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網路就是掌握權力!史諾登:如果反對政府審查 為何接受社群媒體這麼做?

洪培英
·6 分鐘 (閱讀時間)

「我們確實觀察到懷疑論者,還有政治光譜不分左右都遭到消音」史諾登和獨立記者葛林華德憂心,拜登政府可能讓該情況更加惡化。(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自Glenn Greenwald)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凸顯各種社群媒體亂象,對某些候選人不利的特定報導及討論疑遭禁止轉發甚至屏蔽,使人驚覺矽谷巨擘對社群平台的審查(censorship),已嚴重威脅網路自由。

流亡俄國的大規模監控吹哨人史諾登(Edward Snowden)認為,這些審查的目的與其說是保護民眾免於傷害,不如說是「競逐權力」,而掌控網路影響力,就是掌握權力。

政府、媒體與網路平台供應商形成一個三角共犯結構,美國知名獨立記者葛林華德(Glenn Greenwald)指出其含有兩種「壟斷」,一是政府和媒體亟欲壟斷話語權,二是科技企業壟斷網路平台,而矽谷在執業與生意上都受制於政府,因此構成對異議者不利的環境。

「大部分人都會對政府管制言論感到不安」史諾登接受葛林華德訪問時表示,「然而,如果你不信任政府做這件事,為何你就能信任網路公司?」

政府與矽谷只隔一道「旋轉門」

2013年史諾登揭露美國政府大規模監控「菱鏡計畫」(Prism Program),參與者包括微軟、谷歌、臉書、Youtube、蘋果等等,至今政府仍是許多網路公司的大客戶。

根據科技新聞網站《NextGov》,美國中央情報局上週與亞馬遜網路服務(AWS)、微軟、谷歌、IBM和甲骨文(Oracle)簽署5年商用雲端運算合約「商業雲企業」(C2E),該合同價值約數百億美元。

「當政府不只是你的『大戶』,同時還有權力讓你關門大吉、改變你做生意的方式,網路公司就必須聽從政府指示,並與之保持良好關係」史諾登說。

值得注意的是,史諾登所謂的「政府」並非指隨選舉上下台的政務官,而是事務官,因為他們才是真正長期打點和網路企業合約的人。

歐巴馬時代國安局長在亞馬遜任職

史諾登用「旋轉門機制」解釋政府部門和科技公司的關係有多密切:企業樂於高薪聘僱CIA、國家安全局(NSA)和五角大廈退休人員,(Keith Alexander),而當政治環境變得比較友善,例如發生政黨輪替,企業便釋出這些人,讓他們回政府機構就職好開始「報答」公司。

史諾登認為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亞馬遜聘僱前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的國安局局長亞歷山大(Keith Alexander),而他正是負責規劃大規模監控的資深官員之一。

不相信政府,卻能接受網路平台審查?

「美國人相信──或應該相信──美國是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並反對由政府界定政治言論的界線」史諾登說,「那麼為何將這項權力交給網路公司,為何拜託(臉書執行長)祖克伯(Mark Zuckerberg)這麼做?」

史諾登認為,美國政府至少4年或8年還會透過選舉換一次領導人,企業卻沒有這種穩定的輪替機制,在他看來,公司並未比政府更值得信任。

史諾登直言,言論自由危機一直存在,惟攻擊名目不斷變化,從40、50年代的共產主義、911事件後的恐怖主義到現在的法西斯主義。

「以前人們說,我不是恐怖分子,我不需要擔心我的隱私權會被侵犯」葛林華德點出許多人的心態,「現在人們說我不擔心網路審查,因為受到審查的都是種族主義者、新納粹、極端分子和仇恨言論」。

政府藉由打擊激進言論逐漸侵蝕民眾言論權利

然而,史諾登指出儘管美國法律明文禁止某些激進言論,「那些聲稱自己擔心這些發言的人,例如利益團體,卻多半不會對發言者提起訴訟、讓他們付出司法代價,而是要求網路公司移除這些人(的言論或帳號)」。

考慮到廣告收益,網路公司通常願意讓步,此舉也廣受歡迎,因為「確實有許多人惡劣到極點」,這點史諾登毫不否認。然而,政府也會趁機利用這些人當宣傳樣板,要求民眾讓渡權利。

例如拍攝兒童色情影片,儘管狹義上他們對國安並無立即危險性,也沒有能力開發深具威脅的軍武技術,卻是最好的「零和模式」說客:要嘛賦予政府更多權力,要嘛坐視你的孩子受傷。

CIA把美國總統當宣傳策略,歐巴馬勝任愉快

史諾登表示,大規模監控從前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Bush)一直持續至今,但在歐巴馬時代尤其顯著,包括他自己在內,多名吹哨人因《間諜法》(Espionage Act)遭起訴。

因此葛林華德憂心,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廣用歐巴馬人馬,將使情況再度惡化。

葛林華德根據維基解密(Wikileaks)揭露的一份2010年CIA文件〈紅色細胞備忘錄〉(Red Cell Memorandum)解釋為何CIA等情報單位如此痛恨川普並熱情護駕拜登。

該備忘錄討論,如何以時任總統歐巴馬的形象及人氣,推銷美國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爭,以免反戰輿論在歐洲凝聚為有政治力量的反對派,尤其是在德國和法國。

川普不願配合當「宣傳工具」

葛林華德認為CIA將總統視為「塑造美國形象的工具」,歐巴馬亦相當勝任,反觀川普「既無法也沒意願」美化美國頗富爭議的行動,甚至乾脆把檯面下的事搬到檯面上做。

2017年川普在白宮接待埃及獨裁者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惹火華府外交圈,認為這不符合「美國價值」,彷彿美國從未與獨裁者打過交道。

「你不該邀請塞西去你家吃晚餐,你應該在國旗下發表關於人權和自由的動聽演說,然後再秘密送錢和武器給他」葛林華德譏諷華府菁英,並指「川普打破的不是什麼華府原則或道德準則,而是華府的『宣傳策略』」。

更多信傳媒報導
新北市政體檢5》三環六線財政負擔重加上捷運、開發案延遲 侯友宜為錢傷腦筋
公費醫師服務延至10年》公費醫師:「4原因」不改善...偏鄉一樣留不住人
中國被取代!印度工資低、內需大、補貼多 成為台商投資首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