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10周年》伊朗利誘遜尼派轉為什葉派 金錢、信仰、文化全方位滲透敘利亞

·6 分鐘 (閱讀時間)

伊斯蘭信仰主要分為遜尼、什葉2大派,而身為什葉派領導大國的伊朗,除了以軍事手段介入爆發衝突的穆斯林國家,拓展自身影響力,還利誘當地遜尼派穆斯林轉為什葉派敘利亞內戰15日屆滿10周年,《外交政策》專欄作家沃拉指出,隨著伊朗逐漸滲透,未來敘利亞可能像黎巴嫩一樣,被親伊朗武裝組織左右局勢。

沃拉(Anchal Vohra)撰文指出,敘利亞前總統老阿塞德(Hafez al-Assad)是首個承認伊朗何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政權的外國政府,不過老阿塞德對伊朗小心翼翼,避免落入黎巴嫩處境,不讓伊朗在敘利亞扶植「真主黨」(Hezbollah)之類的組織,但現任敘利亞總統(老阿塞德之子)卻給了伊朗機會。

阿塞德(Bashar al-Assad)上任隔年就掀起內戰,伊朗派軍幫助阿塞德政府,黎巴嫩真主黨也加入戰局,伊朗還徵召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等國的什葉派戰士支援,而伊朗也以招募敘利亞戰士守衛什葉派聖地,實際上是想藉此編制親伊朗的武裝團體。

2016年4月,敘利亞總統阿塞德與妻子投下國會大選的一票。敘利亞內戰至今已屆10週年。(AP)
2016年4月,敘利亞總統阿塞德與妻子投下國會大選的一票。敘利亞內戰至今已屆10週年。(AP)

2016年4月,敘利亞總統阿塞德與妻子投下國會大選的一票。敘利亞內戰至今已屆10週年。(AP)

藉信仰文化擴張勢力

專門戍衛首都大馬士革的共和國衛隊、軍隊第4裝甲師指揮官馬赫(Maher al-Assad)是阿塞德的弟弟,他被視為力挺伊朗、反對俄羅斯做為敘利亞盟友的重要角色,而且在這10年內戰期間,大馬士革郊區、敘利亞及黎巴嫩的邊境戰略城鎮,以及靠近以色列的敘利亞南部區域,都由伊朗支持的武裝團體控制。

隨著戰事漸平息,伊朗開始透過文化來影響敘利亞,不僅緩和教派敵對態度,還給予窮困的敘利亞人現金、讓敘利亞孩童有獎學金就讀伊朗大學、以及免費保險、食物和旅遊,利誘遜尼派穆斯林轉為什葉派,而在2011年爆發內戰前,什葉派穆斯林人口極少,現在雖有成長,但仍居少數。

由於敘利亞人民因避難而逃離家園,伊朗扶植的武裝團體向敘利亞政府購買留下的房子,有的則是直接佔據,把家人從伊拉克、黎巴嫩帶到敘利亞定居,沃拉引述敘利亞專家說法稱,伊朗以此方式在敘利亞增加什葉派穆斯林人口,並以維護什葉派利益為由,介入敘利亞內戰的和談。

伊朗伊斯蘭教什葉派信徒在清真寺外舉行活動(AP)
伊朗伊斯蘭教什葉派信徒在清真寺外舉行活動(AP)

伊朗伊斯蘭教什葉派信徒在清真寺外舉行活動(AP)

用金錢利誘轉為什葉派

24歲的阿邁德(Ahmad)在戰時逃離家園,2018年重返敘利亞,當時他的友人告訴他,若加入親伊朗武裝團體就能解決憂慮。阿邁德的工作是守衛聖地,待遇為月薪10萬敘利亞鎊(約200美元),但他需要更多錢來支付父親的洗腎開支,而武裝團體領袖2月開條件,若轉為什葉派穆斯林,待遇就增加1倍。

「我們最近和領袖見過一次面,說轉為什葉派穆斯林就能提升職級加薪,且只要在什葉派城鎮宰納卜(Sayyida Zeinab)聽講就好」,阿邁德告訴沃拉,「我和另20個人同意此條件,若我是什葉派穆斯林,月薪就有20萬敘利亞鎊,因為我爸的醫療費,我很需要這筆錢,我不在乎信仰」。

住在靠近約旦邊界城市達拉(Daraa)的泰姆(Taim al-Ahmad)也是相似情況,由已加入親伊朗武裝團體的友人介紹加入,「他們讓他(泰姆友人)升官,還得到1間公寓,雖然敘利亞處於經濟危機,他還享有免費健保,1個月的桶裝瓦斯也免費」。

敘利亞孩童(美聯社)
敘利亞孩童(美聯社)

敘利亞孩童(資料照,美聯社)

對孩童、部落領袖下手

敘利亞東北省分代爾祖爾(Deir al-Zour)似乎是伊朗主要擴張影響力的地方,該省鄰近伊拉克邊境的城市阿布卡莫(Abu Kamal)卡拉米希公園(Qarameesh park)被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摧毀,伊朗之後重建並命名為「朋友公園」,且舉辦活動向孩童宣傳什葉派教義,以及伊朗對抗以色列的事蹟。

「所有活動和遊戲都是向孩童及家長灌輸什葉派教義的手法,利誘他們轉為什葉派穆斯林」,來自阿布卡莫的瓦利德(Sayah Abu Walid)告訴沃拉,當地原本的運動俱樂部成為親伊朗武裝團體的餐廳,足球場也被伊朗接手。此外,伊朗也邀請敘利亞人去伊朗文化中心上課,通過者可獲得約10萬敘利亞鎊。

伊朗也在敘利亞開設宗教學校、禮拜場所和慈善組織,滲入地方拉攏部落領袖,而沃拉寫道,部落領袖通常會為了保命,選擇跟隨較有影響力的一方。沃拉指出,由於俄羅斯對代爾祖爾省沒有興趣,讓伊朗在當地沒有競爭對手,可以逐漸擴大勢力。

敘利亞隨處可見伊朗蹤跡

專門研究敘利亞與伊朗關係的獨立智庫「歐姆朗戰略研究中心」(Omran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衝突專家薩班(Navvar Saban)表示:「伊朗在代爾祖爾買地產,也透過當地人在庫德族控制區買地,他們在敘利亞建立網絡,到處都是他們的人,包括政府和軍方,就連遜尼派及基督徒商人也是。」

儘管美國前總統川普時期祭出「極限施壓」,伊朗援助敘利亞似乎不受影響。沃拉稱,2017年的敘利亞大馬士革貿易展中,絕大多數參展廠商來自伊朗,從發電機到肥皂都有,2019年則成立敘利亞-伊朗聯合商會,伊朗2021年2月才派團到敘利亞,想要增加在當地的經濟足跡。

2016年,伊朗與5個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德國簽署通稱「伊朗核協議」的《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CPOA),沃拉指出,2年後伊朗對真主黨的金援增加4倍,而川普2018年宣布退出JCPOA,現任美國總統拜登則要重新加入,因此觀察家憂心,伊朗也會加大滲透敘利亞。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敘利亞烽火十年:民主運動引燃內戰 文明古都淪戰火煉獄
相關報導》 恐怖野火燒不盡:伊斯蘭國餘孽蠢蠢欲動!死亡陰影籠罩中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