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這場全球大流行在英國臨近終局了嗎

·6 分鐘 (閱讀時間)
people walking into the sunset
people walking into the sunset

過去這兩年,有誰沒有憤怒地喊出過「這疫情怎麼還沒完?」或者「我什麼時候才能正常生活?」這些話?我自己肯定喊過。

現在,這些問題的答案或許是……很快了。

越來越多的人有信心,奧密克戎(Omicron)變異株可能會讓英國進入這場全球大流行疫情的終局。

但是之後會怎樣?病毒不會在彈指間消失。相反,我們將必須要習慣的一個新關鍵詞是「地方性流行(endemic)」——這意味著,新冠病毒毫無疑問還會繼續存在。

於是,新的新冠時代真的要來臨了嗎?它對我們的生活將意味著什麼?

「我們快到了,現在是一段尾聲的開始,至少在英國是如此,」利物浦大學的感染與全球衛生主席朱利安·希斯考克斯教授(Prof Julian Hiscox)告訴我說,「我想2022年的生活將會幾乎回到全球大流行之前的樣子。」

正在改變的是我們的免疫力。新型冠狀病毒兩年前最早在中國武漢出現,我們當時很容易受感染。它是一種全新的病毒,我們過去的免疫系統沒有應對的經驗,當時也沒能藥物或者疫苗能夠帶來幫助。

其結果,就像是帶著一個噴火器走進煙花工廠裏一樣,新冠在世界各地爆炸式擴散——但是,火不可能一直這樣強烈地燃燒下去。

選擇有兩個——我們要麼撲滅新冠病毒,就像我們終結西非的埃博拉(Ebola,伊波拉)病毒一樣。或者疫情會慢慢平息,但是卻與我們長期共存,它會成為各種地方性流行(Epidemic disease)的一種——比如普通感冒、HIV、麻疹和肺結核等,一直存在。

infographic showing pandemic, endemic and epidemic disease patterns
infographic showing pandemic, endemic and epidemic disease patterns

很多人會覺得,對於一種在空氣中散播,你感染了都不知道自己病了的病毒來說,這是不可避免的命運。「這個病毒寫滿了地方病的特徵,」倫敦大學聖喬治學院的病毒學家伊麗莎貝塔·格羅佩里博士(Dr Elisabetta Groppelli)說。

「我非常樂觀,」她說,「我們不久就會進入一個病毒循環的狀況,我們會照顧有風險的人們,但是對於其他人,我們接受這樣的觀點——他們會染上,而一般人都會沒事。」

研究病毒擴散的傳染病學家會在一種疾病的強度比較一致和可預測的時候,將其列為地方性流行——而不是像這場全球大流行迄今為止的那樣「大起大落」地一波接一波。

但是,倫敦帝國學院的傳染病學家阿茲拉·加尼教授(Prof Azra Ghani)表示,另一些人在用這個字眼來表示,新冠病毒依然存在,但是我們不再需要限制我們的生活。

她認為,我們會「迅速地」到達那樣一個狀態,還表示:「這似乎是花了很長時間,但是僅僅在一年前,我們才開始接種疫苗,而我們已經因此而自由得多了。」

唯一可能的重大轉折是,一種能夠擊敗奧密克戎並引發更嚴重疾病的新變種。

有多壞?

要記住重要的一點,地方性流行並不直接等同於輕微病症。「我們有一些地方病是巨型殺手,」加尼教授說。有幾千年的時間裏,天花一直是地方病,感染者有三分之一會死亡。瘧疾是一種地方病,每年造成60萬宗死亡

但是,我們已經看到跡象,隨著我們的身體越來越熟練地與之對抗,新冠病毒將會變得不那麼致命。

Covid
Covid

在英國,有疫苗接種推廣,有加強針的推廣,還有涉及過四個病毒變種的幾波疫情。

「當奧密克戎結束並過去,英國的免疫力將會很高,至少在一段時間內是如此,」愛丁堡大學的免疫學家艾麗諾爾·萊利教授(Prof Eleanor Riley)說。

這種高感染率也有代價,就是在英國有超過15萬人死亡。但是它卻在我們的免疫系統留下了保護力。這種免疫力會減弱,所以我們預計在未來應該會染上新冠,但是它應該能減低重症的機會。

希斯考克斯教授是英國政府新興呼吸道病毒威脅顧問小組(New and Emerging Respiratory Virus Threats Advisory Group)的成員。他表示,這意味著人們不會受到嚴重影響。

「假如一種新變異或者舊變異出現,對我們大多數來說,會像其他任何一種冠狀病毒感冒一樣,我們會打噴嚏,有一點頭痛,然後就沒事了。」

對我們的生活意味著什麼?

有一些人會死於新冠病毒地方性流行——大多數是老人和易感人群。所以對於我們要如何與它共存,仍然有一些決策要做。

「如果你只接受新冠零死亡率,那麼我們還會面臨一整套的限制令,這就不是終結,」希斯考克斯解釋說。

但是,他說,「在一個嚴重的流感季節,冬季每天會有200至300人死去,沒有人戴口罩或者保持社交距離。或許這是一個明確的界限。」

他預計,封鎖令以及限制大眾聚會不會再次實施,大規模檢測將會在今年結束。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秋季會給易感人群提供加強針,以在冬天加強保護力。

「我們需要接受一個事實,我們的流感季節也將會是新冠季節,而這對我們來說將是一個挑戰,」格羅佩里博士說。

然而,冬天的狀況會有多壞,目前仍不確定,因為死於流感和新冠的可能是同一批人。正如一名科學家所說的,「你不能死兩次。」

萊利教授認為,在奧密克戎之後,我們不會再強制戴口罩,但是口罩將會像在亞洲一些地方一樣,變成「一道常見得多的風景」,人們會在人多的地方選擇戴口罩。

Mask-wearers in Japan
Mask-wearers in Japan

她補充說,「很可能的情況是,我們所有人會去打流感疫苗,生活看起來不會與2019年的秋天有太大不同。」

世界其他地方又會怎樣?

雖然在疫苗推廣和感染規模上,英國都超過世界大多數地方,但是全球距離大流行結束還很遙遠。

較貧窮國家仍然在等待給易感人群提供疫苗。與此同時,那些將新冠病毒隔絶在外的國家,新冠死亡率非常低,但是全體人口的免疫力也較低。

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經明確表示,全世界距離將新冠列為地方性流行,還有很遠距離。

「對於世界來說,這仍然是一場全球大流行和一個嚴重緊急狀況,」格羅佩里總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