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副作用、混合接種和其他幾個基本問題

·11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疫苗大規模接種在全球鋪開,從最初輝瑞和莫德納疫苗舉世無敵,到至少8種疫苗,到獲准使用的疫苗種類增多,研發努力仍在繼續。

接種疫苗有哪些副作用?不同疫苗混合接種是否可行?

另外還有幾個你可能需要了解的基本問題,包括疫苗能提供多大的保護?可能會有哪些副作用?免疫效力可持續多久?不同的疫苗怎麼比較等等。

疫苗有哪些副作用?

接種疫苗通常會有一些常見副作用,即接種疫苗後身體出現不良反應,但這正說明疫苗在起作用,成功激活了身體自我免疫反應。也有罕見副作用,即出現概率極小的對疫苗的反應,程度有輕有重。

被疫苗觸發而自然釋放的化學物質叫細胞因子和趨化因子,也稱為趨化激素、趨化素,是細胞分泌的蛋白信號。

激活免疫反應的化學物質讓人感到不適,但一般不會嚴重到干擾日常生活起居的程度,而且大致三天後症狀就會消失。

接種疫苗後肯定會出現副作用症狀,關鍵是程度 — 激發的免疫反應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必須恰到好處;在副作用和免疫力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

幾種主要疫苗已知最常見的副作用包括扎針處局部疼痛、疲乏、頭疼及肌肉疼痛。其他不太常見的副作用包括噁心、發燒、畏寒。 隨著接種普及,罕見副作用病例開始增多。

罕見病例中最引人關注的是血栓症狀,涉及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和強生/楊森疫苗。阿斯利康疫苗一度被毆亞十幾個國家叫停接種,強生/楊森也被美歐和南非叫停。

但是,新冠疫苗和血栓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係、如果存在那麼誘發機制是什麼,目前尚無定論。

BBC健康科學事務記者詹姆士·加拉格爾( James Gallagher)答疑:

為什麼有些人的副作用比較大?

副作用因人而異,差別很大。有些人幾乎毫無感覺;有些人會感到略不舒服,但並無大礙仍然可以去上班;有些人則需要臥牀。愛丁堡大學免疫學和傳染病教授埃莉諾·萊利(Eleanor Riley)說: 「我們的免疫系統存在巨大的遺傳多樣性,這就是差異的基礎。」這種多樣性意味著一些人的免疫系統運行得更亢奮一點,更容易做出積極的反應。

疫苗副作用大是否意謂著保護力度更大?

負責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試驗的安德魯·波拉德教授(Andrew Pollard)說:「以前有過一些--如2009年的大流感等--先例顯示,副作用越大意謂免疫反應很強。」但新冠疫苗的情況並非如此,每個人得到的免疫大致相同。

要解釋為什麼如此,則有必要了解免疫系統的兩個部分是如何一起工作的。第一部分被稱為先天性反應,包括那些像化學警報一樣的身體反應。另一部分是適應性反應,它學習然後記住如何通過設計B細胞來對抗感染,這些B細胞產生抗體來尋找和消滅病毒,另外還有T細胞,它們可以剿殺任何受病毒感染的身體細胞。萊利教授說:「正是這個先天性反應的早期免疫隨著年齡的增長和人與人之間的差異而變化,這就是決定你對疫苗副作用是大還是小的原因。」

「你只需要一點點的先天反應來喚醒適應性反應,並獲得能給你提供保護的完整的B細胞和T細胞。」

更多閲讀:新冠疫苗副作用:BBC記者親身體驗 探究科學原因

疫苗混搭接種是否安全、有效?

接種新冠疫苗,如果需要注射兩劑,通常兩次用同一種疫苗,比如第一針打的是輝瑞,那麼第二針還是輝瑞。但過去幾周,香港、英國等地的科研團隊開始研究不同疫苗的混搭,比如第一針打輝瑞,第二針用阿斯利康。

疫苗混搭接種,是否安全?可能引發哪些嚴重不良反應?免疫功效能不能保持,甚至增強,比如免疫力持續時間更長、針對範圍更廣,對新出現的變異毒株也有效?會不會觸發意料之外的反應?

如果疫苗混搭接種可行,對各國普及接種計劃能提供多大的靈活性?起到多大促進作用?

這是混搭研究要尋找的主要答案。

不同地區類似研究的根本目標都是設法確定疫苗能否混搭,不同之處在於混搭的是哪些疫苗,以及不同疫苗和不同間隔時間的組合。

英國南安普敦大學和牛津大學團隊4月啟動為期一年的「混搭」課題。已經注射第一劑疫苗的成年人,不管是輝瑞還是阿斯利康,都可以申請成為Com-Cov課題的志願者。混搭的疫苗可以跟第一劑相同,也可能是阿斯利康或輝瑞、莫德納、Novavax,或者是某種混和劑。

在科學層面確定了混搭接種是否可行之後,政府部門就可以據此確定採用這種方案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更靈活、快速地推進疫苗接種計劃,一國如此,國際社會也一樣。

中國、俄國也在展開類似的研究,基於同樣的理論假設:不同種類疫苗安全性有較大把握而以不同方式激發免疫反應可能效果更好。

香港和中國內地都在嘗試接種第三劑疫苗或兩種不同技術類型的疫苗以不同組合方式混搭接種。

英國疫苗和免疫聯席委員會的布朗教授( Jeremy Brown)接受BBC採訪時表示,實事求是地說,今後幾年這(混搭接種)將成為主流;很難保證兩劑注射同一種疫苗。

疫苗能提供多少保護?

