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貨幣vs加密貨幣,央行不能輸的貨幣主權之戰

·11 分鐘 (閱讀時間)

繼中國央行近日重申金融機構不得開展虛擬貨幣相關業務的決定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上周也高調發聲,指出加密貨幣存在的風險,同時宣布美聯儲將於今年夏季披露目前對央行數字貨幣的看法。與此同時,正在考慮發行名為Britcoin的數字貨幣的歐洲央行副行長金多斯稱,比特幣是一種基礎非常脆弱的資產。各國央行頻頻“打壓”加密貨幣的原因何在?

大多數人去巴哈馬是為了享受陽光和衝浪,但近期一些國家的央行官員造訪那裡卻是出於另一個原因:去調研該國新推出的數字貨幣“沙幣”(Sand Dollars)的使用情況。巴哈馬是目前三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國家之一,另外兩個國家是中國和柬埔寨。現在,“沙幣”可以放在智能手機上的移動錢包裡,如果想買啤酒,只需掃描二維碼,比刷信用卡或使用臟兮兮的紙幣要方便得多。

雖然數字貨幣尚未普及,但隨著加密貨幣和美元等貨幣之間的競爭愈演愈烈,各國正在競相推出數字貨幣。

普華永道(PwC)的數據顯示,超過85%的央行都在對本國貨幣數字化進行調研,一些央行正對此進行實驗,另一些則已經開展試點項目。在主要經濟體中,中國率先推出數字人民幣,目前已向經濟系統中註入了價值超過3億美元的數字人民幣,預計明年推廣範圍會進一步擴大。歐洲央行、日本央行和美聯儲也正在對數字貨幣進行研究,英國央行可能會發行名為Britcoin的數字貨幣,瑞典的電子克朗正在測試中,該國可能成為第一個在2023年前實現無紙幣化的國家。

數字貨幣vs加密貨幣,央行不能輸的貨幣主權之戰
數字貨幣vs加密貨幣,央行不能輸的貨幣主權之戰

01 加密貨幣市場規模不斷擴大,穩定幣尤令央行擔憂

雖然資金已經在通過數字網絡在全球流動,但央行數字貨幣(CBDC)是一種新工具,類似於目前在私人網絡中流通的數字代幣。個人和企業可以通過數字錢包上的應用程序使用CBDC進行交易。CBDC存款屬於央行的負債,會產生利息,類似於放在商業銀行的存款。CBDC也可以分散記賬,比現有系統更容易在全球範圍內進行編程、跟踪和轉移。

面對新出現的加密貨幣和支付系統,央行開發CBDC的壓力正在加大。目前大熱的比特幣還沒有構成威脅,因為比特幣非常不穩定,比委內瑞拉玻利瓦爾的波動性還大。另外,許多比特幣投資者買比特幣是為了儲存而非為了使用,而且比特幣區塊鍊網絡速度也相對比較緩慢。

數字貨幣vs加密貨幣,央行不能輸的貨幣主權之戰
數字貨幣vs加密貨幣,央行不能輸的貨幣主權之戰

但加密貨幣市場的整體規模正在擴大,目前為2.2萬億美元,其中比特幣佔了一半。各國央行尤其擔心“穩定幣”,這是一種以固定匯率與一種貨幣掛鉤的非政府發行的數字代幣。

穩定幣在境內外交易中都得到了越來越多的使用,尤其是在發展中經濟體。科技公司和金融公司都有意把穩定幣整合到其社交媒體和電子商務平台中。花旗集團(Citigroup)銀行研究全球負責人羅尼特·高斯(Ronit Ghose)說:“各國央行看待穩定幣的態度就像出租車司機看待優步的態度一樣,它們將其視為闖入者和外來威脅。”

