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孕婦墮胎藥物,竟面臨三年監禁重罰!波蘭「墮胎夢之隊」成員首遭起訴

·5 分鐘 (閱讀時間)

波蘭一名女權運動者因為將墮胎藥寄給一名求助的孕婦而被起訴,恐面臨三年有期徒刑。波蘭嚴苛的墮胎法令讓許多女性擔憂、恐懼,因為他們無法主宰自己的身體。墮胎權倡議團體發起串連活動,希望國際輿論向波蘭政府施壓,同時吸引外國捐款,讓他們繼續幫助女性墮胎。

《衛報》(The Guardian)報導,擁護墮胎選擇權(pro-choice)的女權運動者維申茲卡(Justyna Wydrzyńska)是「墮胎夢之隊」(Aborcyjny Dream Team,ADT)成員,她提供孕婦墮胎藥因而被起訴,罪名是非法協助墮胎。她是第一名被起訴的墮胎權運動者。下週維申茲卡必須出庭受審,若被法官認定有罪,她最高可能被判處三年徒刑。

2022年1月26日,波蘭華沙一群女權運動人士在憲法法院外舉標語抗議嚴格的墮胎禁令(美聯社)
2022年1月26日,波蘭華沙一群女權運動人士在憲法法院外舉標語抗議嚴格的墮胎禁令(美聯社)

2022年1月26日,波蘭華沙一群女權運動人士在憲法法院外舉標語抗議嚴格的墮胎禁令(美聯社)

波蘭是保守天主教國家,多年以來擁有歐洲最嚴格的墮胎法令,2021年1月27日波蘭最高法院關於墮胎的憲法裁決生效後,波蘭數百萬女性幾乎不可能合法終止妊娠,只有孕婦面臨生命健康受到威脅,或性侵、亂倫懷胎的情況才能墮胎,女性的生育權與墮胎選擇權被嚴重侵犯。而且,維申茲卡提供墮胎藥這件事其實發生在2020年2月,早在憲法裁決生效以前。維申茲卡說:「我可能會像其他人一樣被處六個月緩刑,或者他們想要殺雞儆猴,把我關進監牢好幾年。」

另一名墮胎夢之隊的成員博娜契柯(Natalia Broniarczyk)說:「我們知道這樣的事情會發生。我們的工作一直是公開的,從不躲躲藏藏。」墮胎夢之隊一直以來小心地跟著波蘭的規範走,根據法令,僅有「提供墮胎手術」者將面臨刑罰。

為了迴避規範,墮胎夢之隊將孕婦送至外國墮胎。團隊成員葉林茲卡(Kinga Jelińska)在阿姆斯特丹活動,她指出「懲處協助墮胎者」的法令,要追溯到1990年代,「在當時,墮胎手術是墮胎的唯一方法,所以法條明確點出了醫師的參與。」在外國,孕婦可以合法取得最常見的墮胎藥物米索前列醇(Misoprostol)和美服培酮(Mifepristone,又稱RU-486),因此,墮胎夢之隊無法被指控「直接協助墮胎」。

但是在2020年2月,維申茲卡直接將自己擁有的墮胎藥物交給一名孕婦。這名女性當時已經懷孕12週,而且身處家暴環境,她曾試圖前往德國接受手術,但被丈夫阻止。該名女性的經歷與維申茲卡相似,因此在接獲聯絡時,她不加思便提供協助。維申茲卡補充,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也開始影響歐洲,波蘭郵政機構公告,說國際包裹運送可能延遲,「快沒時間了」。

然而,就在維申茲卡的包裹寄抵求助女性住處的那一天,警察也到了,據稱他們獲得女子丈夫通報。在那之後,警方調查引發的壓力讓孕婦流產了。一年多以後,警察出現在維申茲卡家,沒收她擁有的藥物和電腦,甚至帶走她的孩子。維申茲卡打趣道:「我猜這就像是意外懷孕。我第一次冒險就遭殃,被起訴了。」

11月1日,波蘭華沙民眾上街抗議嚴苛的墮胎法令(美聯社)
11月1日,波蘭華沙民眾上街抗議嚴苛的墮胎法令(美聯社)

11月1日,波蘭華沙民眾上街抗議嚴苛的墮胎法令(美聯社)

維申茲卡投入墮胎權運動的時間超過15年,她創建波蘭第一個墮胎聊天室,使用者可以交換資訊,包括僅存的安全墮胎設施。2019年起,維申茲卡開始與墮胎夢之隊一起活動,該團體不僅協助婦女墮胎,也致力於除去墮胎的汙名。

為了聲援維申茲卡,墮胎夢之隊發起「#我是尤斯蒂娜 #IamJustyna」串連活動。尤斯蒂娜是維申茲卡的名字,活動網頁簡述維申茲卡生平、她如何幫助想要墮胎的女性,並說明波蘭女性面對的墮胎高牆,鼓勵網路使用者利用主題標籤分享這些資訊,吸引國際關注。

葉林茲卡表示:「墮胎禁令使需要幫助的人遭到孤立,讓他們感覺孤立無援。我們希望讓他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讓他們知道還有我們、朋友以及家人可以依靠。」博娜契柯說:「我們鼓勵人們傳這樣的訊息給朋友:『如果你需要墮胎,我會幫助你。』同時,我們也希望政府會被施壓,我們則得到國際支持,以及資金。」博娜契柯補充:「墮胎需要錢。」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政府手上沾滿鮮血!」雙生兒胎死腹中也無法墮胎 波蘭37歲婦女不幸過世
相關報導》 缺乏羊水也不能墮胎!波蘭30歲孕婦敗血性休克死亡 憤怒民眾上街抗議嚴苛法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