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故鄉動員》令西南瘋響起 盼大林蒲空汙退散

柯宗緯/專題報導、攝影
·3 分鐘 (閱讀時間)

高市小港區「大林蒲」被891支工廠煙囪包圍,長年提心吊膽,擔心空汙及工安意外危機,這些年「遷村」成為火熱話題,地方人士5年來舉辦「西南瘋音樂祭」發聲,透過音樂喚醒被遺忘的時光,小村民沒有龐大奧援,只能用盡自身力量,守護自己的家園土地。

「西南瘋音樂祭」主辦單位為大林蒲在地金煙囪文化協會,創會理事長洪富賢回想當初創辦協會的初衷,心情十分複雜地說,自己在大林蒲生長5、60年,當地卻因政府強行設置工業區、填海造陸等建設,生活起居從此變樣。

被891支工廠煙囪包圍

他提及創辦「西南瘋音樂祭」起因,訴求相當簡單,不滿大林蒲一堆開發案要進行,政府常來開公聽會、環說會,一天到晚開不停,2016年他衝著「不甘願」3個字,用募款方式,想表達「小蝦米雖然不能跟大鯨魚對抗」,但可以用音樂傳達心聲。

西南風來了 才勉強有好空氣

至於取名「西南瘋」的源起,洪富賢說,小時候以地為床、以天為被,躺在庭院的曬穀場睡覺,但如今大林蒲被工廠、煙囪包圍,整年幾乎呼吸不到新鮮空氣,家家戶戶不分夏暑、寒冬都得緊閉窗戶,否則只能被迫吸入汙染過的空氣,「全靠吹起西南風跟南風時,才勉強有好空氣可呼吸!」他說,每年2月底、3月初至夏天時分,從海面吹拂而來的西南風,有助居民享受新鮮空氣,這便是活動名稱的由來。

回首活動草創時期的艱辛,洪富賢語帶激動地說,第1年面臨霸王級寒流,眼見活動快開始,卻募不到款,心都快冷了,直到除夕夜友人致電給他有善心人士一口氣要捐6萬,心情才豁然開朗,後續也較有信心走下去。

第1屆「西南瘋」辦在中林路、南星路口,主題為「海的呼喚」,在地人抗議原本的沙灘變成填海造陸還要蓋工廠,抗爭南星計畫區的開發,初試啼聲表現不俗,成功打響名號。

今年主題 訴說農民變成勞工

這5年來,「西南瘋」不曾間斷,洪富賢說,主要想將居民心聲傳遞給政府知道,「我們的無奈、不爽、不甘願」,原本一個鳥語花香的世外桃源,現在變成塵土飛揚的「工業盆地」。

「西南瘋音樂祭」也堅持不接受公部門、國公營企業的經費挹注,由地方發起募款。洪富賢說,透過自發性募款及義賣周邊商品,挹注每場將近百萬元經費的活動。

洪富賢表示,這2年來較無明顯主題,主要也不希望太過悲觀,今年以「勞工議題」為發想,傳達大林蒲歷史變遷,以前在地人仰賴耕農、捕魚、經商維生,但自從被工廠包圍後,土地也沒了,農民變成勞工階級,生活及環境相當艱苦不佳。

疫情因素 預計12月26日登場

「西南瘋音樂祭」每年3月舉辦,這些年地點移至鳳林宮前廣場,讓老一輩較方便欣賞演出,也能帶動攤商生意,今年因新冠肺炎疫情關係延期,預計12月26日登場,這次義賣運動毛巾、棒球帽、漁夫帽、T恤等商品募款,但遇上疫情、宣傳不足,只募得40幾萬元。

「西南瘋」主要表演者都為在地社團、學校團體,給地方一個舞台演出,過去有以舞台劇形式上演針貶時事劇或是布袋戲,今年則以純樂團為主,有傳統古樂、現代搖滾樂等多元樂風,從白天熱鬧到晚上,同時也透過直播給異鄉遊子一解思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