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者的求救鈴2】過半醫護自認未受足夠保護 同仁確診惡夢連連

·3 分鐘 (閱讀時間)
護理師吳岱晏(右)坦言人力、空間、硬體都不足的情況下工作壓力極大。(吳岱晏提供)
護理師吳岱晏(右)坦言人力、空間、硬體都不足的情況下工作壓力極大。(吳岱晏提供)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某院區的負壓加護病房護理師小鳳(化名)也說自己變得更焦慮,她負責照顧全院最嚴重的重症者,「什麼時候才能看到盡頭?久了就有點淡漠,覺得疏離,關在一個環境只面對重症病人,全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她以「行屍走肉」自我形容,「好像解離的感覺,把感知的部分關掉,就不會這麼多情緒。」

楊卉庭和小鳳的狀況並非特例。問卷結果顯示,有47.6%的醫護對是否要去工作感到猶豫,並有過半的填答者感到精神耗弱。近來頻繁發生的醫病衝突及暴力事件,也使醫護感到不被保護,問卷結果指出,高達6成5的醫護認為他們未受到國家適當保護及支持,另有過半醫護認為未受到醫院的適當保護及支持。

醫療暴力平時便已存在,只是隨著疫情升溫而更被凸顯。楊卉庭觀察,目前最大宗是言語暴力、情緒發洩,「我們穿全身防護衣、戴手套,打鍵盤很難點到(正確的位置),一直打錯字,本來5分鐘可以打完,現在可能要花10分鐘,病人就會不耐煩,把等待的情緒發洩在我們身上。不管是發藥、量血壓,檢驗師從裡面穿好裝備出來,至少要半小時,又要請他們保持社交距離,就容易起衝突。」由於作業時間變長,護理師必須加班打病歷,「大家都是趴在桌上打病歷,只能用癱瘓來形容。」

新北市長侯友宜前往雙和醫院探視遭確診患者持刀攻擊的護理師。(新北市府提供)
新北市長侯友宜前往雙和醫院探視遭確診患者持刀攻擊的護理師。(新北市府提供)

擔憂染疫 不吃不喝不尿

問卷結果亦顯示,醫療人員最擔心的是將工作場所的染疫風險帶回家中。5月中以來,不少醫院陸續爆發院內群聚感染,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一名護理師告訴我們,至截稿前,據她所知該院確診護理師共有3人,其中一人是急診科護理師。同在急診科的護理師吳岱晏說:「6月1日中午我在吃飯,想說奇怪,清潔人員為什麼一直噴酒精?後來才聽說我們單位有學妹確診,當下真的嚇到,感覺病毒又更靠近我們。」

護理師小鳳的孩子寫卡片為媽媽加油打氣,盼望媽媽早日回家。(小鳳提供)
護理師小鳳的孩子寫卡片為媽媽加油打氣,盼望媽媽早日回家。(小鳳提供)

她甚至夢到自己確診,「全家人被隔離,擔心自己變重症,我還這麼年輕,2個小孩還這麼小,還沒開始享受(人生)就遇到這些,我會不會就這樣走了?」身處疫情初期的重災區萬華,那幾天她惡夢連連,「醒來重新整理心情,還是去上班。」

吳岱晏最小的孩子才6個月,還在餵母乳,即使風險極高,她還是選擇下班後回家,脫完裝備全身噴一次酒精、洗澡30分鐘,出醫院全身再噴一次酒精,鞋底、包包也噴,到家搭電梯再噴,進門後再洗一次澡,衣服馬上清洗。「有時候小朋友需要抱抱,會很擔心漏了哪裡沒消毒好?在一個很沒有安全感的狀態,只要家人一咳嗽就會很擔心。」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相人間】誰奪走了救人者的求救鈴 疫情下醫護的隱形壓力與心理創傷
【救人者的求救鈴3】醫護人員不吃不喝不敢回家 只能以離職相逼換取支援
【救人者的求救鈴4】醫護心理健康問題頻傳 醫生救人卻腹背受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