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關押3500聖戰份子 IS劫獄!欲重振旗鼓

·4 分鐘 (閱讀時間)

IS伊斯蘭國在2019年被殲滅,但殘存的聖戰士,上週四突襲了敘利亞境內一所監獄,這裡關押了3500多名IS成員,其中包括許多組織高層,外界分析,這意味著IS伊斯蘭國想重振旗鼓;但鎮守這裡的庫德族部隊也非省油的燈,經過三天多的交戰,將IS成員層層包圍,讓他們彈盡糧絕。這場衝突至少造成120人死亡,而附近居民也開始反彈,認為IS不會就此罷休,當地開始出現逃難潮,民間開始鼓譟,希望將監獄遷走,他們才能安心過日子。

圖/達志影像路透
圖/達志影像路透

炮火聲隆隆,伴隨黑煙直衝天際,庫德族部隊在牆邊逐步挺進,地上滿是遺體,前線士兵猛力開火,搭配推土機裝置,殺出一條血路;

庫德族SDF部隊通聯官 :「根據我們的估計,發動攻擊的人數大約在80到100人,甚至多達110名聖戰士,才讓這場戰爭打這麼久。」

IS伊斯蘭國上週四(20日),攻擊敘利亞境內、由庫德族看守的格韋蘭(Ghwayran)監獄,他們先以汽車炸彈在監獄門前引爆,隨後攻入監獄內的武器儲藏室,釋放上百名IS囚犯。庫德族SDF部隊週六大規模挺進,載著大批士兵和重裝武器,他們進駐監獄對面的大樓樓頂,朝火力強大的IS份子,發動回擊。

庫德族SDF部隊發言人 :「他們持有武器,這點我不否認,但他們已經無能為力,再打下去會耗盡彈藥,所以目前他們已經停火。」

這是IS所建立的「哈里發國」(caliphate),在2019年在敘利亞境內被攻破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行動,格韋蘭監獄是敘利亞關押最多IS成員的地方,估計至少有3500人,不少都曾是組織中的領袖級人物;IS這波攻擊,企圖重振旗鼓的意味濃厚。

雙方交戰到了禮拜天,傳出已有IS囚犯逃進民宅,庫德族部隊出動上百人全副武裝,挨家挨戶搜索,超過72小時的混亂,已經讓不少居民忍無可忍,攜家帶眷逃離這座城市。

敘利亞民眾 :「我們就住在監獄附近,他們這幾天不斷轟炸,還跑進民宅裡面殺人。」

根據人權團體估計,目前至少120人死亡,其中包括77名IS成員和39名庫德族士兵,另外有7名無辜百姓喪生;

敘利亞民眾 :「應該設置地牢式的監獄關這些人,我們必須採取行動,應對這種狀況。」

IS伊斯蘭國的聖戰士向來頑強,憂心這場攻擊不會是最後一次,監獄附近的居民開始不滿,要庫德族把監獄內的IS成員,送到別的地方去。

敘利亞民眾 :「我們的孩子晚上都怕到睡不著,如果讓IS繼續關在這,就會引發逃難潮,這威脅一定要移除。」

夜幕低垂,挪威奧斯陸的加勒穆恩機場(Gardermoen airport),22日晚間迎來一架私人專機,載著塔利班15人代表團,進行為期三天的與西方國家對談,商討阿富汗人權細節,是塔利班掌權以來,首次出訪西方國家。

塔利班代表 阿札姆 (Shafiullah Azam) :「我們將要求西方解除凍結阿富汗的財產,別因為政治紛擾而懲罰阿富汗人,政治和經濟應該是分開的,阿富汗人不該被犧牲。」

塔利班代表團對媒體表示,西方國家發出對話邀請,是承認塔利班政權的一大步,但挪威外交部長海維特(Anniken Huitfeldt)強調,會談不代表承認塔利班政權,而是避免引發更嚴重的人道災難。

前英國首相 布朗 (Gordon Brown) :「這是幾天的嚴重性,不是幾週或幾個月,如果無法將救助送到人們手中,他們會在我們眼前死去,我們已經看到非常多影像和照片,他們無法生存。」

挪威反塔利班民眾 :「對塔利班說不!對塔利班說不!」

在談判第一天,奧斯陸就出現抗議人潮,現場至少聚集200人,大多是住在挪威的阿富汗裔民眾,高聲嘶吼,要西方國家不能相信塔利班。

挪威反塔利班民眾 :「我們有家人在阿富汗,也有朋友,他們都說,塔利班沒有改變過,他們跟2001年之前一樣地殘暴。」

從去年8月塔利班正式佔領阿富汗,美國實施經濟制裁,凍結近百億美金的資產,造成阿富汗經濟陷入停滯,根據世界糧食計畫署(WFP)統計,目前98%的阿富汗人面臨糧食不足問題,聯合國表示,目前全阿富汗有3800萬人活在貧窮線下。

阿富汗婦人 :「我們都好餓,有時候兩到三天都沒有吃飯。」

塔利班掌控下的阿富汗,在2022年進入迫切的人道危機,西方國家該如何在政治與經濟之間劃出一道分水嶺?阿富汗人民的溫飽生計,懸而未決。

更多 TVBS 報導
阿富汗飢荒危機 聯合國:數百萬死亡邊緣
阿富汗駐中使館數月發不出薪 大使辭職走人
阿富汗男嬰「交給美軍」後失蹤 夫婦苦尋5個月盼來奇蹟
塔利班高調宣傳禁酒!突擊搜查酒商 3千公升全倒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