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致詞惹議 清大學生會長辭職:我欠全清大人一個道歉

·7 分鐘 (閱讀時間)

清大第30屆學生會長黃筠甯因在給新生的致詞中,提到「最正會長」、「顏值」等詞,以及貶低陽明交通大學惹議,昨(5)日晚間10點30分黃筠甯在粉專發表聲明,將辭去國立清華大學第30屆學生會會長一職,未來的所有學生會業務工作將依法移交予兩位副會長全權處理。

黃筠甯在聲明文提到,在擔任學生會會長前,她從來沒有待過學生會,因兩年前遇到校園跟蹤事件而和學生會有接觸,認為學生自治組織是學生於校園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塊,因此在得知學生會第一次會長選舉時沒有選出會長時,決定放棄研究所,延畢參選。

黃筠甯表示,雖然她有一套自己很想達成的政見與理想,因為致詞風波,還是選擇辭職,「對此我感到非常抱歉。我欠全清大人一個道歉,更欠第30屆全體學生會幹部們一個道歉,是我因為自己的疏忽搞砸了大家對我的期待與寄望,讓原本報恩的行為,成為傷害清大的行為」。

她也解釋,會在致詞文寫出「最正會長」,是因為她過去曾出過車禍,身上留下傷疤,加上要吃止痛,長時間無法正常行走復胖,希望鼓勵大家相信自己、對自己有自信就是最美的定義。

黃筠甯說,這次她已學到慘痛的教訓,讓學生會內的所有幹部們與她一齊受罪,也讓清華的校譽因此而蒙羞,願意虛心接受大家私訊、留言給她的指教舆批評,不過恕她無法一一回覆性騷擾、詛咒她家人及朋友的訊息。

最後,黃筠甯強調,她知道必須負起全部的責任,但願她的辭職可以讓大家重新相信第30屆學生會的能力與誠信。

【第30屆學生會會長黃筠甯辭職聲明】全文

各位同學晚上好,我是學生會會長黃筠甯,於2021年10月5日晚上22:30,正式辭去國立清華大學第30屆學生會會長一職。未來的所有學生會業務工作將依法移交予兩位副會長全權處理。

感谢近日各界對我前陣子致詞事件的關心,從2021年9月21日起至今日,我最感謝的是我的職務代理人、第30屆的全體學生會幹部們,在我最艱難的时候願意陪著我日以繼夜的在學生會會辦整理所有回應、擬出道歉聲明。對我來說學生會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大家庭,在擔任學生會會長以前,我從來都沒有待過學生會。我第一次與學生會有密切接觸是在兩年前我遇到校園跟蹤事件時,透過學生會與性別平等委員會聯絡。在那之後,我便認為學生自治組織是學生於校園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塊,學生自治組織不僅是學生與學校之間重要的溝通橋樑,更是提供給許多不了解學校可運用資源的學生的重要管道。這也是我想要延畢擔任學生會會長的初衷。

兩年前,我因為自己被騷擾的事件休學過,因為我不想造成家裡額外的經濟負擔,所以選擇休學、打工,擁有許多工作履歷的背後原因,是我必須獨自支付龐大的醫藥費與生活費的結果。在沒有錢請律師幫忙打官司的情況之下,我透過法律扶助基金會提供的免費法扶律師以及學校合作的律師事務所提供的免費法律詢,完成了兩年的訴訟,也逐步踏上讀法律的路。復學回到學校之後,仍舊持續努力地想把這樣的經歷幻化成讓自己成長的動力,所以我開始協助身邊的朋友們找適合用來解決生活中各種需求的資源,其中包含租屋糾紛、二手拍交易事件,甚至是偷拍及性騷擾案件。

這些經歷,讓我在得知學生會第一次會長選舉時沒有選出會長,而有了放棄研究所參選的動機。當初參選的動機有二:第一,我認為學生自治組織是校園內必須存在的重要民主表徵之一,大家都知道先前港大學生會被消失的事情,這裡我就不再贅述學生會消失對於學生的弊端有哪些,提供給大家一個想像的空間。第二,我想透過學生會近兩年來因為疫情累積下來沒有運用到的資源與資金製作出一套可以提供給清大人使用的整合系統,一開始會透過聊天機器人的方式試做運行,再透過與校內各科系人才合作的方式,開發成一個全新的系統。用以整合校內及校外學生可能會用到的各種資源,讓清大學生在遇到各種事件與權益問題時可以找到最快速、最準確的解決方案、協助單位。

雖然我有一套自己很想達成的政見與理想,但我卻還是選擇辭職,對此我感到非常抱歉。我欠全清大人一個道歉,更欠第30屆全體學生會幹部們一個道歉,是我因為自己的疏忽搞砸了大家對我的期待與寄望,也是我辜負了清大當年對我的救命之恩,讓原本報恩的行為,成為傷害清大的行為。

關於致詞稿事件,我已經在事發的第一時間移除了撰稿者及編輯們的姓名,希望大家不要再去責備他們,作為最後審稿人的我,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致詞稿的問題是我的錯,我能給大家的只有抱歉與更多的抱歉

這一次,我已經學到了慘痛的教訓,我讓學生會內的所有幹部們與我一齊受罪,也讓清華的校譽因此而蒙羞,所以我願意虛心接受大家私訊我、留言給我的指教舆批評,但恕我無法一一回覆性騷擾我、詛咒我家人及朋友的訊息。

另外,我知道自己不是普遍外表審美的最正定義,當初擬稿人會幫我加入這一段是因為想要強調自信美與幽默的形象,擬稿人知道我出過兩次車禍,全身上下都留下了不少常人認為是醜陋的傷疤,加上長期吃止痛藥、長時間無法正常行走的關係,所以也復胖了許多,但我認為美的定義不該是僅僅評判外表來決定,無論是身體受過傷的人、還是心理有過傷的人,只要相信自己、對自己有自信就是最美的定義。很抱歉,我沒能在最後修稿的時候把這個故事完整說明,請原諒我到這個時候才有勇氣說出這些我一直都不願提起的痛苦回憶。

最後,關於致詞稿中,各界給予我的留言我都有一一閱讀、做分類整理,我知道我必須負起全部的責任,但願我的辭職可以讓大家重新相信第30屆學生會的能力與誠信。

祝福所有同學都能身體健康、平安順利,並且能夠在清華好好地認識自己、成為自己、衷於自己。