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溯源:實驗室假說如何卷土重來?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實驗室洩漏說”一開始就被歐美一些權威科學家視為缺乏根據的無稽之談。世衛組織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也強調,病毒源自實驗室可能“微乎其微”。但針對這一疑問的研究和討論一直沒有銷聲匿跡。幾個月以來,有關質疑越發得到關注,西方政界、媒體、科學家頻頻發聲,尋找新的溯源途徑的壓力逐漸升高。最新一期德國《明鏡周刊》發表長篇專題報道,回顧了“實驗室說”和“動物到人說”一年多以來的交鋒,並指出這一科學辯論從一開始就無法擺脫政治的干擾。

天生陰謀論?

2020年初,疫情剛剛開始擴散,就有美國共和黨議員提到“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並呼籲中國方面公開更多信息。當時美國主流媒體和部分科學家對此不屑一顧,《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還斥之為“陰謀論”。

《明鏡》報道分析,這與特朗普執政下的氛圍有關,自由派媒體對來自特朗普陣營的“另類事實”一向反感。而以安東尼·福奇為代表的部分科學家也明確表示不認同這種觀點。

2020年2月19日,27位國際知名科學家在權威期刊《柳葉刀》上發表聯署聲明,一致譴責認為新冠病毒並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以此聲援奮戰在抗疫前線的中國同行。這一立場鮮明的表態讓世衛組織顧問、美國民主黨人梅策爾(Jamie Metzl)感到不解,他認為下這一結論為時過早,而這些專家的“權威”觀點會阻礙開放的討論。

德國病毒學家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也是聯署者之一。他在2021年6月的一次專題播客訪談中對德廣聯表示,從目前的認知來看,實驗室事故的假設既無法得到證實,也不能從理論上推翻。但他並不認為自己參加去年的聯署有什麼不妥,因為當時面臨污名化威脅中國同行理應得到理解和支持。

科學與政治的利益沖突

聯署的主要起草者和推動者之一是美國生態動物學家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他也是世衛組織赴中國溯源調查組的成員。2020年春,美國政府部門的調查顯示,達扎克任負責人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與受到懷疑的武漢病毒研究所長期有著密切的合作關系,合作項目還得到美國科研資金的資助。

這一關系被公開披露之後,達扎克在新冠病毒溯源的研究和學術討論中扮演的角色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不少同行認為,在存在明顯利益沖突的情況下,達扎克本不宜參與世衛組織在中國進行的調查。2021年春,多名參加前一年2月《柳葉刀》聯署的學者公開表示與這一行動拉開距離。6月份,《柳葉刀》新冠病毒委員會證實,達扎克退出了這一組織。

信息不透明

爭議的焦點是武漢病毒所領銜研究冠狀病毒的學者石正麗以及她的團隊進行的“功能增益實驗”(Gain-of-Function),即將不同類型的冠狀病毒的基因特性進行交叉混合,觀察新病毒出現哪些新的特性。

這一研究的意義在學術界雖然一直存在爭議,但大部分科學家認為,該研究本身無可厚非,關鍵是實驗室要有嚴格的安全管理,此外信息交流應做到公開透明。但正是在這兩點上,武漢這一安全級別最高的實驗室是否無懈可擊,存在疑問。

2018年初,駐華美國外交官就曾向華盛頓匯報稱,武漢病毒所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包括缺乏有足夠專業培訓的實驗技術人員。2019年9月,石正麗的一名上級主管也曾發文抱怨實驗室的維護經費不足。

2019年9月,該所的“蝙蝠源和鼠源病毒病原數據庫”突然下線。後來石正麗解釋說,這是由於武漢病毒所網站以及員工的工作郵箱和私人郵箱都遭到攻擊,“為了安全迫不得已關閉” 。這一舉動自然引起了國外同行的側目。

形勢轉折

2021年1月15日,在特朗普離任幾天前,美國國務院就新冠病毒溯源發布的一份“事實清單”表示,尚無法確定病毒的來源。拜登政府官員此後則對這份報告提出批評,認為它主要聚焦實驗室假說,而對“動物到人”的傳播可能性則一帶而過。

世衛組織2月9日發布的溯源小組調查報告得出的結論指向另一個方向:新冠病毒從蝙蝠經過動物中間宿主轉跳至人的可能性最大,而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極其微小。但是,調查小組並沒有獲得中方的原始科研記錄。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賽表示,溯源工作還未有定論,所有理論都將繼續追蹤。

2021年5月,來自各國的18名科學家在《科學》雜志發表公開信,批駁世衛組織調查報告的一些結論,認為“實驗室假說”仍是值得研究探討的一個推論。

5月29日,拜登下令情報機構對新冠病毒的源頭進行調查,並在3個月內交出結果。拜登的國安顧問沙利文指出,世衛組織赴中國的調查,行前已經有了結論預設,其目的主要是尋找動物(宿主)源頭。

美國傳染病專家福奇也表示支持現政府責成情報機構展開新調查的計劃。他在接受BBC采訪時稱,他對新冠溯源“持開放態度,不排除(病毒)可能源於實驗室洩漏”,但他還是認為“最可能的起源是動物間跨物種傳播”。

6月底,一個名為“巴黎小組”的非正式科學家團體發表公開信,呼籲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全面調查。公開信表示如果北京政府拒絕配合,各國應該尋求“第二條道路”,在其它組織和機制的協調之下進行溯源調查。此前在6月14日,7國集團領導人在英國舉行的G7峰會上,也敦促中國參與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新的調查。

答案在哪裡?

德國病毒學家莫林(Karin Mölling)對《明鏡》表示,病毒來源的答案,要在病毒裡找,“它就在Sars-CoV-2病毒早期的基因序列裡,而這樣的基因序列我們還沒有看到。”

2021年6月,美國西雅圖病毒學家布魯姆(Jesse Bloom)在一篇尚未正式發表的論文裡提到,一名中國科學家於2020年6月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申請刪除他於3個月前提交的新冠病毒基因早期序列。布魯姆認為,刪除數據本身讓人對中國在溯源方面的透明度產生懷疑。布魯姆說,“這表明,我們沒有看到更多這些序列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有關方面沒有真心實意地努力要把它們拿出來。”

(明鏡周刊、紐約時報等)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