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首都的驚聲尖叫和市政廳

·4 分鐘 (閱讀時間)

https://grinews.com/news/wp-content/uploads/2021/05/挪威首都的驚聲尖叫和市政廳.wav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Dr. Phoebe

「疾病、瘋狂、死亡都是我搖籃中的天使,從小跟隨我到現在。」(Edvard Munch)

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是挪威人口聚集最多地方,同時也是挪威的經濟和政治中心,其歷史可以追朔回維京海盜時期,從1040年開始就存在。過往時期曾是全歐洲最勝興的漁船貿易的樞紐,現在也成為全歐洲居住環境最優質的主要城市之一,同時一度攀上物價第二貴的城市,僅次於日本東京。奧斯陸是一個非常好駕馭,許多地方都值得慢慢玩的城市,今天分享兩個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景點,一個就是來奧斯陸非看不可的國家美術館Nasjonalgalleriet,另一個則是免費參觀卻非常值得一看的市政廳。

國家美術館中的館藏也預計在2022年會搬遷到新開的國家博物館,其中所有的作品也都會在國家博物館內展覽。由於國家美術館的正門正好在整修,國家美術館旁邊依然有好幾座非常精緻的雕像,便決定拍下來。旁邊也種了非常雅緻的花卉。

國家美術館原本創立的初衷是希望有一個能夠展現挪威新興文化和藝術的地方,尤其是和相較之下古典守舊的歐洲文化做反差。隨著時間過去,慢慢有越來越多作品加入,包括上萬件的繪畫和雕像等藝術品。自從疫情之後,現在一共有超過四萬件的館藏全都可以在線上免費瀏覽,方便你坐在沙發上就能檢視所有藝術家的大作。挪威畫家的作品大都給我一種沉重和寧靜感覺,因為篇幅關係,只挑了幾幅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來欣賞。

下圖為In the Wake of the Master,為Johan Christian Dahl之作。根據館內的介紹指出,Dahl被稱之為「挪威的風景畫之父,」其作品和畫風被不少日後的藝術家參考,以不多的色彩和不單純的畫風譜出挪威的風景。但卻準確的能抓住光線,讓賞畫者能夠感受到一股平靜。

除了挪威本國的畫家以外,國家美術館也收錄了不少名家的話,包括下圖莫內的Spring by the Seine塞納河畔之春,充分顯示出印象派的柔軟筆觸和畫風。

來到奧斯陸國家美術館,另外一位不能錯過的畫家則是Edvard Munch,下圖是他的作品Rue Lafayette, 1891。Munch是一名挪威籍的藝術家,在1889年到法國去和其他現代畫家交流,當初車水馬龍的巴黎成為許多藝術家筆下最愛的作品。據說Munch住的地方就是在Rue Lafayette上面,也是這幅作品的靈感來源,他用精簡又恰到好處的筆觸,讓你感受到巴黎的人來人往。

另外一幅Edvard Munch最知名的畫作The Scream(驚聲尖叫),則是吸引我去國家美術館的主要原因,好能見證這幅大作的真跡。其實Munch在做這幅畫的時候,剛好在夕陽西下時去散步,剛好看到被血染般的夕陽餘暉,彷彿大自然在尖叫著,於是便成為這幅畫的靈感來源。

不過大家在看這幅圖片時,總會把他和人類的焦慮和緊張的情緒做聯想。Munch應該沒想到,在兩百多年之後,那夕陽會被剔除,反倒是這張臉會被放置到幾乎人手一支的哀鳳表情符號上,然後不是被拿來思索自然界的驚聲尖叫,而是比較像現代人想表達情緒性的OMG或WTF。

館內同時也有畢卡索的大作,下圖為1927年畢卡索的Still Life,畢卡索以不同的幾何形狀來成為他作畫的基底,外加大膽的筆觸和畫風,引領了現代藝術的另一種風潮。

下圖則是挪威另一個知名的藝術家Arne Ekeland在1940年代的作品The Last Shot,同時也是身為共產黨的他的政治宣言。右邊崛起的人帶著武器攻擊左邊三個無助的人類,包括一個牧師、一個穿著軍服的軍人、以及一個代表金錢的人類,可說是資本主義底下的代表,也是Ekeland表示想要擊垮的對象。而雖說背後資本主義所代表的城市快要被擊垮,但前方共產主義國家正在興起,即將建立一個新興的社會。不過這時的Ekeland並不會知道,在這幅畫作被展現之後的五天,德軍將大舉攻入挪威,現在看起來極為諷刺。

接著來到距離不遠的奧斯陸市政廳Oslo City Hall(Oslo Radhus),也是我在奧斯陸印象最深刻的建築物。

奧斯陸市政廳由紅色磚頭所蓋成,其大小和中古世紀拿來蓋房子的大小差不多,這裡也是諾貝爾和平獎每年頒佈的地方,決定誰當選的地點則是在瑞典(

更多草根影響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