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模式下的柏林電影節

Nadine Wojcik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柏林電影節儀式不少。盡管2月份天氣大多糟糕、霜凍迎面,但正常時期,新聞發布會前,總會有大量忠實的簽名追逐者在演員和制片人下豪華轎車的街角守望;紅毯旁,粉絲們會不惜等待數小時,望能同自己喜歡的明星來個自拍;還有很多人則只為純粹享受電影節的氣氛。

大批記者則會從一個媒體放映場所跑到另一個媒體放映場所,試圖在他們排得滿滿的日程中擠入記者招待會和采訪,同時還要寫稿、交稿。

這可謂一種奇妙的瘋狂,但今年,至少在3月1日開始的電影節第一階段,不會發生這種情況了。

2021柏林電影節分兩次舉行

受疫情影響,組織者決定將本屆柏林電影節分成兩個獨立單元:只對電影人和媒體開放的 "業內活動 "於3月1日至5日在線舉行;安排公開放映的 "暑期特輯 "則於6月9日至20日舉行。

業內活動主要是作為歐洲電影市場(EFM)的替代性平台。

與戛納電影節和美國電影市場一起,歐洲電影市場是國際電影和傳媒行業最重要的三大聚會場所之一。

由於相關活動在影業年歷上有固定順序,除非完全取消,否則,柏林電影節必須在每年首季舉行。電影節新聞發言人格萊納(Frauke Greiner)解釋說,如果整個電影節放在6月份舉行,"那就太晚了,對電影業沒有好處",難以使觀眾和電影人之間產生柏林電影節特有的那種協同效應。

電影制作人重鎮

然而,即使沒有大批影迷,這一周也會忙碌不堪:來自近60個國家的470多家公司報名參加了在線版EFM。沒有了通常的差旅費用,這種形式吸引了不少新"玩家"。據歐洲電影市場網站報道,近200家公司本年是首次參與。

注冊的業內人士將得到不下780部投放市場的影片清單,當然,更不用說在這一周內排得滿滿的90場 "EFM行業會議"--包括討論、研討會和推介機會。

縮窄作品選擇

柏林電影節今年精簡了官方評選。雖然各個單元的影片仍遠超一人一天能看的數量,但正式參賽的影片只有15部。在正常年景,一般會有20個左右作品爭奪金、銀熊。

媒體已獲邀報道電影節,不過,並非所有影片都能直接看到。制片人而非電影節組織者有權決定,是將其作品在線提供給媒體放映,還是經由對某些地區的地理封鎖加以限制。

電影節發言人格萊納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將影評人納入電影節的第一部分,"主要是給那些想使自己的電影擁有一些媒體知名度的作品提供支持"。她說,一些制片人欣然接受了邀請,而另一些制片人則決定寧可將自己作品的媒體發布會留待暑期,在觀眾電影節期間舉行。她強調,本星期還是"業內活動"的階段。

兩部特殊地位的德國電影

在這一階段,大部分作品選擇直接與媒體見面,15部競賽片中,只有兩部影片不對媒體放映。

這兩部電影都是德國作品:《鄰家》--演員丹尼爾-布呂爾的導演處女作和多米尼克-格拉夫( Dominik Graf)的《法比安》 "Fabian oder Der Gang vor die Hunde"。後者改編自凱斯特納(Erich Kästner)發表於1931年的小說,講述發生在納粹上台前不久的柏林故事。

在德國,光是這幾個關鍵詞就足以引起媒體轟動。不過,導演和演員們都希望,只要作品未獲獎,就不在6月份的電影節第二階段活動之前公開露面及接受采訪。

流媒體與電影院競爭

將《法比安》送入主競賽單元的制片人費利克斯-馮-博姆(Felix von Boehm)表示,他對柏林電影節的服務器有絕對的信心,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並不是因為擔心這些影片在首映前會被非法盜版流傳,而是因為, "電影是為大銀幕、為電影院拍攝的",而出於對現行新冠衛生法規的考慮,他更願在電影節前夕在德國各城市安排媒體觀看該片。他表示,就他個人而言,他是影院以及將其視為活動場所的贊同者,"所以選擇了這個方案。"

華納兄弟德國制片方未對關於何以不在柏林電影節媒體平台上播放《鄰家》的詢問作答。不過,鑑於布呂爾是德國最有名的導演之一,因此,從戰略眼光出發,耐心等到6月份的實際全球首映,並屆時同他和影迷們一起在紅毯上歡慶,還是有意義的。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Nadine Wojc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