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勝利:同理心贏得總統寶座

Julia Mahncke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新冠疫情爆發期間,喬·拜登在面對選民時經常表達對新冠肺炎死者及其家屬的同情。迄今已有超過22.5萬美國人因新冠病毒喪命。

10月下旬,拜登在家鄉特拉華州威爾明頓市談及新冠危機時表示:"我要心與每一個不得不忍受痛苦,只能在視頻中向摯愛道別的人同在。他們無法與最親密的朋友、甚至是全家人一同在葬禮上為逝者哀悼。"

在美國總統大選選戰期間,拜登希望傳達與特朗普不同的信息。特朗普在疫情期間對美國人民表示,不要受到新冠病毒操控,無須懼怕病毒;拜登則鼓勵民眾戴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對於陌生人的悲傷也感同身受。因為拜登也曾經歷喪妻及喪子之痛,並因此兩度考慮退出政壇。

第一次是1972年冬天。年僅29歲的拜登決定參選,挑戰在特拉華州執政多年的共和黨參議員。他的家庭成員們加入了競選團隊,雖然經費有限,拜登仍贏得11月的選舉。但就在幾周後,一場悲劇改變了拜登的人生。他的第一任妻子內莉亞(Neilia)和一歲大的女兒Naomi死於一場車禍,兩個兒子Beau和Hunter也身受重傷。

當時拜登有意結束政治仕途,但最終被說服就任。他在醫院兒子的病床邊宣誓就職參議員。這名年輕的參議員開始往返於威爾明頓和華盛頓兩地。拜登的妹妹瓦萊麗(Valerie Biden)搬到他的家中幫忙照顧侄子,直到1977年拜登與第二任妻子吉爾·雅各布斯(Jill Jacos)結婚,兩人婚後育有女兒Ashley。

奧巴馬健保與喪子之痛

拜登第二度萌生結束政治生涯的念頭是在數十年後。2015年,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正與總統奧巴馬合作推行《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方案》(俗稱奧巴馬健保),該法案旨在讓成千上百萬低收入家庭也能得到醫療資源。在拜登為人民推動健保的同時,他的長子Beau因不敵腦瘤而病故。原本有意角逐2016年總統大選的拜登選擇留在家中花時間陪伴家人。

在他副總統任期結束的數日前,奧巴馬授予拜登總統自由勳章。奧巴馬當時曾說:"拜登的愛沒有偽裝,為無私地為公眾服務,對生活充分投入。"

美國正需要"慢喬"

美國密蘇裡州大學密西根分校傳播學教授麥金尼(MitchellS.McKinney)指出,民主黨沒有推選一名較年輕或非白人的參選人,而是提名拜登競選總統,這並不令人驚訝。

麥金尼表示:"關鍵是時機和大環境。是我們作為國家正在面對和設法克服的(問題)。"

他認為拜登是個"理性而且穩定,令人安心並富有同理心的"政治家,這正好與特朗普相反,後者揶揄拜登為"慢喬"(Slow Joe)。

麥金尼表示,拜登的勝利是一個明確的信號,"它表明了我們的國家對領導力的渴求"。"我們經歷了一次擺蕩,從一個最非典型、非傳統的總統,搖擺至一個最典型的總統。"

拜登因善於與意見相左者合作而聞名。得克薩斯大學政治學教授布坎南(BruceBuchanan)指出:"他是一個天生的議員,他在國會中任職很長的時間,與所有人都處得來。"

"很難在華盛頓找到一個真正討厭拜登的人。他在國會中享有良好聲譽,因為他多年來與共和黨保持很好的合作,而且他不是空想家,是個非常友善友好的同伴。"

在選舉前,部分共和黨參議員已經表示,若拜登當選總統,願與拜登一起合作。

執政後的阻力

視議題而定,為了拜登可能會陷入對共和黨讓步以及討好民主派的兩難局面。雖然他從未公開為"綠色新政"背書,但他所提出的應對氣候危機的計劃與綠色新政非常類似。

綠色新政呼籲美國國會提出十年國家動員計劃,推動低碳經濟,並且支持職業技能再培訓以及社會和環境正義。拜登的副手賀錦麗正是綠色新政的發起人之一。

政治分析家布坎南相信,若拜登"硬性推動氣候變遷、環境行動主義等議題,將會遭遇阻力",但另一方面,拜登是個"務實的政治家"。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Julia Mahnc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