目前流通中的穩定幣有很多,其中最大的是Tether,目前有510億美元的Tether在流通,相比之下流通中的美元為2.2萬億美元。由Facebook (FB)支持開發的名為Diem的穩定幣可能很快會推出。Diem的一個試點項目可能將於今年啟動,面向Facebook的18億每日用戶,這一穩定幣還獲得了優步和其他公司的支持。Diem有可能快速蔓延,從而加大各國央行的壓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金融顧問托比亞斯·阿德里安(Tobias Adrian)說:“真正改變關於加密貨幣爭論的是Facebook,Dime將把穩定幣和支付平台結合在一起,而且面向的用戶群非常龐大,可能從而造就一股強大的力量。”

02 央行需要通過​​CBDC維護貨幣主權

推動CBDC誕生背後的更重要的一股力量是幣種和支付系統的迅速多樣化。未來幾年,人們很可能把比特幣當作一種儲值工具,同時在交易中使用與歐元或美元掛鉤的穩定幣。亞德尼研究公司經濟學家艾德·亞德尼(Ed Yardeni)說:“私營部門正在向央行發起挑戰,挑戰央行的角色。”

美元當然不會消失,全球各國都擁有大量美元儲備,從電腦到鋼鐵等幾乎所有商品也都是以美元定價的。但是現在每一種法定貨幣都面臨來自加密貨幣或穩定幣更為激烈的競爭,穩定幣的廣泛使用可能會顛覆市場,因為它們不受政府資產的支持。一旦穩定幣受到黑客攻擊或者崩潰,會導致擠兌或金融恐慌。此外,由於穩定幣是由銀行或其他私營實體發行的,因此會帶來信貸風險和抵押風險。

在商業開始轉向這類數字貨幣以及其他加密貨幣和P2P網絡之際,政府面臨失去貨幣政策控制權的風險,而央行正是利用貨幣政策來控制通貨膨脹以及維持金融穩定的。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馬庫斯·布倫納邁爾(Markus Brunnermeier)說:“各國央行需要通過發行數字貨幣來維護貨幣主權”,舉例來說,美聯儲通過在公開市場上買賣證券來擴大或減少貨幣基礎,從而管理貨幣供應量,但“如果人們不再使用美聯儲發行的貨幣,那上述過程的實現就會出問題。”

03 發展CBDC的好處

但央行推出CBDC也不完全是出於防守目的。CBDC的支持者認為,CBDC的推出可以帶來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例如降低消費者和企業的交易費用,提高貨幣政策效率,更有可能惠及那些沒有在銀行開戶的人。CBDC還有助於減少洗錢和其他非法活動,這些活動目前以現金或加密貨幣的方式進行。另外,即使央行不能夠阻止私營領域發行的數字貨幣的崛起,但CBDC的出現也至少可以促進公平競爭。

雖然CBDC的話題多年來一直被學術界熱議,但中國去年推出的試點項目才算是真正開啟了CBDC元年。分析師稱,中國的目標是讓數字人民幣進入跨境交易和國際商務流通。據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數據,目前人民幣佔全球支付總額的2.5%,遠低於中國在全球出口總額中13%的份額。

支付寶和微信等應用程序在中國的交易額總和如今已經超過了Visa (V)和萬事達卡(MA)的全球交易額總和。中國的這些應用程序也已經發展成為了集儲蓄、貸款和投資於一體的多元化平台。CBDC有助於監管機構監控流經這些應用的資金往來,還可以防止穩定幣對法定貨幣的顛覆。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切坦·阿亞(Chetan Ahya)說:“這也是中國央行推出數字人民幣的原因,它需要以此掌控對貨幣系統的主權。”

數字貨幣在“金融普惠”方面的發展勢頭也在增強,即面向那些沒有銀行賬戶或為支票兌現等基本服務支付高額費用的人。根據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的數據,美國約有700萬戶家庭(約佔總數的5%)沒有銀行賬戶。美國國會民主黨人最近提議推出一款名為FedAccount的數字美元錢包,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惠及這類人群。

政府也可以通過CBDC更有針對性地制定經濟政策,提升政策效率。用於刺激經濟的支票可以以數字美元的方式存放在電子錢包裡,從而省去了支票賬戶或應用程序所收取的費用。此外,CBDC能讓人們更快地獲得資金,也方便政府觀察資金的實時使用情況。CBDC同樣可以被編程,數字錢包裡的刺激支票可以被設定為三個月的有效期,從而促使人們盡快消費,達到提振經濟的效果。

