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呂竑毅 記錄嘉義之美

·1 分鐘 (閱讀時間)
曾經有地方政治人物過世,呂竑毅提供先前拍攝的影像給親屬,不但家屬感動,也讓他深刻感受到這份工作,甚至興趣的價值,有了更多繼續走下去的動力。(呂妍庭攝)
曾經有地方政治人物過世,呂竑毅提供先前拍攝的影像給親屬,不但家屬感動,也讓他深刻感受到這份工作,甚至興趣的價值,有了更多繼續走下去的動力。(呂妍庭攝)

小六就跟著父親到處拍影片的呂竑毅,17歲開始獨立作業,影像能力勘比專業級,更是台灣空拍元老之一,投入攝影工作12、3年,許多嘉義人、事、物、地景地貌都成了他的影像資料,呂竑毅說,很多景象一閃而過就成了歷史,甚至可能再也看不到,如果可以,他都想記錄下來。

29歲的呂竑毅,在影像紀錄者父親呂炎坤影響下,10多歲就對影像拍攝有濃厚興趣,小六就幫父親扛腳架、架道具,跟著父親上山下海取景、拍片,耳濡目染下,培養出他獨到的取景視野和耐心。

呂竑毅說,17歲那年父親放手讓他北上拍一場偶戲演出,之後獨立作業機會愈來愈多,還曾跟著藝術家兩度到日本拍紀錄片;11、2年前台灣空拍設備缺乏情況下,他已透過管道取得零件和裝備,邊飛邊學,甚至花了2年時間替朴子市公所空拍朴子27個里。

呂竑毅說,他的理念很簡單,就是想拍別人拍不到或不一定想拍的東西,而留存下來的影像,就是他的歷史,像2018年823水災,他足足涉水3天,才留下東石水鄉澤國的空拍寫實。

呂竑毅認為,動態影像和照片不同,影像可以聽到聲音、感受到被拍攝者的肢體語言,曾經有地方政治人物過世,他提供先前拍攝的影像給親屬,不但家屬感動,也讓他深刻感受到這份工作,甚至興趣的價值,有了更多繼續走下去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