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笑臉圖示威後/新加坡一人因「非法集會」被起訴,當事人嘆:星國只是外觀上先進

黃梅茹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加坡社運人士范國瀚被以「非法集會」名義起訴。(圖片來源/截自范國瀚 Twitter)
新加坡社運人士范國瀚被以「非法集會」名義起訴。(圖片來源/截自范國瀚 Twitter)

新加坡社運人士范國瀚(Jolovan Wham)曾在星國警局外,獨自舉起一張畫有笑臉的紙牌,才不過幾秒鐘的動作,卻讓他在幾個月後被起訴。

他被起訴的原因不在「笑臉圖」

范國瀚今年 3 月做出上述舉動,他聲稱當時自己這麼做,是為了支持先前遭警方盤問的兩位關心氣候變遷的星國青少年。兩人分別是 20 歲的男學生與 18 歲的女學生,他們各自在公開場合,獨自展示氣候變遷的標語,以示抗議,結果警方對兩人問話後,還沒收兩人的手機。

英國《衛報》報導,范國瀚隨後將自己在街上拿笑臉圖的照片,上傳到 Twitter 等社交媒體,結果警方直指他違反星國規範公共場所集會與遊行的《公共秩序法》,屬非法集會,他於 11 月 23 日在法院被正式起訴。若罪名成立,他將面臨最高 5,000 新加坡幣(約新台幣 106,490 元)的罰款。

這不是范國瀚第一次有案底,實際上,他今年已入監服刑兩次。根據《BBC》報導,他今年 3 月在社交媒體上發文,比較星國與馬來西亞的司法體系,後來他被判獲有「藐視法庭罪」,罰款一樣為 5,000 新幣,但他選擇坐牢一周以抵債。

他還曾因在一場活動中,邀請時任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透過視訊軟體 Skype 進行演講,被認定「非法主辦集會罪」成立。針對此事件,他今年 8 月拒絕繳交 2,000 新幣(約新台幣 42,596 元)的罰款,因此入獄 10 天。

'Hang in there! This madness needs to be called out! #smileinsolidarity pic.twitter.com/9urd7dL3Sv

— Jolovan Wham (@jolovanwham) November 28, 2020

(范國瀚近日刊出支持者傳來的打氣圖)

范國瀚點出新加坡的另一面

面對許多人常把新加坡視為一個進步國家,范國瀚認為在基礎設施方面,星國確實相當具現代化,他曾不諱言地對《衛報》表示:「在這個國家,很多人也生活在恐懼之中。」他接受《BBC》採訪時,也提及星國想把自己打扮成開放的國際化大都會,「現實不是這樣,它只是外觀上先進,但高度不容忍人民表達自我。」

新加坡政府一向以維持治安名義,嚴格實施公眾集會法令,法律也嚴明,民眾須事前取得警察許可證、在特定範圍內才可合法集會,且即便是一人抗議,也會遭到起訴。2018 年,表演藝術家 Seelan Palay 就曾因獨自舉鏡抗議,被關押兩周。

目前,新加坡唯一一個能合法示威的地點為芳林公園,該公園參考倫敦海德公園(Hyde Park)的模式,設立了一個「演說者角落」(The Speakers' Corner),不過目前這處「自由角落」已因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防疫管制措施而關閉。此外,星國的合法集會僅允許該國公民與永久居民參加,外國人一旦參與即觸法。

近期,范國瀚對《BBC》表示,陸續有 200 人傳來笑臉圖,為他打氣,圖上還附上 #smileinsolidarity 的 hashtag,他也將這些圖片上傳至個人 Twitter,他透露,其中不乏擔心被追究獲罪的匿名者。

有讚聲也有罵聲,范國瀚提及也有人批評他的作為,但他不認為這代表新加坡人都滿足於現狀。

新加坡近年除了收緊集會遊行限制,更於 2019 年 10 月上路《防止網路假訊息與網路操縱法》(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自此之後爭議不斷。因星國政府屢屢要求 Facebook 封鎖批評政府的異議人士粉專,Facebook 就在今年 6 月抨擊,星國此舉有抑制言論自由的風險。

資料來源:《BBC》、《The Guardian》

更多太報報導
言論自由真香?《BBC》探討與疫苗有關的誤導性「迷因」,遭上千外國網友圍剿
「你不喜歡我沒關係,我不會生氣也不會暴力」小學生寫11封情書、好人卡,讓大人自嘆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