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有哪些風險和副作用?

Alexander Freund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全球各地,人們都在期待盡快接種新冠疫苗。與此同時,又有很多人拿不定主意,因為,他們一方面願意通過接種防止染疫,另一方面又害怕接種可能會有副作用。他們懷疑,鑑於研制速度極快,新冠疫苗是否真的安全,對可能的副作用是否有過足夠的調查。

那麼,到底哪些接種反應屬於正常,可能會有哪些副作用?我是否該接種呢?

接種後可能出現某些反應是正常的:針刺點周邊可能出現紅腫或有些微疼痛感。接種後頭三天,出現疲倦、發燒、頭疼、四肢疼等現象亦屬正常,而且,反應大都輕微,幾天後便告消失。它們顯示,疫苗起作用了,因為,它激活了免疫系統,人體產生了抗擊經由接種導致的"虛假"感染。

嚴重副作用很少見

除那些典型的接種反應外,但在接種後也會零星產生有時相當厲害的副作用,例如過敏休克。不過,根據歐洲藥物管理局(EMA)、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或世衛組織的看法,被批准上市的疫苗總的是安全的,否則,它們不會批准使用這些疫苗。某些新疫苗--所謂的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同傳統的疫苗有本質區別。它們不含弱化的或滅活的病毒,而僅含COVID-19新冠病毒組成部分的指令。

其它的則是Vektor(腺病毒載體)疫苗,用經過改造後無害的腺病毒,(例如只會感染大猩猩的感冒病毒)作為載體,裝入新冠病毒的S蛋白基因,制成腺病毒載體疫苗,刺激人體產生抗體。以下是對目前常被提及的疫苗的簡述。

BioNtech/輝瑞(Pfizer)疫苗

在許可上市階段,德國BioNTech和美國的輝瑞聯合開發的新冠疫苗BNT162b2未產生嚴重副作用,疲倦、頭痛等一些典型的接種反應在老年患者那裡發生較少且程度很輕。

自這款mRNA疫苗投入應用以來,當然也有若干患者在接種後不久便出現嚴重過敏反應。一名美國病人和兩名英國人甚至還出現了俗稱的過敏性休克,皮膚紅腫、呼吸急促。由於當事人既無前期病史又非過敏病患者,英國衛生當局遂警告過敏病患者不要接種。

莫德納(Moderna)疫苗

美國醫藥公司莫德納的新冠疫苗mRNA-1273同樣是一種以基因為基礎的疫苗,在原理上與BioNTech/輝瑞疫苗非常相近。
根據生產商和審核機構體提供的數據,臨床試驗階段結果顯示,受試者很易接受該疫苗,通常的接種反應程度輕,且時間短。不過,根據一個獨立監控委員會提交的中間報告,9.7%的受試者出現疲倦反應。

在莫德納疫苗那裡,也只有少數受試者發生過敏反應,若干人那裡出現面神經癱瘓現象。而相關反應是否的確與接種有關,尚不清楚。或許,這些副作用非因mRNA疫苗而是因脂質納米粒引起,這種納米粒被用作疫苗載體,然後被人體減排掉。

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

在臨床試驗階段,今年9月,英國瑞典藥業康采恩阿斯利康疫苗的一次事故引發波瀾。當時,注射疫苗後,一位受試者脊髓發炎。臨床試驗因此中止,直至一獨立專家委員會確認,該次發炎與接種無關。

除此以外,阿斯利康疫苗也只引起典型的接種反應,例如,針刺入口有疼痛感、肌肉痛,或疲倦感。年齡大些的受試者也只有很少反應,而且程度輕微。這是一種腺病毒載體疫苗。

俄羅斯Sputnik V(衛星五號)疫苗

2020年8月,未等到有萬人參試的第三階段臨床試驗結束,衛星五號疫苗便已在俄羅斯獲准上市。該疫苗使用兩種改良過的不同腺病毒。全球範圍對莫斯科加馬列亞(Gamaleja)流行病與微生物學國家研究中心研發的該款疫苗持強烈保留意見,原因是,在所公布的疫苗研究報告中有明顯的雙重數據,有可能是做了手腳的結果。

盡管這樣,衛星五號疫苗仍在許多國家用於接種,不僅是俄羅斯,而且也在白俄羅斯、阿聯酋,以及印度、巴西,阿根廷現在也已入列。

2021年1月2日,俄羅斯衛生部長對新聞界稱,已向國內各地提供了150多萬支疫苗,接種人數超過80萬。

據該國衛生部稱,迄今,當事人只有通常的接種反應,如頭疼或發燒。阿根廷衛生部也表示,總共32013名接種者中只有317人呈現此類典型的接種反應。

迄今沒有關於接種衛星五號疫苗後發現有嚴重副作用的報告。但是,即使在俄羅斯國內,很多人也對該疫苗持相當明顯的保留態度。據路透社報道,一項問卷調查結果顯示,3040名醫護人員中有52%的人表示,鑑於有關衛星五號疫苗的數據不足,不願接種該疫苗。

應該接種疫苗嗎?

這一問題最終得由當事者自己做出回答。它是對好處和風險的一種個人掂量。是通過接種保護我自己和旁人、從而能重新過上正常生活,對我更重要呢,還是說,這些新疫苗技術對我而言風險過大?目前為止記錄到的風險和副作用只反映過去數月的瞬間情況,--不論對快速研發出疫苗如何興奮,都必須確認這一點。有關個別疫苗可能的長期後果,人們尚無認知。只有與接種同時進行、並在疫苗被批准上市後繼續進行的全球範圍的長期研究方能提供明確答案。

效益和風險考量

埃爾朗根大學醫院臨床微生物學、免疫學及衛生研究所所長波格丹(Christian Bogdan)對德新社作了如下計算,以說明問題:"若某一老人死於新冠的概率是20%,而接種產生嚴重副作用的概率為1比5萬,那我就會承受這一風險。" 不過,波格丹教授認為,兒童不應接種,因為他們死於新冠的概率幾乎為零,同時,他們的生命還很長。 他認為,根據現有數據,小心起見,孕婦或喂奶期女性也不應接種。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則表示,原則上不反對相關女性根據醫生檢查和咨詢的結果接種新冠疫苗。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Alexander Fre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