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叢林妓院」性工作者遭員警性侵,紀錄片《移工曳影》揭開這個國家不願正視的真相

·5 分鐘 (閱讀時間)

「我跟著帶領我的道路,從種植園到了原始雨林,我眼前開展的是最美麗的熱帶風景。」

第13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今年將於5月6日至5月15日登場,泰國導演普拉帕.吉瓦朗桑(Prapat Jiwarangsan)的紀錄片《移工曳影》(Ploy)以新加坡一名外籍移工的日記為靈感,以他的日記內容開場,透過視覺化的語彙及新加坡移工的真實故事,揭開新加坡社會不願正視的外籍移工真實遭遇。

《移工曳影》的開頭,新加坡一名外籍女移工說:「我喜歡新加坡,因為新加坡政府制定的勞動法規很好。我覺得新加坡還不錯,很乾淨又好,如果比起其他國家,新加坡不擁擠,污染也不多。新加坡人很好,我每星期只出門一次,但我知道新加坡人很好、很善良。」

外籍性工作者遭員警性侵

然而,來自泰國東北武里南府(Buriram)的波伊(Ploy)在新加坡遭遇的事件卻與那位女性移工口中「美好的新加坡」完全不同。波伊從幼年時期就沒有父親,跟著媽媽相依為命,後來媽媽有了情人,波伊就跟著有農田的外公生活。波伊讀完國中後,外公希望她繼續升學,但她討厭讀書,所以到首都曼谷(Bangkok)工作,而她的願望是想出國工作。

後來,波伊到泰國南部的合艾(Hat Yai)去見一名老鴇,泰國的老鴇將她介紹給馬來西亞新山(Johor Bahru)的老鴇,而馬來西亞老鴇說波伊必須服務70名男顧客才能付清債務。

紀錄片《移工曳影》(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紀錄片《移工曳影》(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紀錄片《移工曳影》(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波伊聽了朋友的建議後,決定前往新加坡從事性工作。她起初在新加坡的叢林接客,覺得「很丟臉」,但數天過了之後就覺得還好。叢林裡只有床墊,沒水可清洗,她每天接客10至20人,客人大多是來自印度的移工及來自孟加拉的移工。

2009年1月6日是她人生中黑暗的一天。當天晚間10時,她在工作時,朋友忽然大喊「警察來了」,她趕緊穿上褲子,逃往附近山丘,結果被廓爾喀警察團(Gurkha Contingent)的一名警員逮住。

這名警員威脅波伊,如果她不想去警局,就得跟他發生性關係,最後性侵了她。後來她到新加坡貪污調查局(CPIB)接受檢查,並提供證詞。她指認那名性侵她的警員後,指認後被送到庇護所。波伊表示:「我覺得我做這些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其他女勞工,她們也可能遭到其他不公正的警員荼毒。」

紀錄片《移工曳影》(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紀錄片《移工曳影》(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紀錄片《移工曳影》(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談起對新加坡的感覺,波伊表示:「我很生氣,我恨那個警員。不過,如果時光倒流,我不會把這件事告訴新加坡當局,因為拘留時間很長,我很想家。我對自己說,『我不會再來新加坡,我恨這個地方』。」

移工遭到歧視

《移工曳影》還訪問一名來自菲律賓的女移工,她是單親媽媽,在新加坡工作8年了。她說自己喜歡在新加坡工作,因為有錢能讓女兒上學,希望她們有更美好的未來。然而,她有時不喜歡新加坡,因為會想念女兒。

然而,她也透露自己剛到新加坡時的遭遇,剛來的7個月都沒領薪水,而且認識的移工朋友懷孕後就遭到遣返,因此有些懷孕的女移工選擇吃墮胎藥。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新加坡外籍移工宿舍爆發群聚感染。(取自You Tube)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新加坡外籍移工宿舍爆發群聚感染。(取自You Tube)

新加坡外籍移工宿舍爆發群聚感染。(截取自You Tube)

電影裡的旁白說,新加坡的移工並未獲得良好保障,他們付了很多錢或者背債才能到新加坡工作,而雇主往往還會扣住移工的護照,威脅說要是他們不聽話,就把他們送回國。這些移工往往因為害怕而面臨強迫勞動或人口販賣的遭遇,但新加坡的法律無法有效保護他們。

新加坡外籍家事移工的休假日不規律,也沒有國定假日。他們的工時往往很長,如果雇主要求他們一天工作16 17小時,他們也無法反抗,因此這些外籍家事移工在雇主家裡就像奴隸一樣。

此外,新加坡外籍移工面臨的歧視遭遇無所不在,不僅在公園聚會可能遭到警衛驅趕,他們也不能與新加坡人結婚、不能拿永居證,《移工曳影》的旁白指出,這些政策是「階級歧視」。新加坡被視為發達國家,但《移工曳影》接開了這個社會不願正視的真實面向。

第13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今年將於5月6日至5月15日登場,《移工曳影》也將在影展期間播映。購票請至TIDF官網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紀錄片《惡之三聯畫》真實呈現屍堆成谷、殘殺暴行,要你記住:戰爭是人類歷史最驚悚邪惡的部分
相關報導》 公然挑戰新加坡反同法規!兩名男子闖入電視台直播鏡頭擁吻,網友大讚:簡直是「革命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