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大龍旗7年 黑髮修到變白

曹婷婷/台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雲林北港飛龍團大龍旗的修復人員基於保護旗面,全程趴在架橋埋首修復,「脖子酸、腰痛是家常便飯」。(曹婷婷攝)
雲林北港飛龍團大龍旗的修復人員基於保護旗面,全程趴在架橋埋首修復,「脖子酸、腰痛是家常便飯」。(曹婷婷攝)

有95年歷史的「北港飛龍團大龍旗」,昔有「台灣第一旗」(見右圖,曹婷婷攝)封號,是目前台灣刺繡類織品文物中尺寸最大旗幟,文化部文化資產局2014年展開研究修復,因無照片、底稿可考據,修復團隊耗時7年研究、修復(見下圖,台南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提供/曹婷婷台南傳真),預計今年底完成。

「修復師一路從黑髮修到變白髮!」雲林北港飛龍團總幹事吳登興說,「北港飛龍團大龍旗」從塵封到再度問世,暌違半世紀之久,修復過程很辛苦,期待大龍旗再現風華,繼續流傳保存,未來成為重要古物。

95年歷史 台灣第一旗

大龍旗是雙面三角旗幟,重逾30公斤,尺寸各為673、535、454公分,主要材質為布、金蔥、繡線等,龍形立體刺繡為主軸,圖案半立體凸出,繡有巨龍、封神榜帶騎人物、海洋生物等,製作期間因黃金暴漲,繡莊不敷成本,前後歷經嘉義、台南4間繡莊才完成,至今仍流傳「台灣第一旗,車倒3間店」俚語。

1個龍首 要修50小時

大龍旗一問世,就被當時《臺灣日日新報》形容「全台第一大旗」,但也因每一出陣就耗損,1970年代後未再出陣。2013年被雲林縣政府登錄一般古物,旗幟共2面,此次修復1面,文資中心動員國內外逾30名專家投入,台灣常見30種傳統技法,大龍旗就運用26種,顯見大龍旗之於刺繡技法的重要。

文資中心指出,修復大龍旗的難度在於無前例可循,國外雖有更大面積織品修復案例,但非立體圖案,連國外專家也視為高難度;再者,大龍旗既大且重,需動用10多人翻面,且多已看不出原本樣貌,只能循褪色布料痕跡悉心比對,找出起針、收針處,模擬最初繡法和路徑再加以修復,煞費苦心。

修復人員說,光是1個龍首就花50小時修復,需全程趴在架橋埋首修復,確保不壓到旗面,「脖子酸、腰痛是家常便飯」。文資局長施國隆說,期待大龍旗修護案成為典範,進而逐步建立台灣織品文物修護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