑人國務卿。

但是,隨著不同的政治團體在競逐同樣職位,拜登所謂「歷史性」的內閣組成也招致部分陣營的憤怒批評。

當拜登任命勞埃德·奧斯汀將軍(Lloyd Austin)領導五角大樓時(第一位非洲裔國防部長),還有批評聲,因為他沒有選擇女性出任該職。

拜登任用兩名白人男子擔任國務卿和農業局長,分別是安東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和湯姆·維爾薩克(Tom Vilsack),受到平權團體非議,因為稱他們更希望拜登提名黑人女性擔任這些職務。

2020年的民主黨支持者不再滿足於少數族裔進入內閣。大選中支持拜登的團體都在敦促他履行承諾,否則他將承受政治後果。

Collage image, in front of red and white stripes showing notable female politicians
Collage image, in front of red and white stripes showing notable female politicians

為何女性及少數族裔難打入美國政壇?

為什麼在美國,女性和少數族裔需要這麼長的時間,才能去擔任決策制定者?

羅格斯大學「美國婦女與政治中心」的凱莉·迪特瑪(Kelly Dittmar)教授解釋說:「當我們在想如何去擔任決策者的角色時,其中一個方法就是當選公職。」

她又說,1916年美國國會有了第一位女性。但又過了將近20年,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 )任命了第一位女性擔任內閣職位——勞工部長弗朗西斯·珀金斯(Francis Perkins)。

但對於美國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美國人而言,擔任決策者的故事花了更長的時間。

1870年,第一位黑人在美國國會中就任,但直到1966年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 )任命羅伯特·韋弗(Robert Weaver),美國才在內閣中看到首位黑人。直到1968年,才有第一位黑人女性當選國會議員。內閣中的第一位黑人女性是在1977年——住房部長帕特裏夏·羅伯茲·哈里斯(Patricia Roberts Harris)。

在美國國防部、財政部和退伍軍人事務部這三個關鍵職位上,從來沒有女性擔任過首長職務。

迪特瑪教授說,在美國國防和國家安全事務上,關於男人和女人誰才有專業處理這些問題成見仍在。有民意測驗表明了這種分歧:直到1948年,美國才允許女性參軍。

奧康納和里根在白宮
奧康納2006年從高院大法官職位上退休。她是里根總統任命的第一位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

為什麼多元化的內閣很重要?

俄亥俄州立大學政治與性別研究教授溫迪·史莫斯(Wendy Smooth)解釋,這些任命是一種信號,傳達更廣泛的決策和價值觀,並與政策密不可分,也同時與認同感有關。

她說:「早期,總統表達問責制的方式之一是通過內閣選舉」; 「這些是展示政府意願、精神與價值觀的第一步。因此,這也有關認同:政府如何代表我們,如何願意與美國大眾相連結。」

迪特瑪教授說:「若你看到女人首次擔任國防部長,那是否會開始顛覆人們對男人在國防領域表現得比女人更好、更精通的印象?」

她認為是這樣,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