英國央行的研究人員預計,如果數字美元能夠得到廣泛流通的話,那麼美國每年的經濟產出將會得到3%的永久性提升。這一觀點可能有些誇張,但包括美聯儲在內的各國央行現在正在為銀行建立一套系統,以幾乎即時、全天候、低成本的方式結算零售交易。CBDC可以被引入這一系統,降低交易費用,加快商業進程。這可以減少經濟摩擦,提高生產率。

一些經濟學家也將CBDC視為一種貨幣政策傳導渠道。舉例來說,如果央行對100萬美元或以上的CBDC存款收取0.25%的手續費,那麼這在經濟放緩時期就可以抑制消費者和機構囤積儲蓄。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經濟學家安德魯·萊文(Andrew Levin)說:“如果富人把資金換成了現金或等價證券,宏觀經濟將會因此承擔高額代價,而上述措施可以抑制這種情況的發生。”

04 CBDC的推出面臨障礙,但勢不可擋

然而,數字貨幣的爭議也很大,其推廣仍需要克服技術問題、隱私問題等一系列障礙。舉例來說,數字貨幣使得政府監控私人交易變得更容易了,因此,如果想要在北美或歐洲推廣使用CBDC的話,那麼就需要強有力的措施來保障匿名性。中國官員此前稱,中國央行發行的CBDC會保障公民的隱私權,但批評人士則不這麼看。

此外,商業銀行也面臨挑戰。央行將加入到和商業銀行在存款領域的競爭中,這會侵蝕商業銀行的利息收入、導致融資成本上升。就此已有各種解決方案,包括對提供CBDC服務的商業銀行進行補償。商業銀行的存款利率必須具有競爭力,這樣存款才不會被央行搶走。但即使在雙層金融模式下,商業銀行也可能失去存款,迫使它們轉向不那麼穩定、成本較高的債市或股市融資。

對商業銀行來說更不利的一個因素是,它們可能會被排除在數據流和客戶關係之外,而這種循環關係對於商業銀行銷售金融服務而言至關重要,後者產生的收入甚至比來的貸款收入更多。“CBDC會加劇銀行業的競爭,” 阿亞說,“可能導致銀行喪失部分來自金融服務的數據和費用收入。”

美國、歐洲和日本的監管機構在發展數字貨幣上進展相對緩慢,因此這幾個地區的商業銀行暫且不會面臨這類迫在眉睫的威脅。這些地區的商業銀行目前仍是金融系統中的主導者,擁有巨大優勢,它們可以把CBDC用作一種交叉銷售其他服務的手段。大多數進展更快的CBDC項目都面向的是大金額銀行業務,例如清算和結算,而不面向消費者銀行業務。舉個例子,歐洲央行此前表示,可能會把消費者持有的CBDC限制在3000歐元(約合3600美元)以內,該計劃要到2025年才會開始實施。

美聯儲還沒有透露數字美元的推出時間,數字美元的推出可能需提交國會表決。美聯儲對這一問題的更多看法有望在今年夏季公佈,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預計將公佈該行對一個原型系統的研究結果。一種折中方案是不是直接發行CBDC,而是發行一種“綜合型”CBDC,即由銀行或其他公司發行、基於美元的穩定幣,這一穩定幣將受到嚴格監管,並獲得央行儲備的支持。

隨著數字代幣日益與社交媒體、遊戲網絡和電商平台相融合,不管央行如何應對,它們都不可能袖手旁觀,勢必會加入到這場競爭中來。想像一下,未來我們可能生活在增強現實中,在那裡購物、玩視頻遊戲、和朋友的數字化身見面。在這樣一個環境裡,我們還需要美元嗎?上文提到的經濟學家布倫納邁爾稱,這樣的未來並不遙遠,“一旦我們擁有了這些增強的現實,貨幣之間的競爭將會更加激烈,”他說,“各國央行不得不參與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