疫苗不能提供百分之百的保護,也不能保證接種後不會感染、傳播病毒。

英國薩里大學免疫學教授戴博拉·鄧恩-沃特斯(Deborah Dunn-Walters)解釋說,疫苗作用於人體的後天免疫系統,又稱獲得性免疫。

這個系統通過與病原體接觸而產生識別病毒病啟動針對特定病原體免疫反應,通過刺激人體產生免疫細胞,其中一部分會產生對病毒的抗體。這個過程需要一段時間。

接種疫苗後之所以仍有可能感染並傳播新冠病毒,主要因為評估疫苗效力主要通過觀察接種後是否出現症狀而不是有沒有感染來衡量,而無症狀感染是新冠病毒的一大特徵。

她指出,現在還沒有證據說明現有疫苗、不管是打一針還是兩針,能夠阻止病毒傳播。

大部分疫苗完全接種需要打兩針,因為第二針疫苗才會激發第二階段免疫反應,產生長期免疫力。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免疫學教授丹尼·奧特曼(Danny Altmann) 稱之為激發自身免疫機能進入一種新的微調模式。

身體免疫系統初次跟疫苗相遇時,會激活兩種重要的白血球(白細胞):B漿細胞和T細胞。B漿細胞主要功能是產生抗體,但壽命不長,幾周過後如果不注射第二劑疫苗的話,抗體數量會銳減。

T細胞又叫T淋巴細胞,成熟後分化成不同的效應亞型,能識別和殺死不同的病原,其中一種叫記憶T細胞,如果沒有碰到格殺對象(病毒),在體內可以存活幾十年。

關鍵是這種記憶T細胞只有在注射了第二針疫苗之後才會大量產生。

至於兩針疫苗注射間隔應該多長時間,似乎仍有變化的可能。輝瑞和莫德納在英國普及接種之初是兩針之間隔三周,後來變成間隔三個月。

關於第一針疫苗可提供免疫保護的時間究竟多長的問題,目前沒有定論。令問題更複雜的是,疫苗對各人的效力也會因人而異。

歐洲藥品管理局(EMA)4月7日表示,罕見血栓應被列為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一種非常罕見副作用,但目前無法確定諸如年齡或性別等是否相關風險因素。EMA執行董事庫克(Emer Cooke)表示,這些罕見副作用的 「合理解釋是(個體)對疫苗的免疫反應」。

這類似於接受藥物肝素治療的人的情況。肝素是一種用於防止血栓形成的血液稀釋劑,在某些情況下,對該藥物產生的潛在危險免疫不良反應,導致一種稱為肝素誘導的血小板減少症。

出現血栓症狀也是口服避孕藥的罕見副作用之一。

截止3月22日,歐洲2500萬人接種阿斯利康疫苗,記錄在案的血栓病例有86起,大部分患者為60歲以下女性,其中18例致命。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4月中旬表示,在群體接種680多萬劑疫苗後發現6例血栓,都是介於18至48歲之間的女性,在接種疫苗後第6至13天出現血栓症狀。

疫苗效力可維持多久?

對輕症和需要住院治療的重症 ,不同疫苗的效力各有所長。實驗室環境下的「效能」與實際應用中產生的「效力」會有差別。

在實際應用時,疫苗的「效力」可能會受接種對象的年齡、身體狀況、本身有沒有疾病等因素影響。

由於病毒和疫苗都問世不久,因此目前很難推斷各種疫苗的中長期效力,但一般認為大致可以提供半年到一年的免疫保護。

2021年初,美國加州拉霍亞免疫學研究所(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發表研究報告稱新冠病毒感染者痊癒後自身免疫力能維持至少6個月。英格蘭公共衛生機構(Public Health England)的發現是至少5個月。

疫苗提供的免疫力和感染後自然產生的免疫力大致相同,但持續時間因各人體質和健康狀況不同,可維持的時間有長有短。

英國萊斯特大學病毒學家朱利安·唐(Julian Tang)表示,疫苗免疫力大致可持續6-12個月,但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各人自身情況,以及疫苗的種類。

美國梅奧診所醫學中心(Mayo Clinic)的分子醫學教授巴德利(Andrew Badley)認為,疫苗的效用和免疫力可能持續幾年,但對變異毒株感染病例和患者接種後的反應密切觀察非常重要。

不同疫苗怎麼比較?

很難簡單比較優劣。

有的疫苗對輕症的免疫效果勝於對需住院治療的重症的保護,有的則相反;有的常見副作用較多,但出現嚴重副作用機率較小,有的常見副作用較少,但程度較重。

比如,病毒載體類疫苗可能會引發淋巴腫大,但重組蛋白疫苗則不會出現這個反應。

除此之外,疫苗之間的比較涉及儲存、運輸、接種劑量、次數、供應狀況和價格等多種因素。各國政府制定本國疫苗接種推廣計劃時還有更多其他方面的考量,包括成本、政治和外交因素。

莫德納和阿斯利康疫苗都通過信使核糖核酸(mRNA)激發人體細胞對新冠肺炎病毒的免疫反應,但這種信使核糖核酸十分脆弱,溫度略高就會分裂失效,因此需要注入脂類微粒(lipid nanoparticle)保護層,在超低溫條件下保存。

其他種類的疫苗只需常規低溫儲存,保質期較長,便於運輸。

現有疫苗對變異毒株是否有效,是研發機構和公眾都十分關切的問題。

莫德納疫苗研發機構稱這款疫苗對英國和南非新出現的變異病毒也有效,但正在研發新的疫苗成分,以提高保護力。

輝瑞/BioNTech疫苗也表示能有效對抗新變異毒株。

總體而言,各國政府和公共衛生機構將密切觀察是否有新變異病毒株出現,並評估現有治療方法和疫苗是否有效。

美國梅奧診所醫學中心分子醫學教授巴德利(Andrew Badley)表示,沒有100%有效的疫苗;疫苗的保護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病毒變異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