擠掉北上廣 鄭州人口密度最高

記者李鋅銅/綜合報導
旺報

你,復工了嗎?復旦大學教授任遠表示,人口高密度聚集的城市,傳染病的蔓延速度與規模都比人口稀疏的鄉村更為嚴重。就疾病傳播而言,除疾病本身的傳染性和人口的流動性之外,人口密度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傳染病的流行。《中國統計年鑒2016》以「人/平方公里」為單位,統計了大陸291個地級以上城市的市轄區人口密度。有些小城市人口密度遠超過「超級城市」。

就大陸35個典型大城市而言,人口密度「領跑」的是鄭州,也算意料之中,畢竟是人口大省的省會城市。有些意外的是,武漢超越了北上廣深,緊隨鄭州之後,成為「第2擁擠的大城市」,其實武漢市轄區的戶籍人口比起廣州還要少些,但是由於市轄區面積僅有廣州的23.4%,因而人口密度遠高於廣州。但「人口高度密集」是大城市的專利嗎?不。

人口密集成疫情重災區

依據《中國統計年鑒2016》的資料顯示,鄭州的人口密度只能排大陸第4,TOP3分別為河南許昌、江西上饒、湖北黃石,全是「小城市」。黃石,也是此次新冠肺炎的重災區,市轄區人口僅有武漢的16%,但市轄區面積也只有武漢的13.6%,綜合來看人口比武漢更密集。

考慮到各省的人口情況差異比較大,為了保持人口密度分析的客觀性,若用「省內城市間對比」,結果發現,27個省會中,其中17個都被本省內的兄弟城市不同程度地超越。

小城市也應提高管理

毋庸置疑,此次疫情是對地方政府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驗,當人們下意識地關注人口較多的大城市時,襄陽、孝感、荊州、黃岡、鄂州、信陽、溫州、寧波等「小城市」也走入公眾視線,部分城市在醫療資源配置、慈善資源調度、人力資源安排方面可謂手忙腳亂、差錯頻出,甚至黃岡衛健委還出了一位「一問三不知」的唐主任。不論是大城還是小城,提高治理水準和應對危機的能力是城市管理者們的必修課。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