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節與同學節

愛的培養皿

作者:蔡里長

 

在讀大學以前,我對老師的印象大多是壞的。

體罰、言語羞辱、白天上課養精蓄銳,晚上補習生龍活虎,還有一個老師課餘兼家教,竟然把女學生教到床上去,然後海誓山盟,說等到她大學畢業,一定娶她,這是什麼鬼?

有一個老師家裡開補習班,江湖謠傳,他的課很會當人,但如果到他家補習,就另當別論。他在學校的課,最精彩的是快要下課的那幾十秒鐘,他會一邊把當天上的課做簡單的總結,順便交代一下同學們回家該做什麼功課等等,其實這些都是假動作。

老師嘴巴一直講,同學們注意聽,趁大家不注意時,他用很隱蔽的方法,把教室裡的一支粉筆偷偷塞進他的公事包裡,拿回家晚上補習用,為人師表竟然幹這種偷雞摸狗的事,真是最壞的身教。

有上述行為的老師們,請自行找時間到孔子廟罰站。

不過有時候老師的一句話,就足以讓我們一生受用。例如,我高中時參加童子軍,外出露營,要搭帳篷、要用童軍繩和童軍棍綁桌子、椅子、瞭望台等等建設,一到基地就開做,大家都很忙。有一次我問帶隊的老馬老師,這些「建設」要做到什麼時候?老馬老師說道,

「要做到拔營的前五分鐘!」

什麼?我們不是出來玩的嗎?做到拔營前五分鐘?那還有什麼樂趣?老馬笑笑沒說,過了好多年,我才體會出老馬那笑裡的深刻含意,原來童子軍的樂趣就在不斷的建設。

在外闖蕩了數十年,有一次我回母校找老馬老師,真是想他。聽校方人員說,他老人家早已退休,但身體欠安,大部分時間都在家中休養,我就沒去打擾了。

我的大學生涯非常混亂,簡單說,求學期間換過四位校長、五位系主任還有一個校門,前後花了十年,我才從政大新聞系畢業。綜合來說,大學教育給我最大的收獲是一句話「Never give up!」我把這句話帶到職場,受用不盡。

也許是因為在學期間不斷聽到老師說,世界上某些偉大的記者如何以永不放棄的毅力克服萬難,終於採訪到最佳的新聞,或拍到最佳的照片等等,久而久之,就產生「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的情懷。

當里長以後,有一次里內一輛停放路邊的老爺車電線短路,喇叭一直響,附近鄰居被吵到快要抓狂,報警處理,警方查出車主住在高雄,打電話去車主家裡,沒人接,又請當地警方到車主家裡去敲門,也沒人在。警察說,他們已經盡力,收隊了。

里民打電話找環保局,環保局說,即使噪音超過標準,他們也無能為力,因為還是得透過警方找車主,喇叭就這樣繼續響著,
「叭…………………!」

我知道消息立即趕過去看,剛好接到炸彈,里民衝著我開罵,

「里長,這輛車的喇叭已經響了兩個小時,你再不處理,我就叫記者來,你里長、警察、環保局一個個都逃不掉…..!」

當時我心想,找記者來也無濟於事,記者來也是報導,報導了又如何?它還是繼續響啊,況且,里長本身就在兼差當記者…….。知道里民已經火冒三丈,沒有回嘴,乖乖挨罵,同理心嘛,如果自己已經被喇叭聲吵了兩小時,情緒也不會太好吧!

此時,我拿出永不放棄的精神,電話朝警局裡一直打、一直打,從基層的派出所打到總局,以接近騷擾的方式,讓電話那頭的波麗士大人也見識一下喇趴魔音穿腦的威力,最後警局的某位長官讓步了,說道,

「里長,這樣好了,你請鎖匠來開鎖,車門打開以後,請修車廠師傅來拔掉電源線,斷絕供電,喇叭就不會響了,我們派警員全程錄影,以後如果有糾紛,我們會提供錄影帶作證。」

算有guts,照計畫而行,於是出現有人公然破壞車門,警方全程錄影卻不抓人,事後里長還得付錢給鎖匠的奇怪現象,修車廠師傅則免費奧援,不在話下。如此這般,鎖匠、警察、里長、修車廠師傅又花了大約一小時,才搞定那個令人精神極為痛苦的噪音。這件事大家都很努力,其中一部份要歸功於我在政大新聞系裡學到的「永不放棄」精神。

老師對學生的影響,不管好壞,都是一輩子的,遇到不好的老師,只好自求多福;遇到好老師,就要感恩惜福。

至於同學,我覺得角色不輸給老師,影響可能也是一輩子的。最近有一則新聞讓我非常感動,畢業三十幾年舉行同學會,只是想向當年被霸凌的女同學說一聲「對不起!」,豈料那女同學說,「我早已經原諒大家了!」把所有同學都逼哭了。這場同學會如果不開,我看這一班的學生可能一輩子活在罪惡感的陰影裡,如今全世界都知道他們大和解了,原諒果然是最好的禮物,太美的一則新聞。

所以我在想,他們同學會的那一天,是不是可以定為「同學節」?以紀念學生時代每一場美麗的相遇。

有時同學就是最好的老師,不是嗎?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