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睡著了? 5次暴雨紅色預警 鄭州卻沒及早停班停課惹民怨

·3 分鐘 (閱讀時間)
鄭州一名女學童坐在木板上,在淹水的街道中漂浮。   圖:翻攝自人民視覺
鄭州一名女學童坐在木板上,在淹水的街道中漂浮。 圖:翻攝自人民視覺

[新頭殼newtalk] 根據《騰訊網》報導,在特大暴雨到來河南省鄭州前,鄭州人就從各管道收到了預警信號。河南省氣象部門自17日起發佈雷電、暴雨、大風等預警信息1427條,暴雨紅色預警信息162條。鄭州也在19日夜間起向全市2.25萬名應急責任人發送了54萬條預警,並通過手機簡訊向1.2億人次發送了暴雨預警。然而,面對這麼多的警訊,鄭州卻沒有及早宣布停班、停課,也引發了網民的質疑與批評。

鄭州在7月19日21時59分已發布第一次暴雨紅色預警信號。之後的18小時內,又發布了四次暴雨紅色預警,分別在20日6時2分、9時8分、11時50分、16時1分。

為何面對多次的預警信息,鄭州仍沒及時停班停課?《騰訊網》推測,這是因為鄭州這中原特大城市少見雨情、缺少應對汛情經驗,讓人們對預警信號沒有足夠的重視。

《騰訊網》舉例,鄭州部分學校在連續暴雨下收到停課通知,但在執行上各校步伐並不一致。鄭州市二七區一所幼兒園老師表示,他們在19日就接到教體局必須停課的通知,老師們收到通知後通過微信群和學校App告訴家長。而二七區另一所幼兒園的靳姓老師則說,直到20日下午大暴雨來臨前後才接到停課通知。

公共交通系統也有相同的事情發生。鄭州公交集團宣傳部工作人員指出,對於極端惡劣天氣,公交運營單位一直都會提前制定應急預案,這次暴雨的準備工作從19日下午就開始了,包括要求全員在崗、在位,提前勘查容易積水的路段,建立應急突擊隊、防汛小分隊等。

但直到20日下午,鄭州市內雨量激增、積水嚴重。上述工作人員表示,即便如此,也沒聽說交通部門下發了要求停運的通知,他們只好想方設法排水,派人到各個調度點,甚至是線路上去通知司機,遇到積水點不要盲目行駛通過,就近停靠、確保乘客安全。

中國氣象局一位氣象分析師對此表示,各級暴雨預警發布後,如何應對是有操作規範的。但在具體的實踐措施上,氣象部門沒有執行權,只能向政府提出建議,不可能說氣象部門發了紅警,就要求政府立即行動。

更多新頭殼報導
印度參與伊莉莎白女王號軍演又招標6潛艦 中媒憂 : 衝著中國來?
總統管不到中華奧會?焦佳弘打臉林靜儀 : 自2017年後就有法源囉!
暗殺國家元首潮? 海地總統遇刺後 馬達加斯加總統又險遭殺害

鄭州豪大雨,鄭州車站一片迷濛,多處交通中斷。   圖 : 翻攝自人民視覺
鄭州豪大雨,鄭州車站一片迷濛,多處交通中斷。 圖 : 翻攝自人民視覺
2021年7月20日,鄭州經三路、農業路上,市民走在積水裡。   圖:翻攝自視覺中國
2021年7月20日,鄭州經三路、農業路上,市民走在積水裡。 圖:翻攝自視覺中國
鄭州洪水肆虐,空拍圖可見整個城市泡在水裡。   圖 : 翻攝自IC Photo
鄭州洪水肆虐,空拍圖可見整個城市泡在水裡。 圖 : 翻攝自IC Photo
鄭州街道變成河流,許多民眾泡在水裡。   圖 : 翻攝自人民視覺
鄭州街道變成河流,許多民眾泡在水裡。 圖 : 翻攝自人民視覺
許多被困回不了家的鄭州上班族,被迫睡在辦公室裡。   圖:翻攝自視覺中國
許多被困回不了家的鄭州上班族,被迫睡在辦公室裡。 圖:翻攝自視覺中國
鄭州在2021年7月20日於暴雨下疏導交通的交警。   圖:翻攝自視覺中國
鄭州在2021年7月20日於暴雨下疏導交通的交警。 圖:翻攝自視覺中國
鄭州的街道變成了河流。   圖 : 翻攝自IC Photo
鄭州的街道變成了河流。 圖 : 翻攝自IC Photo
鄭州淹大水,好心的電器行老闆免費為民眾手機充電,方便對外聯繫。   圖 : 翻攝自騰訊網
鄭州淹大水,好心的電器行老闆免費為民眾手機充電,方便對外聯繫。 圖 : 翻攝自騰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