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的學問:「親密接觸」為何難以取代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病毒疫情給全世界許多地方帶來不同程度的封鎖措施,禁止人與人之間的近距離接觸,這違反了人類作為社交群聚動物的天性。

自從英國去年3月實施封鎖措施之後,大部分的時間美容美髮化妝行業的從業人員都不得工作,在倫敦從事化妝工作的阿德努加(Joy Adenuga)也是其中之一。

「我是給人化妝的,我工作的時候一定會碰觸到人體,我會摸到他們的臉,我很喜歡一邊化妝一邊跟他們講話聊天,封城之後我的工作突然停止了,精神上很難調適。」

收入上的損失不是唯一的問題,阿德努加化妝造型師的工作本來就有淡季和旺季的差別,收入有高有低,失去跟人的近距離接觸才是她精神上難以調適的主要問題。

她把這個現象形容為缺乏社交上的觸摸。

另一名造型化妝師格林威爾(Mary Greenwell)最近在社交網站分享她和一位朋友的錄像,這位朋友是她「社交泡泡」裏面的人,「能夠觸摸到真的人實在很幸運,這是封城以來我第一次觸摸到的人。」

「肌膚饑餓」

她社交網站上的一位關注者留言說,「 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我指的不是戀人或親人之間,而是普通人日常生活上的接觸,在這個時候就顯得特別重要。」

另一位關注者回復表示,「有許多老年人渴望和別人接觸,他們唯一接觸到的人就是美髮師,這些老年人獨自居住沒有其他人。」

為什麼人類會渴望和別人近距離接觸,身體接觸為什麼難以取代?

美國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的弗洛伊德(Kory Floyd)是研究缺乏激情的專家,缺乏社交上的觸摸就是他研究的領域之一,獨居者沒有人說話也是情感缺乏之一。

封鎖措施禁止人與人近距離接觸,更不用說彼此擁抱肢體上的接觸了,雖然人們可以用電話或網絡視頻維持聯繫,但那和實際的身體接觸完全不同。

弗洛伊德說,人們想要有近距離接觸,或者是肢體上的觸碰,如果缺乏這種社交行為,就會有渴望的感覺,就好像人類需要食物,沒東西吃喝的時候就會有饑渴的感覺。

弗洛伊德表示,「很多人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缺少了什麼,他們只是感覺到哪裏不太對勁,其實是他們已經有好幾個星期沒有跟人擁抱過,或是沒有和孫子孫女或成年子女見面。」

但是這種感受也是因人而異,一些人比其他人更需要與人接觸,渴望和別人接觸的程度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是只有絶少數人完全不需要和其他人保持聯繫和交流。

弗洛伊德表示,大部分的人都需要和別人接觸,有些人喜歡和別人肢體上的觸碰,有些人不喜歡,這從一般的社交行為就可以看得出來,最容易感到孤獨的人也最需要和別人接觸,從人口的研究得知,年輕人最容易感到孤獨,再來就是老年人,這兩類群體也最需要和別人有肢體上的接觸。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老年人是最孤獨的群體,但事實上老年人的生活沒有太大的改變。新冠疫情封城措施以前,老年人也並沒有天天能和孫子孫女或成年子女相處見面。封城措施影響最大的那些每天都有朋友圍繞在身邊的群體。

精神健康

少了與人的近距離接觸,還有什麼能取代人的肢體接觸呢?有一種借助高科技的電傳導觸摸技術和設備,可以由親人在遠端控制,通過電傳觸摸在另一端的親人,但接受者的感覺或許不是那麼好。

再來就是真人大小的發熱抱枕了。在新冠疫情以前,渴望與人肢體接觸的人還可以參加「擁抱聚會」,一群陌生人在控制的環境下互相交換擁抱,但和陌生人擁抱感覺比不上和親人或朋友的擁抱。

弗洛伊德表示,只要感覺不是負面的,不是受威脅或侵犯性的話,與陌生人的擁抱也比沒有任何肢體接觸要好,不管是擁抱聚會或者去給人按摩,都比完全沒有肢體接觸要好。但是,如果肢體接觸附帶正面的情感聯繫,那麼會給我們的精神健康帶來更多好處。

從這點來看,即使和寵物的肢體接觸都有很大的好處。在情感層面上,和寵物擁抱比和陌生人的擁抱聚會更真實。

新冠疫情封鎖措施實施以來,各地的寵物需求都增加了,甚至連美國的一些流浪動物之家可供領養的寵物都被領養一空。

後疫情時代

新冠疫情過後我們的生活肯定不會一樣。美國一些衛生官員甚至要求人們在回去工作之後不要和別人握手,以往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社交接觸以後會變怎麼樣?

對造型化妝師阿德努加而言,回去工作可能意味著以後必須戴上手套和面罩或口罩,她很懷疑戴手套要怎麼給人化妝,畢竟很多時候她必須用手觸摸客戶的皮膚,但她相信一定會有辦法的。

她的很多客戶都是要結婚的新娘子。想象一下,在你大喜的日子,一早上來給你化妝作造型的人戴著手套,臉口鼻都蒙著,新娘子看了會有什麼感覺?

難道人與人的近距離接觸真的從此一去不回了嗎?弗洛伊德認為也許未必,「我猜想疫情過後我們很快會恢復正常。」

「人與人的肢體接觸是人類的天性,對我們的精神健康也非常重要,疫情過後可能會有短暫的謹慎期,但我猜想很快就會恢復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