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保的快樂小時光6

楊曼芬
·3 分鐘 (閱讀時間)

我到底是個結了婚男人。 振保勉強下了個句點。偏偏煙鸝還興高采烈地帶著孩子們去了南美考古行。一去個把月。計畫行程時,個個眉飛色舞,沒有一個問他要不要同行。孤單的振保拿出當年聯考臥薪嘗膽的鋼鐵抑制力,克制撥手機給嬌蕊的強烈慾望,每天晚上放著周星馳無厘頭港片入睡,眉頭皺著遙控器掛在手上。

再也不行了、再也不行了。振保從淩亂的抽屜裡翻出老照片。是的,就是這張他手裡抱著老三,老大老二各趴著他左右腿的照片,拍照是正懷著老四的煙鸝。當時她要寫碩士論文,拿著兩張圖片給他參考,要他和孩子擺弄出一樣的姿勢。一張是日本殖民畫家鹽月桃甫批判霧社事件的的黑白油畫〈母〉,一張是鹽月學生許武勇的彩色追摩版,煙鸝要以自己的攝影創作再現兩位前輩畫筆下母性的堅韌精神。

搞不清楚霧社事件和他有什麼關係,但是振保很清楚地接收到煙鸝藉此傳遞︰勿忘她身為母親的頑強偉大。振保以父的身分重現母的體認,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尷尬。臉書貼上這張暗喻深陷困境的褪色照片,振保精心搭配一首Elvis Presley的No More~

Darling, I love you so, and my heart forever

Will belong to the memory of the love that we knew before

Please, come back to my arms; we belong together

Come to me; let’s be sweethearts again and then let us part no more……

振保在臉書日夜召喚著嬌蕊回來吧不要再分離。等著等著,等著嬌蕊來按讚來私訊,不意卻引來了曼璐和七巧和翠遠的三顆紅心。唉,振保嘆口氣,抬頭望著度假剛回來,坐他書桌邊正張大嘴巴啃著芒果的煙鸝,滿足的黃色汁液流了一嘴,彷彿初見她生了老么後陰道流出的濃稠分泌物。

記得勉強挨到煙鸝做完月子那一晚,振保饑渴難耐地爬上床竟然被產婦惡露嚇到不舉,正尷尬著呢喃怎麼會這樣,煙鸝淡然起身,溫柔又堅定地說︰

「沒關係,吳振保,既然兒子生了,我就幫你預約了泌尿科結紮手術。」

明知煙鸝很自私,如願生了兒子就要斷了他雄偉的性機能,原來他只是煙鸝炫耀肚皮會生子的工具?振保忿恨卻沒有膽量說不,從那一刻起,煙鸝當就預知未來的必然,理解如同被閹割的振保一連串性與愛的冒險僅是卑微的反抗,所以明知卻視若無睹。振保撇過臉,往者已矣,來者可追,他決定從宇宙重新回到滑世代,低頭再刷他的存在感,一個長髮女子跳進眼瞼︰

哇同學,好久不見,怎麼還是這樣漂亮?(振保用力按一個大鋼鐵手讚)(全文完)

後記

這是一篇實驗性小說,原本只是針對臉書和line「社交媒體」研究的小報告,從而發現這類美其名為社交媒體穿梭在「浮誇虛實」間的弔詭與無所不在的「無邊界」情慾流動,遂改編成小說,刻意以張愛玲小說中人名置入,只是取其背後隱藏的符號涵意,張迷切莫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