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藍綠糾葛 農會才能發揮功能

李柏澔/新聞分析
·2 分鐘 (閱讀時間)
全國農會改選,是地方派系兵家必爭之地。圖為2月時基層農會改選投票。(本報資料照片)
全國農會改選,是地方派系兵家必爭之地。圖為2月時基層農會改選投票。(本報資料照片)

4年一度的全國農會改選仍在進行,日前的理監事選舉各縣市磨刀霍霍爭取席次,而只要有人民團體的地方就有派系,有了派系就有更多取得資源的管道,地方影響力也跟著擴大,而農會又是出了名的封閉系統;可見此次農會改選更是兵家必爭。

農會是三級制,全國農會負責教育和推廣,有了這些教育推廣機會就可以和地方建立一定的關係,也就知道哪些地方有可能開發。

農會雖然不能隨便賣農地,但農會可以選擇要和誰開發,黃金地段開發若可以賺錢,找誰合作就變得很重要。

農會畢竟不是要賺錢的單位,但可以和開發單位簽ROT(民間機構投資修建政府現有建設並為營運;期滿營運權歸政府),舉例來說,這塊土地是農會的,開發廠商提計畫簽合約,農會覺得沒問題就蓋下去,蓋完就要付給農會土地租金,不過這種一簽就是20年,20年之後建設的資產就是農會的了,但是20年後開發廠商仍然可以優先使用,有些建商為了得到好的土地地段就會來找農會,成了某種程度上的利益關係。

然而台灣從農業轉為工商時代時一定要有投資,農業時代最有錢的就是農業單位,因此很多早期轉型都是農會投資,農會在地方掌握一定的董事權,例如合作金庫、新北肉品市場等董事權,對於附屬位置的控制權與持股,這才是全國農會最重要的部分。

當前農會體系原本就是地方派系的資源分配,以目前情況來看,民進黨想伸手介入也沒那麼快,一下子要完全侵占派系還要時間;長久來看,擺脫藍綠的糾葛,農會才能發揮應有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