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探「世界最幸福國度」:自以為憂鬱的芬蘭人,到底哪裡「快樂」了?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世界各國政府因應新冠病毒疫情實施社交距離限制時,要求民眾在公共場合必須與彼此相隔1.5至2公尺之遠,熱愛與人保持距離的芬蘭人因此開始流傳一段笑話:「我們為什麼不能保持平時的4公尺?」

芬蘭人普遍覺得自己的國人是憂鬱與內向的民族,人均覺得自己有「社交恐懼症」,早在疫情大流行之前就掌握了排隊的社會距離,認為與人相隔至少幾公尺,才是對他人自我空間的尊重。當地還有一句流行的諺語是:「樂極總會生悲。」(Happiness will always end in tears.)

但是芬蘭已連續4年被聯合國(UN)評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上個月20日「國際幸福日」發布的最新「2020年世界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出爐,使一些「自以為憂鬱」的芬蘭人不可置信地問:「真的假的?」

芬蘭作家兼脫口秀喜劇演員林德斯特羅姆(Jukka Lindstrom)說:「蟬聯4次(第一)實在太誇張了。」他說,芬蘭的天氣「每天都像倫敦最糟糕的天氣」, 「在我們的歷史上肯定發生過某種事情,使我們民族這麼沒自信,總覺得自己像隻敗犬。」

什麼是幸福?

聯合國「世界幸福報告」由蓋洛普(Gallup)民調公司對95個國家/地區超過35萬人抽樣採訪所得,排名不是基於收入或預期壽命等因素,而是基於人們的感受,請受調民眾以10分制評價自身的幸福感。

「我們認為,這些主觀或自我評估是判斷生活好壞的更可靠方法」,南韓KDI公共政策與管理學院(KDI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and Management)教授、該報告的共同作者王順(Shun Wang,音譯)說道。

民眾自行評分的問題包含「昨天你微笑或大笑了嗎?」、「昨天你了解或做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嗎?」、「昨天你一整天都受到尊重待遇嗎?」提問還與人際信任有關。研究人員發現,認為警察或陌生人「很有可能」歸還丟失錢包的人們,其自我幸福評價得分平均較高。

問題設計包含了研究人員認定的幸福六大因素: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預期健康壽命、社會救助、人生抉擇的自由、貪腐程度以及慷慨大方程度。透過問題回答的數據,研究人員歸納出各國人民在這六大因素的自我評分,王順說結果令人挺驚訝,東歐部分地區儘管收入水平相對較高,但幸福排名卻比預期還低;南美的情況恰恰相反,收入水平相對較低,但幸福感卻比想像得還高。

台灣在這份最新報告中排名第19位,是排名最高的亞洲國家,疫情防控得宜增加了台灣人的幸福感。與中國、香港、南韓、日本相比,台灣人均新冠病毒感染率最低。這與台灣吸取SARS防疫經驗,政府反應迅速、個人防護裝備等資源分配得宜、政府訊息透明傳達、民眾自我防護意識高等因素相關。

芬蘭,為什麼是世界最幸福國度?

在社會相對平等的芬蘭,人們往往不會有相互比較的競爭壓力。赫爾辛基大學(University of Helsinki)哲學教授考潘平(Antti Kauppinen)指出:「人們在社會比較下,往往會表現得很好,這種比較從教育就開始了。但(芬蘭)人人都有受到良好教育的機會,收入和財富差異相對較小。」

居住在赫爾辛基郊區的奧地利建築師普菲斯特(David Pfister)說,他認為芬蘭人是知足的,但很難說他們是否真的感到快樂。普菲斯特的妻子說:「生了小孩使我們生活更幸福了。」49歲的另一位當地居民貝利尼(Janne Berliini)說,他確實過得蠻高興,「我有工作,生活基礎都在軌道上。」

雖然芬蘭人不敢置信,但芬蘭再度蟬聯世界最幸福國家。(AP)
雖然芬蘭人不敢置信,但芬蘭再度蟬聯世界最幸福國家。(AP)

雖然芬蘭人不敢置信,但芬蘭再度蟬聯世界最幸福國家。(AP)

芬蘭人民對生活的期待較為現實,于韋斯屈萊大學(University of Jyvaskyla)語言學教授波約寧(Sari Poyhonen)說,芬蘭人收穫超出期待的成果時,通常會表現出謙卑的態度,寧願自嘲而不會吹牛。她說,芬蘭人是保持幸福秘訣的專家。

自謙例子比如,今年榮登全球最幸福國家的消息,幾乎沒有被芬蘭新聞媒體大篇幅報導。芬蘭日報《晚間新聞》(Ilta-Sanomat)在第19頁才刊登一個短篇幅報導,寫道:「芬蘭仍然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

排名前10位的所有國家都在歐洲,包括冰島、挪威、瑞典、丹麥等其他4個北歐國家,與排名第14位的美國相比,抱持不同的政治哲學。美國的排名低於這些國家,可能是因為2020年該國民眾仍受到社會衝突、吸毒成癮、無法獲得醫療保健和收入不平等問題影響。

不完美,但確實擁有別人沒有的幸福

芬蘭遠非完美國度,該國極右翼民族主義正在崛起,失業率達8.1%,比歐盟的平均失業率7.5%還高。

但是,芬蘭也確實有很多值得效仿之處:該國公立學校教育重視的不是競爭,而是合作與遊戲,大學是由政府支付學費,教育品質被視為全球第一。芬蘭的全民醫療保健系統也相當優質,是掌控疫情最佳的歐洲國家之一;防疫專家認為,這是因為芬蘭人對政府有著高度信任,也幾乎沒有抵制政府的限制活動措施。

芬蘭被評選為「2018最幸福國家」(AP)
芬蘭被評選為「2018最幸福國家」(AP)

芬蘭被評選為最幸福國家(AP)

芬蘭第一大報《赫爾辛基日報》(Helsingin Sanomat)國際新聞記者阿托科斯基(Heikki Aittokoski)說,在去過英國、不丹、哥斯大黎加、波札那、丹麥和美國等國家研究「何謂幸福」之後,他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收穫,此前認為理所當然的芬蘭平淡生活,原來是那麼可貴。

例如,芬蘭人的彼此信任。每天早上,在赫爾辛基很常見到7歲以下的孩子背著背包獨自走路上學,孩子與家長們自覺超級安全。阿托科斯基說,這些日常小事體現了芬蘭人的幸福,「我們確實做對了一些事情。」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破碎的夢土:歐洲國家利用高科技工具監控難民
相關報導》 「日本享有國家主權豁免」南韓慰安婦第二起對日索賠訴訟,遭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