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羅與蔡英文血統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有媒體報導《斯卡羅》外傳,說原著作者陳耀昌教授發現蔡英文總統有排灣族原住民血統。

這個報導很有意思,幫蔡總統尋根。相關報導指出,蔡總統的祖籍廣東梅縣,祖父蔡招來、祖母郭專,郭專母親是原住民璦玎。如果這是蔡總統唯一的原住民血統來源,而郭專女士有全部原住民血統,則蔡總統有1/4原住民血統,有3/4漢人血統;如果郭女士有一半原住民血統,則蔡總統有1/8原住民血統,7/8漢人血統。

我的祖先300年前也來自廣東梅縣,硬攀關係也算老鄉。從日治時代的戶籍資料,可以追溯祖先到1850年,相信蔡總統的戶籍資料也可以完整呈現血統。日治時期戶籍在種族欄中,已經註明是否具有原住民身分,「熟」是指平埔族、「生」是指高山族。

台灣漢人跟原住民人口是一項很有趣的議題。根據第一任台灣府知府蔣毓英修纂的《台灣府志》,推估明鄭時期台灣已有漢人11萬6665人;但到了西元1685年漢人反而只剩下3萬0229人,包括男子1萬6274人、婦女1萬3955人,再加上小孩,漢人數量已接近轄下原住民大約4萬人(清廷管不到的原住民,當然沒有納入計算)。到了嘉慶16年(西元1811年),漢人有194萬4737人;又過80多年,台灣在割讓前已有漢人254萬5731人。

一直到日治時期的明治38年、西元1905年,台灣才第1次進行人口普查,漢人有289萬0486人,原住民有15萬9627人,其中熟蕃4萬6432人,生蕃11萬3195人(蕃為日本當時對原住民的稱呼)。到了西元1943年,漢人已經有591萬0328人,原住民有39萬6674人,其中,熟蕃(平埔族)有6萬2119人,高砂族(山地原住民)則有16萬1961人。日治時期,漢人跟原住民都增加1倍。

日治時期戶口調查相當認真,總督府官房調查課在昭和3年、西元1928年編成的《台灣在籍漢民族鄉貫別調查》顯示,在台漢人中,泉州人占44.8%,漳州人占35.2%,客家人占15.6%。這是非常珍貴的族群調查數據。

漢人移入的數量在清朝大幅增加,有一個重要的歷史背景,就是中國出現人口的爆炸性增長,從康熙20年(1681)的人口大約有1億人,到了乾隆60年(1795)的人口已經超過2億人,再到道光13年(1833),人口又增加1倍,已經超過了4億人(道光年間成長到4.5億人,後來發生太平天國等內亂,人口大量減少,中華民國成立時的人口大約3.4億人)。

尋根很有意義,但是一定要真實呈現,避免扭曲,絕不能認錯祖先。台灣人有多少比例具有原住民血脈,除了戶籍謄本等文史考證,最科學的方法,還包括了驗DNA。建議多管齊下,尤其多多鼓勵嚴謹的DNA研究,讓科學說話。(作者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歷史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