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動脂肪山

邱海靖
·2 分鐘 (閱讀時間)

話說三十六歲那年,我加入新公司當主管,以為可以大展鴻圖;未料,已被視為大叔的我,管不住幾個年輕下屬,上班變成精神折磨,半年後我受夠了,決定辭職。心血來潮報名各種運動訓練班,務求填滿待業的每一天:乒乓球、壁球、羽毛球、社交舞、太極,最後愛上網球,世界從此不一樣。

那時候住在香港,我家樓下就是維多利亞公園網球場,除了找教練上課,我結交一群球友,一周六天,每朝七時至九時打網球。十年來,每晚守在電視機前,追看男子和女子網球職業賽(ATP、WTA)和四大滿貫(Grand Slams)直播,成功戒除家族爭產四角戀的TVB港劇。

不怕憂鬱症來敲門,我只要見到西班牙「泥地王」納達爾(Rafael Nadal)──史上最多(十三座)法網冠軍紀錄保持者,便精神亢奮;後來,甚至隻身飛到外地追星:二○一○年去上海大師賽親近球王費特勒(Roger Federer)、二○一三年在北京大師賽晉見偶像納達爾本尊。

作為網球迷,到大滿貫現場朝聖是人生宏願。二○一六年,我為了納達爾,飛到法國網球公開賽的羅蘭.加洛斯(Rolland Garros)球場。

從前的我拍照不好看,老是逃避鏡頭。打網球數年後,一天看到照片,驚訝臉型變尖,似是成功整形。這才知道,從前不上鏡,不是我長得醜,而是因為一個「胖」字。感謝網球讓我減掉一些脂肪,讓顏值和人氣同步急升,換了手機後,我竟自拍成癮。

三年前來台北生活,網球場遠在河堤,可我不會騎機車,往返不便,網球減至每周一次,改上健身房練重訓。在教練鞭撻下,我耐住性子,在跑步機上衝刺一小時,正式向腰間的豬腩肉宣戰。目前,一周跑三次,革命尚未成功,但我相信,以愚公之志跑足十年,必能撼動這座脂肪山。

從我的運動投資元年算起,十三年過去了,我效法股神巴菲特的穩健作風,把運動看成是一張長線持有的台積電股票。為了延長肉身使用期限,我立志運動到老,目前是跑步、重訓、網球三合一。倘若有一天這些運動不再適合我,就玩別的,例如游泳、保齡球或高爾夫球,總之,就是要一路動到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