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野生小雨燕! 一場人與自然拉鋸戰

台東縣 / 採訪/撰稿

人類的活動和大自然存續,會不會演變成一場拉鋸戰呢?台東縣政府正在進行體育館的整修工程,因為屋簷有大量小雨燕築巢,因此,縣府在附近為牠們打造15個小屋,將小雨燕的雛鳥遷移過去。原本是一片好意,不料卻干擾鳥類原本的生活,估計雛鳥已死亡近百隻,仍有100多隻接受緊急安置,這是一場為生命搏鬥的救援行動,保育人員如何為野生動物,築起一道溫柔的保護網,透過鏡頭一起來看。

動物醫院裡,照養員廖朝盛帶領志工,正親手哺餵61隻小雨燕寶寶,這是台東野灣野生動物醫院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雛鳥救援行動。4天來,200多隻幼鳥,有的搶救無效,有的生命垂危。這個紙箱是傷鳥的加護病房,脫水嚴重、無法進食,小小的生命正和死神拔河,整起事件,得從6月11日,台東縣立體育場啟動翻新工程說起。

根據野生動物保育法,台東縣政府教育處的不當作為,將面臨6到30萬元罰鍰,但迫在眉睫的,是該如何讓失親失家的幼鳥存活下去。6月11日,移巢當天,218隻小雨燕被裝進桶子裡,放進巢箱,隔天幼鳥情況急轉直下,甚至奄奄一息,台東縣政府緊急救出,將牠們送往車程1小時遠的池上鄉野灣動物醫院。

診療室的地板上,擺滿裝著雛鳥的箱子,醫療人力和物資緊繃,獸醫不得不做出艱難的抉擇,為瀕臨死亡的小鳥進行人道處置。小小的鳥兒蜷縮成團,纖細的絨毛,遮不住瘦弱的身軀,照護量能緊繃,野灣醫院只好聯繫全台各地鳥會,陸續分批送出85隻狀況穩定的小雨燕,期待為牠們帶來一線生機。

小雨燕屬於特有亞種,在台灣原生的雨燕當中、體型最小,常見於低海拔區的上空,與人類生活範圍重疊。一般人對牠們欠缺了解,也讓牠們的生存瀕臨危機,人類的活動範圍不斷擴張,與野生動物共處摩擦不斷,而這類緊急救傷行動,早已是野灣醫院的日常。前往台東市區,民眾通報有一隻大型野鳥黑冠麻鷺,整個下午趴臥在地上動彈不得,受傷情況不明。

從台東市區回到野灣醫院,車程長達1個多小時,這條路卻是整個花東地區、野生動物救命的唯一選擇。過去野生動物救治單位,全台灣只有3處,分別位在台北市立動物園、南投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和屏東科技大學的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東台灣儼然是大缺口,直到2020年野灣成立,才化解東部的困境。

救傷人員返抵醫院時,天色已黑。獸醫師林宇璇和照養員吳佳瑾,是野灣動物醫院的創始團隊成員,他們在屏科大動物收容中心工作而結緣,並立下宏願,要為東台灣的野生動物築起一張安全網。評估傷鳥已經失去下肢知覺,無法停棲在樹上,形同喪失野外生存能力,醫院無力復原,只能人道處置。

野灣是東部地區救傷前哨站,也扛起失親小動物的養育和野放重任。6月16日,救援第5天,院內小雨燕僅存56隻,但復原情況逐漸穩定。小生命得以倖存,最終回歸自然,是野灣人最大的心願,人類與自然,如何共存共好,這段學習過程或許漫長,但是開始永遠不嫌晚。而野灣就像一座燈塔,照亮回歸山林之路,陪伴動物們一起走。

點我看更多華視新聞>>>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