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新聞前輩傅建中

·3 分鐘 (閱讀時間)

新聞前輩、深入熟悉美中台三方關係幾達半世紀的傅建中先生,不幸於5月6日在華府近郊一養老院以83歲高齡過世,令人惋惜及哀悼。

我跟傅先生熟識達30餘年,每有討論,令人極感興趣,他出道極早,當年任中央社記者,似曾是60年代唯一陪同蔣介石總統訪問美國航空母艦的我記者,他聲音宏大,陳述當年情況豐富,在我們辦公室講述時同仁聞之者皆不捨得下班離開。他介紹我認識的第一人,卻是他自己的好鄰居,外交前輩金問泗大使的長子金咸彬君。金問泗大使留有20幾年的日記,多是有趣的史料。兒子當年長在國際貨幣基金工作,曾助我保護我會籍,該日記由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出版,我也助之寫一長序。

我們常一起討論的近代外交史人物,一是顧維鈞,最重要的外交前輩且回憶錄有12冊,傅顯然曾多讀。一是葉公超,葉在823炮戰之際也以駐美大使身分回國,與來訪的美國國務卿杜勒斯交涉中美雙方共同聲明,文後最後一段的用法說,成功解決兩岸問題的作法是執行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而非使用武力」。此段事實上非為蔣介石總統所喜,葉又喜歡在洋人及自己同仁面前批評蔣氏…,相關故事多多,傅先生均甚熟知。再一傅先生喜談之人物則為蔣廷黻,其對蔣氏之個人婚姻,又以駐聯合國大使兼任駐美大使,更非尋常。

另一常提到並表示敬佩其學術成就的,就是馬里蘭大學丘宏達教授。丘的論述及多本著作也是傅常加引述及宣揚的。較現今的長官固然有時也是傅所評論的人物,但私底下都對他們崇敬非常,如錢復、丁懋時大使等。

傅建中的歌聲聽說也不錯,我倒是沒聽過,但金咸彬的太太正是代表處合唱團的伴奏,傅夫人方緯也是合唱團一員,多人共唱抗戰歌曲,也有所聞,金太太的外婆是李鴻章的孫女,傅談起相關事宜,自是興趣甚大。

傅在2006年以「聞亦道」為名發表《英文無所不談》,書首頁親筆對我祝福及敬意,說「此書一百篇短文均是信筆寫來,如能增進對美國語文社會的了解,將是不虞之譽。」其中有篇稱讚蔣夫人博大精深,但認為夫人「喜用大字,有時會生反效果」。

我再查最近幾年傅寫的台美關係的文章,其中倒有幾篇「華府看天下」專欄跟我個人或是台美關係有關的。如〈愛國心,沈呂巡甘冒險〉,分析我在雙橡園升旗的決心,「實現了當年楊西崑次長主持降旗儀式時的悲壯豪語:我們一定會回來(We shall return)」等語。相關文章頗多,例如又有比較「兩岸國慶,高下立判」,批評兩岸在華府各自慶祝其國慶情形,雖對中共大使館頗多批評,但也說我代表處無必要也唱美國國歌。

要回憶與建中先生30年的舊交,實無法全盡述,只求老友安息,得名高居外交史。

(作者曾任駐美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