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選】如何維持一黨獨大?新加坡執政黨巧妙的選舉操縱術

謝樹寬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加坡執政黨透過過選舉制度的操弄,確保長期的一黨執政。(網路截圖:pixabay)
新加坡執政黨透過過選舉制度的操弄,確保長期的一黨執政。(網路截圖:pixabay)

新加坡7月10日舉行國會大選,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在全國 31 個選區的 93 個席次中共贏得83席,毫無意外地繼續延續它自1965年新加坡獨立以來的政權。

儘管參選政黨中多,包括李顯龍的弟弟李顯揚也投身反對黨,不過人權團體長期以來就指出,新加坡的選舉並非真正公平競爭——問題包括集選區的劃分爭議,投票過程缺乏監督,以及高額的登記參選費用。

新加坡的選舉很難用「公平」來形容。

它有投票,有反對黨,投票過程很少聽說作票買票,但是讓我們感到神奇的是,等到票數開出來,幾乎可確定九成以上的席次落入執政黨手中。

這個國家究竟是如何維持國會一黨獨大的超級多數,加拿大麥馬士達大學的Netina Tan和美國加州大學爾文分校的Bernard Grofman曾針對新加坡的選舉法如何操作國會的超級多數發表研究論文。他們指出新加坡使用的政黨連記投票(Party bloc vote),讓單一選區和集選區並行的規定,是執政黨巧妙操作國會席次不墜的關鍵。

執政黨占超過九成的國會

新加坡並沒有獨立的選委會,選舉的重新劃分基本上是由政治決定。在每次的國會大選前,由總理辦公室底下的選區範圍檢討委員會決定選區的重劃。從1965-1987年,新加坡採行單一選區簡單多數的選制,不過從1988年之後,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引入了單選區和集選區並行的政策。在集選區的選民,選票是投給一個候選人團隊,而不是單一的候選人。表面的目的是要提升少數族裔在國會的代表比例(每個候選團隊都必須至少包含一名少數族裔候選人)。

新加坡國會1968-2015的人民行動黨得票率和席次比率。(網路截圖:www.socsci.uci.edu)
新加坡國會1968-2015的人民行動黨得票率和席次比率。(網路截圖:www.socsci.uci.edu)

不管反對黨的得票比例是多少,人民行動黨在國會的席次從不曾低於93%。在實施多席次的集選區制度之後,新加坡國會的平均有效政黨數(mean effective number of parties)是1.05。這是不折不扣的一黨獨大!

在Tan 和 Grofman的論文中指出有幾個因素,讓新加坡政府可以透過政黨連記投票的政策,對集選區進行策略性調整,讓執政黨在得票率下滑卻不致流失席次。

組屋種族整合政策

第一個是因素是新加坡的組屋種族整合政策(Ethnic Housing Integration Policy,或稱EIP)。這是為打破組屋區的種族群聚情況,基於社會穩定與種族和諧目的,規定於各組屋區內需設定各種族比例,任何單一少數族群比例不能超過20%。由於新加坡有超過八成民眾居住在國有的組屋,這避免了任何與族群為基礎的政黨倚靠族群支持而當選的可能性,但也改變了新加坡的政治地理。自1997年來,再也沒有任何馬來裔候選人——不論在野黨或執政黨——在單一選區中當選。

過去,在馬來裔族群選民比例較高的選區,華人為主的人民行動黨派出的馬來裔候選人多半面臨苦戰。在集選區制度施行之後,等於變相保障了執政黨的少數族裔。

操縱選區大小的效應

人民行動黨透過集選區最有效確保席次的工具是操控選區的平均大小。自1988年以來歷次選舉有兩個重要趨勢,一個是集選區的規模擴大,從最初一個集選區有三席,到1997年出現五到六個席次的集選區。另一方面是集選區的比例增加一路增加到2006年近選票數的90%,上一次大選比例稍微反轉,不過集選區仍佔了超過八成的選民人口。

這讓執政黨可以在較低得票率的情況下,繼續掌控絕大多數的席次。

操縱選區的界線

從1988年以來,反對派得票朝過40%的單一選區都已經消失或被併入了集選區。同樣地,反對派得票超過40%的集選區也都被解散或重新畫分。有意思的是,執政黨得票超高的幾個選區,也出現了選區重新劃分的情況,這顯然是為了更有效分配鐵票來支持其他的選區。

從新加坡可以看出執政黨如何透過選舉法律來維持執政優勢。新加坡的實例說明它對選舉法律的操控外表可能是中立的,但是卻可能策略的選擇而獨厚一個政黨。比起獨裁政權的強制手段,一般人較不易清楚察覺它選舉結果的不公平。

除此之外,今年的選舉更為反對黨增加了兩個障礙。第一是因為疫情的關係,實體的集會造時活動被禁止,競選活動僅限於社群網路。反對黨認為這不利他們的選情,執政黨則宣稱這讓各黨立足點更平等。

第二個障礙是去年10月開始施行俗稱的「假新聞法」已經被施用在反對派政治人物和新聞媒體上,他們必須移除或更正在被認定不實的貼文,分享者甚至也會受到重罰,讓反對黨在網路上挑戰執政黨更加不易。

參考資料:Electoral Rules and Manufacturing Legislative Supermajority: Evidence from Singapore

更多鏡週刊報導
【新加坡疫情(上)】受害者卻被指為元兇 新加坡移工遭歧視「司空見慣」
【新加坡疫情(下)】對待移工方式「很丟臉」 新加坡社會不方便面對的真相
【疫情效應】恐懼釀歧視 新加坡人連中國進口生鮮也拒買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聖索菲亞大教堂 土耳其總統下令變清真寺
耗資15億全球最大關公像 地基下陷還被抓包是違建
惡火逼近! 母3樓陽台拋子 目擊者光腳驚險接住
中印衝突驚傳108人陣亡? 名單一攤開全傻眼
武裝份子挾持人質 南非「最有錢教堂」淪地獄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