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料揭露:南警備司令透過黑道搗毀美麗島雜誌社與黃信介家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   圖:林朝億/攝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 圖:林朝億/攝

[新頭殼newtalk] 1979年美麗島事件到底是先暴後鎮、或先鎮後暴,或當局有藉由暴徒攻打憲警,以製造鎮壓藉口,一直有所爭議。而國史館18日出版的8冊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事件爆發前,有多達6起美麗島雜誌社、各地分社以及黃信介家與服務處、周平德家遭暴徒搗毀事件,原來竟是南部警備司令常持琇透過具黑道背景的高雄某西餐廳老闆執行的。

國史館將於2月18日舉辦「戰後臺灣政治案件──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共八冊。其中,一份黑道當事者的陳情書,揭露了當局運用他們搗毀美麗島政團各地辦公室的事宜。

陳水扁總統任內即曾舉辦過美麗島事件檔案展覽,不過,時任副總統呂秀蓮曾對其偵訊期間的自白書被公布表達不滿。這次國史館的史料彙編,也有收錄呂秀蓮、姚嘉文兩人自白書,都已經取得兩人的同意。

另一位對當年展覽還有意見的則是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國史館館長陳儀深說, 陳水扁總統剛上任時,時任研考會主委林嘉誠曾負責處理整理一部份政治檔案,也曾就美麗島審判文件進行展覽,他和薛化元都參與籌劃。當時施明德對相關展覽就有意見,認為檔案裡有人稱他在監獄裡吃香喝辣,並認為這個訊息是陳儀深說的。

對此,陳儀深解釋,這根本是無妄之災。雖然當年檔案管理局的制度沒有現在完備,但基本動作還是有的。例如,檔案原件不會交給他們這些學者,而且還帶回家。拿出來的檔案都是影印本,分配時,也是「你寫什麼、你才拿什麼,別人的根本拿不到」,施明德指控的部分,根本不是他(陳儀深)負責的。

陳儀深說,施明德對他有偏見,可能是因為他做泰源事件口述歷史,其中,不少受訪者對施明德有意見,加上蔡寬裕、陳麗珠後來同居一事,多數獄友都比較支持蔡寬裕。但陳儀深還是透過施明德信任的林向愷、管碧玲兩人和施明德聯繫,看能不能訪問施明德,但都遭拒絕。陳儀深說,就口述歷史的基本要求,他都有做到了。況且,中研院對於口述歷史也有審查,如果僅是一些聽說的傳聞,就不會收錄。

談到這次公布的史料,陳儀深說,美麗島雜誌社成立與分社陸續成立時就受到監控。例如11月20日,「美麗島政團」在台中市太平國小舉辦「美麗島之夜」,陳儀深表示,當天就很緊張。施明德主張要拿火把。為什麼高雄事件要拿火把?大概是台中這場經驗所致。施明德的口述史也說,「群眾看到火把就會很興奮」。

陳儀深說,當時就大軍壓境,包括教室內就有些荷槍實彈的人,交換條件就是,美麗島政團不能走出學校圍牆之外。

陳儀深指出,從中壢事件起,就開始感受到群眾的力量很大,街頭演講就能感受到群眾熱情。尤其台美斷交後中止選舉,反而造成選舉一直沒有結束的感覺。

1979年11、12月,發生多起美麗島雜誌社、分社遭搗毀、攻擊事件,包括:11月29日黃信介位於台北市的住宅和立委服務處遭到搗毀,同日,美麗島雜誌社高雄市服務處也遭人持刀械破壞,雖然報警處理,治安當局一直未能查獲。12月7日,美麗島雜誌社屏東服務處遭到斧頭襲擊。連續數日,台北、高雄、屏東的美麗島雜誌社服務處皆遭到攻擊。

陳儀深說,這次較勁爆的是,事件前幾個月,有人去搗毀高雄服務分處、周平德家、黃信介家,連續大概有6起搗毀事件,到底是誰幹的?原來是高雄某西餐廳老闆,他有黑道背景。被南警備司令常持琇指使,所以去搗毀的。

陳儀深說,2、3年後,這位西餐廳老闆被列入安和專案取締,他因此很不滿,寫了陳情書給警備總司令、國安局長自訴愛國,在1979美麗島事件之前,那幾個月做了這幾件事情,應該要記功嘉獎,怎麼還會被取締呢?在這個報告裡面講得很具體。警總叫他做事,可是國安局可能不知道,所以他們需要查核。

美麗島事件曾發生婦女林玉祝在群眾面前下跪,叫他們不要打憲兵。陳儀深表示,西餐廳老闆還說,他很羨慕當時的林玉祝,她只不過在那邊跪下來,就變成愛國典範、被褒揚。像他這麼辛苦,還被取締,很不甘願。而這位西餐廳老闆目前還活著。

陳儀深說,黑道與情治單位的關係,過去雖然有些猜測,但是,有檔案的證據,而且這是在地、本土的黑道。後來,不論是江南事件的竹聯幫,從相關檔案也看得到,有時候警總做的、國安局不一定會知道,或會同意。這個機關不一定知道那個機關做的事情。

陳儀深指出,甚至後來的陳文成事件也有可能是黑道做的。因為白天偵訊有六卷錄音帶,其中還扣掉吃飯時間,所以偵訊時,不至於把他弄死。那天晚上放陳文成出來時,大概9點多,陳文成可能去鄧維祥的家。鄧維祥的哥哥鄧維楨最近受訪也堅持,陳文成當晚去他家寫了兩封信,一封可能向學校請假、因為無法如期回去;另一封可能是給AIT。陳文成出去到晚上12點多,「被怎麼了?是不是黑道,或被其他單位弄死,都有可能」。

陳文成死後,美國法醫病理學家韋契特曾到殯儀館驗屍。陳儀深說,他們不但看到台灣的報告,也親自動刀查驗,認為是墜樓後死亡,也就是並非前一個白天死的,當天晚上是有可能的。可能是被弄昏迷後、抬上去再丟下來的。陳儀深說,這也是給台派的一個功課,因為以前的人都相信陳文成遭刑求致死;然後將鄧維祥說成說謊、作偽證。

更多新頭殼報導
黃郁婷穿中國隊服惹議 梁文傑:不管她得第幾名 都當做不存在!
中國是美國的敵人!共和黨參議員推法案 禁止兩國軍隊聯合演習
倫敦示威拒看北京冬奧 頒獎稱習近平為侵犯人權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