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轉型不是專案而是「產品」!緯創資通轉型心法:先從組織人才下手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肺炎疫情為產業大環境帶來不小的衝擊,也為企業營運造成極大壓力。在這段時間,緯創資通以 5G、AI、物聯網等新興應用為關鍵技術,走上數位轉型的道路,全面翻轉過去 ODM 硬體代工的思維。

正如負責推動數位發展部的行政院政務委員郭耀煌所言,數位轉型不只是大企業的事,而是與人類文明運作息息相關。緯創資通營運管理室總監彭啟峰同樣指出,所謂的數位轉型不是技術「數位化」,而是要從與「人」密切相關的組織、企業文化著手,落地執行。

轉型第一步:一定要有專職組織、人才培育庫

「數位轉型的推動力不是來自個人,而是所處環境。」彭啟峰說,因此專責數位轉型的單位非常重要,由這個單位出發,驅動整間公司的數位轉型,包含各項技術的應用到人才的培育,都得讓專業的來。

以緯創為例,該公司為了數位轉型設置了新的 C 級主管——轉型長 CDO(Chief Digital Transformation Officer),並在每個部門安插專職數位轉型的人力,讓這項改革「有所屬」,避免出現遇到狀況後互相踢皮球的窘境。

除了執行者之外,培養出更多數位轉型需要的人才,也是轉型路上不可或缺的一環。為了系統化的推動數位人才培育,緯創在 2019 年成立 DnA 數位學院(Digital Analytics Academy),以數位思維、工作方法和數位技能為三大核心,教育人才。

該公司也針對內部常用的工具讓員工進修,例如疫情期間許多會議改以 Teams 視訊方式進行,因此緯創以活動鼓勵員工挖掘日常工作的痛點,結合創意點子與 Teams 多元應用的可能,促成了「緯小寶客服機器人」的上線啟用。

把每個轉型都看做「產品」,不斷演進、改善

彭啟峰表示,有很多公司在做轉型時,都將其視為一個個獨立的「專案」,做好之後結案就結束了,他認為這是錯誤的觀念,數位轉型是一個為了尋求創新而不斷優化的過程,這和過去透過單一解決方案改善某單一痛點不同。

比起專案,應該將轉型視為「產品」,在執行過程中不斷演進和改善。他以製造品質改善為例指出,負責人必須要先根據品質數據來定義要解決的痛點有哪些,然後規劃出可解決一系列問題與痛點的系統化方法。

而在執行或改變的過程中,彭啟峰認為工作者要落實「敏捷開發」,用最快的速度打造「最小可用產品」,試錯後快速改善,讓轉型可以不斷往前滾動。他也指出,以這種心態進行轉型,就會發現這樣的產品不僅能夠強化內部工作效率,還能成為對外販售的服務,一舉兩得。

另外,彭啟峰也提到在做數位轉型時,一定要避免斷點式的改革。一個企業之所以能夠運作,各個部門是環環相扣的,所以若數位轉型只發生在某些特定部門,反而會讓順暢的工作鏈多了一個「轉譯」的步驟,失去最初做轉型想達成的「增加效率」之目的。「做數位轉型,一定要『端到端』,才能夠串起來。」他強調。

緯創歷經多年數位轉型後,在許多面向帶來顯著的效益,除了節省過去各種不必要的浪費外,莫過於將之前需要一兩天才能完成的資料查找作業縮短至一兩個小時。

再者,數位轉型帶動了持續不斷的優化,例如產線的持續優化,以實現產能效率的最大化;數位轉型也使研發單位與供應鏈單位的同步作業及 IT 與品管的串聯,得以將分散各處的閒置、離散資料整合在一起,徹底釋放端到端的價值。

更多報導
宮廟不再又老又傳統!大甲鎮瀾宮投入文創事業,300 年老招牌走向年輕化
好服務的最後一哩路是「真實互動」!486 團購拓點線下,用人情味抓住顧客的心
福特汽車將靠「電動皮卡」彎道超車特斯拉!老牌傳統車廠如何轉型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