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同異性戀者 你們敢出櫃嗎?

政事觀察站

作者:王大師

 

本週五,也就是3月24日,備受矚目的同婚釋憲案,將會招開憲法法庭的言詞辯論。當日肯定會引起同志與非同志圈的熱議。先講本人的觀點,我主張同性戀者擁有所有異性戀所享的權利與義務。然後本人要在雅虎專欄這「宣布出櫃」!

沒錯,我宣布我「恐同」。對的,我雖然不反對同性戀生活型態,但我害怕目睹同志行為。我難以接受同志人士在我面前親熱,但我不會主動打擾他們,我會繞道而行,我會避而不見,我會裝模作樣,我更不希望我的子女為同志。當然,如果他們是,我照樣會提供無條件的愛,盡量吧。

這就是本人對同志的態度,我也直覺認為,如此對同志表面「挺到底」,臉書內到處貼彩虹旗的自由派,多半也是心中恐同,外表寬容。他們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讓別人孩子當同志,自己則還想抱個有血緣的金孫。這就是人性!

美國一位脫口秀藝人說過,「我不相信有鬼,但如果看到阿飄會嚇到屁滾尿流」(I don’t believe in ghosts, but would scare shitless if I saw one)。同樣道理,台灣近來之所以會興起挺同潮流,多半源於好萊塢與左派政治圈的炒作,然一旦知道自己或子女有同志傾向,可能就會「嚇到屁滾尿流」。

因此我很佩服兩種人,一種就是真正的同志;另一類則是護家盟族群。最看不起的就是跟著瞎起鬨,把同志當作衍生性金融商品炒作的異性戀者。前面兩者都在主流社會的價值中,敢逆流而上,值得敬佩。

一直到如今,如果不是在同志遊行中取暖解放,同志人士幾乎不敢在大廳廣眾之下親熱。不要說親熱,連牽個手都會躲躲藏藏。

我敬佩他們,因為知道這類生活型態有多困難。同志人士要忍受包括像我這種外表支持同婚人士的眼光。我認識部份同志圈的人,他們的遭遇都不順遂,甚至親自目睹有人因此輕生。

由此可見,如果有前世今生,那些敢選擇投胎當同志的人,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才敢挑戰這社會禁忌。因為那些自稱「支持同婚」的社運炒作者,跟你們說,他們很多人也很「恐同」,只是支持同志很好賣形象罷了。

我很有實驗精神,前幾週在一個社運圈開的趴中,與一位專門收集「社運集點卡」的覺醒青年有短暫攀談,在幾輪的你來我往後,隨即問道如果有小孩,他是否希望他(她)是同性戀。這位原本趾高氣昂的覺青,失常的語塞片刻後,就被其他人的對話打斷。我直覺認為他鬆了一口氣。

至於我,我支持同婚,但我不會希望我本人,或是我的子女成為同志,因為這種生活:「too damn hard!」

因此真正的同志人士,值得我的尊敬,也希望這社會對同志能更友善。但當晚的覺青我則嗤之以鼻,雖然我知道他從反大埔、反服貿,一直到同婚等社會運動,無役不與,甚至可拼滿一幅「社運清明上河圖」。

另一個值得我尊敬,本人卻反對的是護家盟;他們的價值反社會趨勢,反主流意識。在臉書社群中為弱勢、小眾,在年輕人圈子中,說出自己是護家盟支持者,肯定會被精神阿魯八到爆。但他們就敢大聲的支持這信念。與上述那位正義覺青相比,護家盟需要更多的勇氣。

這就來到目前的社會氛圍了,我認為多數人只愛「跑趴式」的跟社會議題,但從不持久,自己多半也不是議題當事人。就跟六四天安門事件時,多數抗議人士為涉世未深的大學生一般。

當時,中國多數人民(農、工、商與中產階級)理論上對此運動是冷淡的。主因當時的大陸因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享有實質經濟果實。多數人要的是電冰箱與個人電腦,而非「德先生與賽先生」。

但多數大學生因受美國特務機構,與國內西化政客鼓吹,讓大陸的民主進程反倒退多年。而當時的知名民運人士,卻一路吃香喝辣,不但收受外國勢力的經濟補助,又獲得學運領袖的美名,然他們對中國大陸近30年來的社會發展與去除赤貧上,可謂貢獻極度有限。

同樣的道理亦可在美國的1960年代觀察,當時年輕一代因不希望參加越戰,舉行一次又一次反戰遊行,訴求皆以和平、正義、博愛為口號。他們反對美國介入越南的內戰,許多示威現場因抗議過度激烈,而導致諸多流血事件,最有名的為Kent State University的鎮壓,4位大學生被警察射殺身亡。

社會學家在多年後進行調查,訪問當年主張人權的「反戰份子」,詢問示威遊行的真正動機,居然發現眾多所謂的人權主義者,只不過是不想犧牲生命打仗,且樂於在混亂中製造更多的混亂,享受失序的快感。

當學者詢問對戰爭的看法時,很多參與人士竟認為倘若可不入戰場,會趨於希望美軍獲勝,成功的用戰爭暴力壓制北越勢力,重建美國於亞洲的霸權。當時示威所喊的人權與博愛,不過是為規避戰爭危險與製造混亂的藉口罷了。

回到台灣的同志婚姻問題,首先該釐清的是,究竟台灣這股挺同志潮流,是為了反傳統、反儒家文化與反舊國民黨勢力的政治訴求,還是真正設身處地的想幫同志解決問題?因為解方會大不同。此外,挺同的人士,是否能夠給予反同的社群同樣的言論空間?

或許社會再歷經更深一層的內省後會發現,自己不是在對抗世界,而是在與內心的矛盾交戰,外境只是浮出這實相的媒介,成為每個人的內視鏡。我則照到自己恐同的心態。

那挺同的異性戀者,是否也該出櫃了呢?因為這裡才需要真正的勇氣,而非臉書上的貼紙,與嘉年華中的丁字褲。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